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臣服
臣服 連載中

臣服

來源:google 作者:宋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顯章 宋綰 現代言情

四年前,海城一場商業大案,名門望族陸家一夜之間,不復存在,始作俑者卻是陸家三少陸薄川的新婚妻子,宋綰傳言,宋家大小姐宋綰心狠手辣,離婚後轉頭就引產了她八個月大的兒子,頂替別的男人坐牢全城嘩然卻不知道,陸家自此多了一個小包子四年後,宋家家道中落,陸薄川將她逼入絕境...展開

《臣服》章節試讀:

那個人正坐在主座,整個人微微往後靠着,側着頭不知道在聽旁邊的人說著什麼,嘴角帶着一絲冷薄的笑意。

在看到她的一瞬間,眼底黯沉下來。

而整個餐桌上的氣氛,隨着他的到來,已經完全變了樣。

大氣都不敢喘。

明明主座上那麼多人,可周圍卻彷彿形成了一圈高壓強的氣流,氣場以他為中心,逐層向四周遞減。

是陸薄川。

他就那麼看着她,冷寒的目光直直釘入宋綰的心臟,壓抑着某種怒火。

宋綰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怎麼會到這裡來?

他想要做什麼?

明明前幾天,她想盡辦法想要堵住他,可他真正出現在她面前,在這樣的情形下,宋綰卻又開始害怕起來,但她還是開口,叫了一聲: ”薄川。 ”

然而陸薄川只是點了一根煙,打火機 ”噌 ”的一聲亮起,將他半臉側臉照亮,顯得他的側臉驚心動魄的峻厲冷寒,他深深抽了一口煙,冷嗤一聲: ”原來你們這個飯局,還請了宋小姐過來。 ”

這其中的壓迫和羞辱,不言而喻。

”陸總說笑了。 ”秦順噁心的嘴臉立刻轉了風向,道: ”宋小姐前幾天求着我,讓我帶她見一見人,說無論什麼條件她都答應,只要給她錢,我這也是盛情難卻。 ”

宋綰猛地轉頭看向秦順,不可置信一樣。

他怎麼能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

可隨即她又自嘲的笑笑,陸薄川將她當狗,別的人也不會拿她當人。

陸薄川的臉色卻陰沉下來,他冷冷的笑笑,冰寒目光快要將人盯穿,意有所指: ”宋小姐為了錢,果然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

她說的是,她前幾天,在別墅的事情。

宋綰的臉,沒有一點血色,心卻疼得發緊。

她今年一直在忍,從出獄開始,沒有哪一天不在忍受,哪怕今天進了這個房間,她也一直在忍。

可這一刻,她突然就不想再忍,她眼尾發紅,盯着陸薄川,道: ”陸總不肯幫忙,我只能去想想別的門路,不是嗎? ”

陸薄川的臉色更加陰沉,在座的人都不敢出聲。

陸薄川如今在海城的勢力,決定了他的權勢和地位。

在場的人,沒人不忌憚他。

宋綰也有些害怕,從進門開始,陸薄川的怒意就壓得她快要不能呼吸。

”薄川? ”正在這時,後面一個清越的女音響起,宋綰轉過頭去,就看見一個女人,穿着長裙,高貴雅緻,款款的朝着宴會裏面走去,然後輕輕巧巧的挽住了陸薄川的胳膊,嬌俏的問道: ”怎麼這麼久? ”

宋綰看着那個女人,想起什麼,臉色徒然一變,火辣辣的。

她才嗆了一句陸薄川,就彷彿被人打了一巴掌!

是夏清和。

夏清和彷彿才看見宋綰似的,驚訝道: ”綰綰? ”

宋綰想起她在醫院裏的時候,陸薄川就是將她從她身邊帶走,他說: ”從此以後,陸太太的這個稱呼,和你再也沒有半點關係,宋綰,我要和夏清和結婚了。 ”

那時候她才剛剛失去了他們的孩子,孩子血淋漓的模樣讓她連哭都哭不出來。

而陸薄川的人將她從牢房裡拖出來,壓着她去手術台上的時候,身邊站着的便是這個女人。

是的,外界都說,是她主動引產了八個月大的孩子,可是沒有人知道,真正想讓那孩子活不下去的人,並不是她宋綰。

《臣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