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八零佳妻忙種田
八零佳妻忙種田 連載中

八零佳妻忙種田

來源:外網 作者:薛凌程天源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薛凌程天源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凄涼悲劇下場。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自那以後,薛凌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展開

《八零佳妻忙種田》章節試讀:

程彪見他們夫妻口吻一致,眼看逼人不成,氣得甩出撒手鐧。
「不賣?!不賣就還錢!現在就還!今天就得還!」
劉英嘴唇微顫,哽咽哀求:「他叔,昨天新人剛進門,阿源也還沒去城裡開工,家裡……實在湊不出錢來還,你就寬恕一陣子吧。」
「不行!」程彪的老婆一邊吐着瓜子殼,一邊嘰嘰喳喳衝出來,道:「你家兒媳婦不是城裡來的大小姐嗎?你們家攀上高枝了,怎麼會沒錢?!別盡找借口!」
彪嬸嗓門又尖又大,嚷嚷:「不賣地就立馬還錢!不還我們就上村委會解決去!欠錢不還,還有王法不?!」
劉英羞愧不已,上前低聲:「他嬸,小聲些……街坊鄰居都出來了……」
鄉下地方安靜得很,哪家那戶大聲點兒,立馬傳得老遠。這不,鄰里鄰居都跑出來看熱鬧了。
彪嬸橫眉豎眼瞪她,叉腰尖聲:「我就偏偏大聲了!讓村子裏的人都通通知道你們欠錢不還!」
劉英被她嚇唬得腳下一個踉蹌,老實人一個勁兒掉淚水。
程天源冷沉着臉,拳頭捏得硬邦邦,正想要發作——薛凌抱住他的胳膊,將他扯了回來。
下一刻,她快步上前扶住劉英,對着彪嬸大喝:「誰說我們不還的?!我們還沒商量怎麼去取錢,就差個一會兒工夫,就瞎嚷嚷個不停!誰不知道鄉下地方就靠地里種莊稼過日子,虧你們還是天源的堂叔和堂嬸!竟逼我們家賣地!」
薛凌走了開去,吆喝喊:「村裡的各位大叔大嬸,鄉里鄉親們,你們都來評一評理!我和源哥哥才剛結婚,堂叔堂嬸就上門討債,逼着我們家賣地!你們說,有這樣過分的本家人嗎?」
程彪以前是個好吃懶做的二流子,老婆蠻不講理,整天占村裡人便宜,大家早就看不順眼了。
大伙兒早些時候都剛從薛凌手裡吃到城裡的甜甜好吃喜糖,對她這個新嫂子印象好得很,連忙七嘴八舌附和,罵程彪夫妻太過分。
「人家辦喜事呢!你們就怎麼做——忒過分!」
「又是本村又是本家,哪能逼着賣地的!天源家除了那些地和這兩土胚房,也沒啥值錢的。你把地要了去,讓他們以後沒莊稼吃啥?!」
「是啊!忒沒人性!」
薛凌這麼一喊,村裡人你一句我一句,把程彪夫妻罵得個狗血淋頭。
這時,薛凌拉了拉程天源,低聲:「你扶好咱媽!」
場面亂鬨哄,程天源順勢扶住老母親的胳膊,見她一溜煙跑回新房去,還「砰!」地一聲將門甩上了。
他眉頭皺起——她這是害怕了?!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領頭,他的新婚妻子卻自己飛了。
程彪畢竟是天生愛面子的男人,見鄉里鄉村指着自己罵,窘迫又尷尬,躲到他胖乎乎的老婆身後去了。
彪嬸臉紅脖子粗,打算破罐子破摔,尖聲:「關你們屁事!今天反正就要他家還錢,還不起錢就地來賠!足足兩百塊!你們有誰幫他們家還啊?還啊?」
八十年代初,像程家村這樣的鄉下小地方,十塊和五塊就是大鈔票,誰家有一張一百塊的,就能算半個大富翁。
幫忙說話做得到,幫忙還錢肯定不行。
彪嬸的話剛下,全場噤聲了,一個個埋下腦袋,還有甚者往後退了好幾步。
兩百塊——那可是一筆很大的錢!
彪嬸得意極了,晃着雙層肥下巴,橫眉豎眼道:「怎麼?有本事就還啊?沒本事唧吧什麼!滾!」
接着,她髒兮兮的胖手往程天源母子面前伸去,吆喝:「快還!立刻還!」
程天源牙齒咬得緊緊的,仍冷靜開口:「五天!鄉親們為我程天源做個證,五天後我一定能還上。」
彪嬸冷笑得意搖頭,尖叫:「不行!今天就得還!」
「哪有這樣的……人家這不剛娶媳婦嗎?家裡肯定缺錢。」
「阿源一向是個說話準的!都說五天能還,怎麼還這樣逼着啊!」
「總得給點兒時間湊錢吧。這樣太過分了!」
幾個年長的鄉親膽子偏大些,低聲勸起來。
劉英擦着淚水,紅着眼睛哀求:「他嬸……阿源說五天就五天吧。算我求你了!」
她上前,作勢要跪下——
「媽!」程天源慌忙要攙扶她,不料一個身影迅速鑽進來,快他一步,將劉英拽了起來。
竟是薛凌!
她高昂起頭,身板筆直,大聲:「不用等五天了,這裡是嶄新的兩百塊,還你們!」
眾人都懵住了!
程彪和彪嬸連忙搶着奪過,摸着那嶄新亮澤的兩張紙幣,都一臉不敢置信。
薛凌揚聲:「借條呢?快拿出來!」
彪嬸暗自吞口水,從程彪的口袋裡摸出借條,訕訕遞了出來。
薛凌接過,看了一眼,遞給後面的程天源。
「大叔大嬸們今個兒幫忙做個見證,程彪家借我們家的錢都已經全部還光。如果他們以後敢再找我家麻煩,那就甭怪我們不客氣!」
彪嬸瞪她,沒好氣嘲諷:「本家人竟要不客氣了!」
薛凌大聲喝道:「你們算哪門子的本家人啊!趁人家新婚你們上門討債,還逼着我們家賤賣土地!有你們這樣的本家人嗎?!」
「就是就是!忒過分!」
「成天欺負人!」
一旁的鄉親七嘴八舌數落起來,彪嬸只好訕訕不敢再開口。
程彪摩挲着那亮澤筆直的紙幣,忍不住嘀咕:「哪裡來的錢?太新了吧?會不會假的?」
薛凌揚聲:「睜大狗眼看清楚!這是我爸特意從中央銀行取來的首發紙幣,特意慶祝我和源哥哥新婚大喜的!敢胡說八道誣陷是假的,咱現在就去派出所說說理去!」
程彪以前是個混混,一聽到「派出所」三個字就嚇得腿軟,連忙拉住老婆,灰溜溜跑了。
鄉親們見熱鬧沒得看了,也都先後散了。
薛凌很是客氣,一手提一大袋瓜子,一把又一把往他們的手裡送。
「多謝大叔大嬸!有空常來我家喝茶啊!謝謝!謝謝!」
……
程母回了家後,立刻拉着薛凌激動問:「凌凌,你哪兒來那麼多錢?」
薛凌笑答:「我爸給我的嫁妝。」
薛父自化肥廠倒閉後,帶着妻女回了老家帝都。後來跟人合夥做生意,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紅火。
他一直感激程父救了他一命,所以程天源去帝都提前,他一口就應下了。
老兩口只有薛凌一個女兒,疼得不得了,知道婚事匆促委屈了她,給她備了好幾箱豐盛的嫁妝,還有兩千塊錢。
在花錢仍是一毛兩毛的時代,這可是好大一筆錢!
不過,她沒說實話,只說這兩百塊是自家老爸給的。
程母歡天喜地般跑進屋,跟老伴兒說著親家多好多好,兒媳婦多乖多乖,連嫁妝都捨得拿出來。
程天源看着薛凌的眸光多了一份感激,低聲:「謝謝……這錢我以後會還你的。」
本以為她見亂躲開,誰知她竟是去拿錢來為他解圍——他很感激。
薛凌巧笑嫣兮,見四下沒人,故意調皮撩撥他。
「可以不用還,以身相許唄!」
程天源硬朗的俊臉隱約浮上紅暈,尷尬轉身大步邁開,背影有些狼狽。
薛凌在後方嘻嘻笑。

《八零佳妻忙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