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連載中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朱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宗禛 燕娉

又添了點柴讓火燒的更旺一些,燕娉抱着宗禛靠着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今天一天是真累的夠嗆,勞心又勞力的險些沒給她這小身板折.........展開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朱露的小說免費閱讀。
主要講述了:...「系統!
系統!」
燕娉在腦中使勁呼喚系統,然而系統說完那句話後便再沒了動靜。
關鍵時刻掉鏈子!
燕娉心中慌得不行,眼看着離湖泊越來越近,馬上就要被沉湖,她強行鎮定下來用手摸索着繩結試圖解開。
好在那些人並沒有想過她一個小丫頭片子能逃走,因此繩子綁的並不結實,燕娉試了一下,她能用巧勁掙脫開,但眼下並不適合暴露,得找機會。
很快,一行人走到湖邊,神婆一邊唱着古怪的歌一邊敲着人皮鼓。
雨勢漸大,砸的燕娉有些睜不開眼,她偷偷瞥了眼旁邊的宗禛,見他仍舊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像是已經徹底放棄了生的希望。
不容她多想,壯漢們抬起石蓮將兩人搬到湖邊。
伴隨着神婆一聲吆喝,噗通兩聲,被綁着的兩人連同黑色石蓮一起沉入湖中。
黑色石蓮極重,下沉的速度很快,燕娉憋着一口氣開始用力掙脫,受水下重力影響她廢了半天功夫才脫離黑色石蓮。
水下很暗,燕娉努力睜大眼睛搜尋宗禛的身影,好在兩人是同時被扔進湖裡,相隔不遠,她沒怎麼廢功夫就找到人。
此時的宗禛好似已經昏迷,燕娉快速游到他身邊開始解繩子。
他身上的繩子被系的很緊,直到氧氣快耗盡眼前發黑才總算是解開。
一把拽住宗禛的衣領帶着他往水面浮去,燕娉沒敢直接露出水面,她怕那些人沒走,稍稍往一邊岩石處遊了些才露出頭。
好在那些人大概也是沒想到兩個七八歲的小孩子還能逃了,因此獻祭完便走的乾脆。
燕娉鬆了口氣,趕緊拎着人上岸。
宗禛一張小臉慘白,雙眼緊閉着像是已經沒了呼吸,燕娉心中一咯噔,趕忙探手試了試脈搏,確定人還活着後趕緊急救。
按壓胸腔,渡氣,來回幾次後宗禛總算是咳出了幾口水醒過來。
一睜眼就看到一個女孩子近在咫尺的臉,嘴唇上還軟軟的,當即嚇得翻身而起,奈何他身子太虛弱,剛有所動作便又跌了回去。
燕娉見他醒轉也是徹底鬆了口氣,她是真怕反派大佬就這麼掛了,人要是沒了她可就回不去了。
「你醒了就好,能起來嗎?
咱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燕娉伸手去拽他,宗禛卻是抿着唇避開,自己艱難站起身。
「別逞強,你身體弱我扶着你走快些,別再撞上村民。」
「這附近有個獵戶休息的山洞,咱們先去那裡。」
燕娉抹了把臉上的雨水,一把拽住宗禛的胳膊往肩膀上一搭,就這麼扶着他深一腳淺一腳往山洞處趕。
雨勢滂沱,山路本就不好走,加上天色暗沉,不熟悉地形,即便有系統給的記憶在燕娉也是走的快脫力才找到那處山洞。
將宗禛擱到牆邊安置好,燕娉也不管地面臟不臟直接癱倒在地上氣喘如牛。
宗禛靠着牆休息,目光落在燕娉身上,抿了抿唇聲音嘶啞問道:「為什麼要救我?」
腦中又浮現剛醒來時的那一幕,下意識的,他抬手摸了摸嘴唇。
燕娉偏了偏腦袋,露出一個有氣無力的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宗禛乃是在宛國為質的長信王的孩子,然而出身並不高貴,生母只是旁人送給長信王的瘦馬,自他出生便受盡白眼,而今長信王在宛國遭難,便是嫡子都沒能幸免於難,宗禛生母帶着宗禛趁亂逃走,卻轉眼就將他給賣到了拜童村。
前腳剛從拜童村死裡逃生,卻又被宛國朝廷的人給尋到,從此開始了長達七年的忍辱負重,卧薪嘗膽。
拜童村劇情是宗禛命運的一個轉折點,在拜童村讓他對人性失望,變得冷漠,而七年的質子生活則讓他變得陰鬱殘忍,然而真正迫使他變得喪心病狂的,卻是女主的出現。
一想到後面的劇情燕娉腦瓜子就嗡嗡的。
宗禛似乎對她的回答嗤之以鼻,毫無血色的唇角扯了扯,「只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說話時他眼中全然的涼薄。
燕娉暗嘆,看來她必須得儘快矯正宗禛的性子,不然就這麼一步步下去,任務可就失敗了。
從地上慢吞吞爬起來,燕娉扒開糊在臉上的頭髮絲,笑嘻嘻看着他道:「你這話不對,我救你能圖什麼?
圖你年紀小?
圖你身材好?」
宗禛被她說的一噎,偏過頭去不理睬。
「我救你只是因為我想救,我不忍心看着一條人命就這麼沒了,既然我有能力為什麼不救?」
「你不能因為遇到了壞人,就認為世上沒有好人。」
燕娉搖搖頭,「小傢伙,你這個想法很危險,要不得。」
「你不一定比我大!」
宗禛驀得看向她,不服氣的蹦出一句話。
休息的差不多,燕娉站起身用山洞裏獵戶準備的乾柴開始生火。
「你多大了?」
她隨意問道。
宗禛抿着嘴角,猶豫了一下才說:「八歲。」
燕娉斜眼看着他笑道:「那你的確比我大,我七歲,你叫什麼名字?」
好傢夥,小反派還挺有自尊心,明明才七歲,硬是多報了一歲。
心中暗笑,燕娉將注意力挪到眼前一堆柴火上。
徒手生火這種事情她還是第一次做,拿着木頭手心都要搓出火星子了木頭還沒有任何動靜。
宗禛聽到她的年齡攥緊的手微微鬆開,抬了抬下巴,「我姓宗,宗禛,字子瑜,你叫什麼?」
「燕娉,燕子的燕,娉婷的娉。」
燕娉說完偏頭看向他,「子瑜哥哥,你會生火嗎?」
宗禛被她這一聲子瑜哥哥喊得睫羽一顫,蒼白面頰浮現淡淡紅暈,抬起的下頜硬生生又收了回去。
「誰......誰是你哥哥......」燕娉笑嘻嘻,「你比我大,當然是我哥哥呀,子瑜哥哥你會不會生火?
咱們在湖裡泡了那麼久,又淋了雨,現在渾身濕透,天氣寒涼再不生火烤烤要生病的。」
宗禛面上紅暈愈發明顯,眼神飄忽不敢看燕娉,抿着唇角起身走到燕娉身旁拿過木棍開始生火,口中低聲道:「你真笨。」
燕娉沖他做了個鬼臉,老老實實蹲在一旁托腮看他生火,不知不覺,目光就轉移到了他臉上。
不得不說,宗禛的容貌真的很好,即便現在還小,臉色蒼白,也能夠看得出五官輪廓清雋秀氣,莫怪成年之後被冠以天下第一美男的稱呼。
只是那時候相較於這個美名,他的殘暴狠戾更讓人印象深刻。
不過好在她來的時間節點正好,只要她好好教,一定能夠讓這個小反派變得正直善良!
這麼想着,燕娉露出滿意的笑來。
被她目不轉睛盯着的宗禛卻是臉色越來越紅,便是耳根子都爬上了淡淡粉色。
「火......火生好了!」

《穿書後我成了反派大佬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