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你難言,覆水難收
愛你難言,覆水難收 連載中

愛你難言,覆水難收

來源:google 作者:季南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南晨 沈甜 現代言情

沒人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但身邊所有人都知道我每天提起你終於,所有的愛都變成逼迫,所有的關心都變成啰嗦,一切的無話不說也變成無話可說當堅持之苦大過放棄之痛,就是該放手的時候了想你,但不打擾,靜靜的思念就好,把最後一點尊嚴留給自己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也開始接受新的人選祝你歲月無波瀾,敬我餘生不悲歡​​展開

《愛你難言,覆水難收》章節試讀:

天色見亮。

沈甜睡的極不安穩,一隻手由小腿一路燎原,自腿跟處探了進去,她頓時睜開雙眼。

「季南晨,你每次除了這麼做,還能做什麼?」

每次無論季南晨是怎樣的羞辱她,她都能隱忍着,但今天沈洽洽的話,真的刺激和傷害到了她,她奮力的扭動着身體,想脫離季南晨的掌控。

沈甜看着季南晨手裡的領帶,她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腿併攏,她絕不再讓他綁着她,從後侵入,每次都這樣羞辱自己。

「季南晨,你就這麼害怕看到我的臉?」

沈甜胸口起伏喘息,她一直認為自己早已經在季南晨的鍛煉下練就了鋼筋鐵骨,可是面對着心愛男人的羞辱,還是將她的鐵甲擊潰了,刺傷了她自己,那樣的痛不欲生。

季南晨從來沒有在清醒的時候上過她的床,也從來不在動情時看她的臉,只是一遍遍叫着沈洽洽的名字,她的妹妹,而沈甜只不過是一個替身而已。

「沈甜。」

季南晨憤怒的咆哮,揪起沈甜的頭髮,逼迫她仰視他。季南晨眼裡的憤怒,讓他的醉意去了大半,也驚醒了許多的嫌惡。

「如果不是你耍的手段,嫁進季家的就是沈洽洽,而不是你沈甜。」

季南晨甩開沈甜起身,卻被沈甜揪住了衣領,強行拉向自己。「我是你合法的妻子,你要對我履行一個丈夫的義務。」

季南晨徹底被沈甜給激怒了,他將沈甜壓制住,眼看着就要爆發可以將沈甜撕碎的怒氣。

「你還想舊事重演嗎?在我和洽洽的訂婚宴上,你灌醉了洽洽,又故意讓我們被眾人捉姦在床?」季南晨英俊的臉都扭曲了,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被一個,他從未放在眼裡的小丫頭片子給算計了,還讓他失去了自己最愛的沈洽洽。「讓我父母不得不為家族名譽和洽洽退婚,也讓我爺爺對我以死相逼讓你進門。」

她,沈甜喜歡季南晨,沈家誰不知道?都知道。

可是季南晨喜歡沈洽洽,她也知道,雖然放棄很痛,但是她依然選擇成全,但是她卻嫁進了季家,成為了季南晨眼裡的心機婊。

我沒有使手段。

沈甜在心裏一遍遍的喊,可是季南晨永遠也聽不見,她也不想說。既然不能讓你愛上我的善良,那麼就讓你記住我的陰暗。

沈甜心裏很疼,卻依然輕笑出聲,「你再不甘不願,嫁進季家的也是我沈甜,不是沈洽洽。」

「我,不,愛,你。」

季南晨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那麼清晰,沉重,字字錘在沈甜心上。

「我才不需要你的愛,我也從來沒有愛過你,我們的婚姻就像一隻破碎的船,從來不需要愛情。」沈甜大聲的嘶喊,生怕聲音小了,會讓自己懦弱的退縮。

退縮,會讓她在這段沒有愛和理解的婚姻里粉身碎骨。

季南晨怒火中燒,早已讓他醉意全無,他粗暴的扯掉沈甜的衣物。

「你不是要我履行義務嗎?我成全你,你不是要看着我的臉嗎?我成全你。」此時的季南晨早已醒了酒,燃燒着的火焰,憤怒的在沈甜的身體橫衝直撞。

「你就這麼很我嗎?」

「恨你?早在你用計逼我娶了你,我就恨你。」

婚禮的前一天,沈甜躺在他的被窩裡,信誓旦旦的對所有人說,她就是和他季南晨睡了的那一刻,他就恨她。

季南晨一次次的將他掰碎了,再捏起來,讓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的怒氣和懲罰。

在沈甜的這裡得到滿足後,季南晨依舊如往常一樣去了浴室,然後去了客房獨自休息。

沈甜裹着被子,倚在床頭,聲音很低很低的喃喃自語,「離婚,是我唯一能給你的。」這樣冷如冰霜的婚姻,對她來說那一天不是一種無聲的折磨。

在沒有愛情的婚姻里,永遠不會有幸福,有的只會是無止境的痛苦。這樁沒有愛的回應的婚姻里,沈甜只是一個人的獨角戲,而季南晨的眼裡只看得到沈洽洽。

季南晨是她永遠也感動不了,也捂不熱的男人的心,心被一次次的燙傷,滿是傷口,很疼,千瘡百孔。

第二天,清晨。

季南晨停下腳步,轉回身盯着沈甜的眼睛,他一直很討厭這雙會笑的眼睛,突然間他特別討厭沈甜的樣子,微微扯動嘴角,「你確定,你想跟我離婚?」

「離婚我走,你心愛的女人可以做季家的太太,不好嗎?」沈甜嘴角玩出一抹弧度,很淺,卻讓季南晨感覺很扎眼。

「我奉陪。」

季南晨轉身而出,將門摔得乓乓響,那種桀驁不馴的樣子,才是季家大少爺。

沈甜跌坐在沙發上。

《愛你難言,覆水難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