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藏在微風裡的歡喜
藏在微風裡的歡喜 連載中

藏在微風裡的歡喜

來源:google 作者:夏可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渝歡 現代言情 駱聞舟

高考結束之後,也就意味着這場疾疾無終的暗戀終於要結束了渝歡在日記本上寫下這樣一句話「渝歡喜歡駱聞舟,沒有人知道」這本日記本里記載着渝歡高中時期對駱聞舟的所有暗戀美好,一點一滴滿滿的都是愛可是高考臨近那幾天,渝歡的日記本不小心丟失了,她瘋狂的尋找日記本的身影,可是卻沒有找到,又聽說了駱聞舟要去國外讀大學了,為此她鬱鬱寡歡一整天,高考結束的那天下了一場很大的雨,考完試之後,她就生了一場病,病好了之後她就收到了北市雲大的錄取通知書,於是獨自一人去往遙遠的北方求學在駱聞舟離去的那七年里,她似乎將這個人隱藏在心裏深處,一次也不曾提及經年再見,這場暗戀無果的愛戀還能否再續?他站在槐花樹下,拿着她的泛舊的日記本,笑着看着她說:「是我來晚了,往後的日子,你許下的願望,我們曾經失去的,我來彌補你吧!」在次的相見,一如當年那個闖進女孩心扉的少年,不曾改變展開

《藏在微風裡的歡喜》章節試讀:

月考過後,班主任會按照排名來重新調整座位。

排在前十的同學,要幫助即將面臨會考分科,而且成績吊尾的同學,會被安排坐在一起。

周一早上,各班月考的成績頒發出來了,雷打不動的年級第一名又是「高二三班渝歡」

早自習渝歡到教室之後書包還沒放下,就被林夏拉去校刊那邊看成績。

校刊那裡圍滿了學生,林夏拉着渝歡擠進去,「讓一下,謝謝!」

很奇怪,渝歡並沒有去看自己的成績,視線下意識的去找那三個字「駱聞舟」

可是令她沒想到的是駱聞舟居然考了零分?

不至於吧?零分?年級倒數?

渝歡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排名,看完成績之後,回到教室就被王主任叫去辦公室,說讓她跟駱聞舟做同桌,輔導他功課!

渝歡本想拒絕,可是被老王那句「渝歡同學和同學之間相互幫助,關愛同學是很正常的,老師覺得你很適合,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讓老師失望的吧?」

她淺笑應下老王交給她的任務,給駱聞舟輔導功課。

從辦公室出來之後,她就回到教室里坐在座位上。

她下意識側頭去看窗邊那個位置,空落落的,駱聞舟不在。

不一會兒,上課鈴聲響起,老王帶着月考卷子走進來,班級里原本還鬧哄哄的,瞬間安靜了下來!

老王:「同學們,這次月考,我們班比之前平均分提高兩個點,老師很欣慰!現在開始調座位!」

按照前十和倒數前十排,成績好的帶成績差的。

葉檀問:「渝歡,你是不是要去做駱聞舟的同桌啊?」

渝歡邊收拾書包和課桌內的書本,無奈的點了點頭。

收拾好,她就坐到了窗邊的那個空位,駱聞舟轉學過來這一個月一直都是一個人坐,渝歡心想,要是身邊突然多了個同桌,他會不會生氣呢?

聽林夏說過,他從小到大上學直都是一個人坐,沒人敢跟他做同桌。

一想到這,渝歡就心裏一陣悶悶的,有些喘不過氣,她打開窗戶露出一絲縫,臉靠在窗邊想要汲取一點氧氣平復一下心情。

就在這時,教室後門被人推開,來人正是駱聞舟。

他今天穿着白色衛衣,搭配的是牛仔休閑褲,腳上穿着一雙白的發光的運動鞋。

他似乎換了個新發色,三中不許燙髮染髮,而他似乎成了這個例外。

駱聞舟用腳勾住門關上,徑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垂眸看着側着頭看窗外的女孩。

後面最後一桌的個子很高的女同學踹了一下渝歡的椅子,渝歡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抬頭就看到駱聞舟正在看她!

渝歡:「那個是班主任調的位置,我就坐過來了!」

她瞬間低下頭坐下不去看他,以為他會發火,可是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並未說什麼,只是給旁邊的人借了把尺子在兩個課桌之間畫了一道線,俗稱三八線!!!

渝歡:「……」

駱聞舟開口,「你要坐這可以,但是不能超過這條線。」

說完,他就掏出藍牙耳機戴上,帽子一套,就倒在課桌上睡了起來!

渝歡看了一下在講台上講解卷子錯題的老王,他壓根就沒往他們這邊看,似乎當駱聞舟上課睡覺是空氣!

她想,果然有個有錢的老爸就是牛掰,連老師都不敢惹他,可是為什麼要把給補習功課這種艱難的任務交給她呢?她想不明白。

就這樣,一整節課渝歡都沒心思去聽課,直到下課了駱聞舟才慢吞吞的醒來,往外走。

林夏跟葉檀跑到渝歡前面的空位上坐下準備跟她八卦一下跟學校風雲人物做同桌是什麼感覺!

林夏賊兮兮的說:「你是不是跟他有**?上次他把外套給你,我就奇了怪了,駱聞舟那樣的一個冰山居然會主動給你外套,這次你們被老班調為同桌,他也沒發大少爺脾氣!」

葉檀也點點頭附和道:「渝歡,你知不知道你在學校論壇上火了。」

說完,她就掏出手機點開論壇,遞給渝歡看。

#驚!駱聞舟在學校操場和神秘女生親密互動!#

有視頻有照片!!!

只是這個視頻有些模糊,像是遠處的角度拍攝的,只是女孩的身影是背對着駱聞舟的。

但是作為渝歡的閨蜜還有發小,她們兩個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渝歡。

林夏捏着渝歡的手臂搖晃她,「你跟駱聞舟什麼關係?什麼時候開始的?」

渝歡扒開她的手,很堅決的否認自己跟駱聞舟有什麼關係,要說有關係那也只是同桌跟同學,並無其他!

還發誓自己跟駱聞舟什麼都沒有,怎麼開始?才認識不到一個月,再說了現在高二了馬上分科考了,哪有心思去搞這些,她還比喻兩個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駱聞舟是天神,她只是個凡人,怎麼可能會拉神下凡?

是啊,他們本就是雲泥之別,自己雖然成績好,可是家境貧寒,她在多少個夜晚告訴自己,只有讀書才能改變人生,她還要找到爸爸,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不屬於她的感情。

而駱聞舟呢?家境富裕,妥妥的富家公子哥,能配得上他的大概也就是那天她看到的那個女孩吧!那天她聽到駱聞舟說不喜歡那個女孩,可是兩個人確實是有娃娃親的,像他們這種豪門聯姻的再正常不過了,他就算再不喜歡總不至於違逆他父親吧?

只是一想到這,渝歡的心臟就微微的疼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只當時昨晚沒睡好。

《藏在微風裡的歡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