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連載中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來源:google 作者:宋家小熹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未惜 現代言情 顏菲

眾人眼中的江未惜,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小魔女,然而他們卻並不知曉,私底下的她,卻是展開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章節試讀:

此時江未惜的腦海全都是他被直升機吊在海上,雙目緊閉的模樣,心臟似乎有一把彎刀在翻攪。
他沒有死,也沒有身敗名裂,一切都還沒有發生,老天給了她一次彌補的機會!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秦街西濃眉緩緩蹙攏,半晌後,他鬆口:「同樣的招數,你想用幾遍?」
男人俊美無儔的臉上已是萬里冰封,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危險陰鬱,江未惜不由得心中一驚!
自己怎麼就忘了?
這些年來,自己唯一這樣對他服軟的幾次,就是為了和陳之昀在一起。
秦街西秉性殘忍,生性多疑,這會兒自己忽然轉變態度,他八成以為她在耍什麼花招!
這是他對她唯一無法忍受的事!
所以他才會這麼生氣!
江未惜嘴角抽了一下,以往的自己還真是……劣跡斑斑!
以後不會了!
少女嘟起粉唇,聲音嬌嬌軟軟的:「秦叔叔,我不喜歡陳之昀了,不,是從來就沒喜歡過,我之前壓根兒就是鬼迷心竅,才會多看他幾眼,現在想起來眼睛就疼!
秦叔叔~人家知道錯了,不該毀了你的藥材,不該對你甩臉,不該給你惹麻煩……千不該萬不該,對不起嘛秦叔叔,我會想辦法補救的,你相信我這一次好不好?」
小傢伙精美的小臉如同陶瓷娃娃,滿是真摯,一雙黑葡萄翦眸如初生幼鹿般清澈見底,彷彿藏了世間所有迷幻色彩。
秦街西記得,她已經兩年沒有這麼親昵的叫他秦叔叔了。
他凝視她,一雙黑黢的眼眸深邃得快要滴墨。
好半刻,他忽然從她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站起身:「休息吧。」
說罷,直接轉身走了,空留一抹駭人的冷意!
就……走了?
可他到底信沒信自己?
江未惜錯愕的看着男人修長矜貴的背影,為什麼跟她幻想中的情節不太一樣?
她服軟了以後,他不應該欣慰嗎?
轉而她就反應過來了。
八成是他以為,自己是為了和陳之昀在一起才跟他服的軟!
怪就怪她前科太多!
江未惜小臉一垮,有些頭疼。
上一世,雖然跟這個男人相處了將近十七年,可實際上,江未惜對他也不過一知半解,這個男人渾身就像一團迷霧一樣,來去無蹤。
而且印象中每次只能到天黑以後才能見到他。
他似乎很討厭光。
就連他親手為她打造的惜庭園,裏面裝飾的也都是那種並不瓦亮的黃橙橙水晶吊燈!
這個男人,神秘的就像一個黑洞,讓人洞徹不透,且極為危險!
以往她雖叛逆,可對這個男人更多的是恐懼和敬畏。
再後來誤會他是殺害全族兇手的時候,恨不得永生不見!
現在……害怕雖沒了,江未惜也依舊不敢太放肆。
雖然秦街西對自己是寵,可他性情太過陰晴不定,且佔有慾極強,特別是自己叛逆這些年來,他的性情就更陰鷙了!
暴躁易怒的像個定時炸彈一般,隨時有可能炸開!
這樣下去,他的身體也會吃不消。
所以,自己得多花些時間和精力,先賺取老秦的信任,再慢慢改正他這偏執的脾氣!
次日一早 「你好,小桔是嗎?
能麻煩你幫我把這些丟掉嗎?
然後幫我放一下水,我想洗個澡。」
少女嬌軟的聲音謙遜而有禮,精巧的小臉上揚着一道笑容,如被溫水沖泡開來的山茶花。
傭人看着丟了一地的大紅布料,見鬼似的瞪大了眼!
這還是那個……不睡到自然醒不起床、囂張跋扈不講理、和爺對着干不死不休的小魔女嗎?
接着,傭人眼底多了一絲防備:「小姐,您……是有什麼事嗎?」
那語氣彷彿在說,有什麼招您就使出來,別來陰的!
江未惜有些無奈,這些傭人迫於她的身份人人自危。
雖嘴裏不說,但她心知,自己這兩年在秦家的名聲早就臭了!
那麼,挽回老秦第一步——跟他身邊的人打好交道!
叩叩!
正洗着,門被敲響。
門外傳來小桔兢兢業業的聲音:「小姐……顏菲小姐來找你了,她問你洗完了么?」
咔—— 浴室門被拉開,一隻白皙細膩的長腿跨了出來。
小桔抬頭,表情卻瞬間驚呆!
款款走出的少女,就像是回爐重造了一般!
原本因為叛逆而化的煙熏妝不見了,不施粉黛的小臉出落得亭亭玉立,一顰一笑儘是靈氣,宛如山澗的脫鹿。
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就是用來形容面前這一幕的吧!
特別是她一笑,那雙穹目瞬間彎成了月牙,露出淺淺的小虎牙美到窒息。
小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姐今天……到底哪根筋搭錯了?
為什麼她覺得如此陌生?
「她人呢?」
江未惜問。
小桔這才猛地回神,連忙低頭回答:「在……在客廳。」
樓梯間傳來響動,把腿搭在茶几上刷手機的顏菲回過了頭,而在看到那清麗脫俗的少女時,臉色驀地一變!
她下意識站起身,朝前迎了幾步:「惜惜,你怎麼把妝卸了?」
江未惜走到大廳與她持平,順手整理了一下睡裙的衣領,露出一截精緻白皙的鎖骨,好一副春光景象,神色淡淡回應:「嗯,卸了。」
顏菲頓了一下,收斂了下自己的神情,才笑着說:「你不是很喜歡那個妝嗎?
之昀也說你那個妝很有個性,而且……」 她湊到江未惜的耳邊,一副為她好的樣子說:「萬一秦爺看到你這個樣子,愛上你了怎麼辦?
以秦爺的性情,恐怕更難同意你跟之昀在一起!」
明顯的嫉妒昭然若揭,江未惜真不知道自己以往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竟連顏菲這麼拙劣的伎倆都看不出來!
她櫻唇一勾:「愛上我,那不是證明我的魅力大嗎。」
顏菲一愣,繼而面露焦急的道:「你開什麼玩笑啊惜惜,別忘了,秦爺可是你的滅族仇人!」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