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錯嫁私寵重生丑妻颯爆了
錯嫁私寵重生丑妻颯爆了 連載中

錯嫁私寵重生丑妻颯爆了

來源:google 作者:時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霆 時薇 現代言情

因為新婚丈夫與繼妹的聯手算計,上一世的時渺最終被挖掉了心臟,狼狽慘死重生歸來她展開

《錯嫁私寵重生丑妻颯爆了》章節試讀:

一個晚上的時間,時渺已經徹底從人生重來的震撼中回過神。
她彎起唇,露出了一個虛偽的笑。
時薇、林月,還有厲霆……咱們來日方長。
時渺深吸了口氣,起身走出艙房準備找點東西吃。
然而時渺前腳剛打開艙房的門,後腳一道高大的身影強行從狹擠的艙房門擠了進來。
「你——」 她話剛說出口,高大的男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她感覺到了一把匕首正抵着她的細嫩脖頸。
「想活命就閉嘴!」
男人的聲音很冷,艙房的窗帘拉着,她看不到對方的臉,卻聞到了對方身上濃郁的血腥味。
下一瞬,男人直接拽着她來到了床邊。
並且拉着她呲溜鑽進了被窩裡,並且強行撕碎了她的衣服,壓在了她身上。
「啊——」時渺驚呼,下意識用雙臂護住自己的胸前。
她這是遇到劫色的了?
就她現在的長相,也有人想劫她的色?
「你、你別碰我!
我是厲氏集團二少爺的未婚妻!」
雖然她痛恨厲霆到了極致,但這種時候也只能拿出這個頭銜來震懾對方。
時渺話音落下,只見男人手上的動作果然停了下。
她連忙繼續說:「只要你現在離開,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她話剛出口,只聽到外面走廊響起嘈雜的腳步聲。
「奇怪,明明看到往這層來了……」 「肯定躲到船艙里去了,一間一間給我搜過去!」
外面的人速度很快,聽着腳步聲應該就快要搜到她這一間來了。
所以,並不是劫色,而是逃命進來的?
「會叫嗎?
配合我演戲!」
男人立在她腦袋兩旁的雙臂結實有力,一看就是練過的。
時渺都活了第二世的人了,怎麼會不懂對方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在這個男人手上逃走,便索性開口:「會。」
「好好配合,投入點,否則……」他眼底略過狠戾,時渺雖然看不清他的臉,卻也能感覺到周遭的空氣彷彿都凝固了。
這人,很危險!
時渺一咬牙,哼哼唧唧地發出聲,而後反守為攻,有模有樣地演起來,男人面色一怔,身體溫度驟然上升,竟不自覺有了些許反應。
這女人,看起來就不像是能有過男人的樣子,卻沒想到還真挺會!
下一瞬,艙房的門被大力踹開。
時渺彷彿像一頭受驚的小鹿,「啊」地驚呼了一聲,用力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門外的人藉著走廊上的光,只看到兩具交疊的身子,下面的女人膚白若雪,海藻般的黑絲散落在枕邊,雖然只是一個背影,但畫面非常香艷。
「厲梟在裏面嗎?」
又一個人過來問。
「不在,看到了一對野鴛鴦。
走吧!」
房門被關上,時渺長出了一口氣。
不一時,腳步聲徹底消失,那些人離開了這層船艙。
「你幫了我,丫頭。
想要什麼獎賞?」
男人坐起身處理身上的傷。
時渺藉著窗帘縫裡落進來的光,看到了男人身上的傷。
他傷在腰間,血被他用襯衫擦掉之後,時渺能清晰地看到,那裡竟然有一顆子彈!
槍傷!
多虧了男人胸口的佛牌,子彈只進入了他皮肉的一半,否則這子彈會直接射穿他的身體!
只是這麼嚴重的傷,他竟然連氣息都沒亂,而且看到自己臉上的紅斑,也沒露出絲毫噁心或是恐懼的表情,說明這人的內心非常強大且豐富。
這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時渺正狐疑着,卻見男人居然咬住襯衫,隨後硬生生把子彈扣了出來!
鮮血頓時如堤壩被沖塌一般,瘋狂往外涌。
「你瘋了?
!」
醫性使然,哪怕這個人看起來不像好人,時渺還是套上衣服後起身就去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個醫療包出來。
在男人狐疑的目光注視下,時渺開口解釋:「我是醫生。」
男人沒說話,卻默認了她幫他止血的動作。
也是男人走運,她的醫藥包裝得很滿,其中就有止血的葯。
但哪怕是這樣,時渺也花了足有半小時時間才幫他止住血。
「好了。」
時渺話音剛落,男人的大手直接掐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抬了起來。
這張臉還沒他的手掌大,一雙眼睛卻大得離譜,忽閃忽閃的,像兩顆黑色的水晶,鼻樑挺拔卻小巧,唇瓣不點而紅,十足的美人胚子。
只可惜,滿臉的紅斑讓她的臉看起來醜陋又可怖。
他可以斷定,如果女孩沒有這滿臉的紅斑,就算是現在當紅的影星都沒這個丫頭一半的姿色。
他向來看人不看臉,這樣有趣獨特的女孩,竟然是他那個殘廢弟弟的未婚妻么?
「多大了,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
男人像查戶口似的問她,時渺不敢跟男人對視,低眸緊抿着唇沒回答,沉默了片刻只道:「人已經走了,你也快走吧!」
「不肯說?」
時渺咬牙,她才不會傻到告訴這麼危險的人自己的身份。
男人低眸嗤笑一聲,道:「你知道你錯過了什麼嗎?」
「我不想知道!
你快走吧!」
時渺催促着。
「行。」
男人大手一伸,居然拽走了她脖子上的項鏈。
那項鏈不重要,重要的是,掛着的東西是她母親的戒指!
「你還給我!」
時渺伸手就要去搶,但男人身高比她高出許多,大手一抬,她都跳起來了卻還是碰不到。
男人逗小貓似的看她跳了許久,終於開口:「這游輪是去滬城的,看來你要去滬城。
到了滬城,去聽月樓找我,到時候我會還給你的。」
他說著,忽得伸手在時渺脖頸上一劈,時渺只覺眼前一黑,人軟軟躺倒在男人懷裡,而後再沒了知覺。
再醒過來時,郵輪已經進港。
時渺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發現艙房裡那個男人早已經沒了蹤影。
時渺立刻檢查了下自己,發現男人並沒對她做什麼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下一秒,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褲子口袋,從裏面摸出了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
時渺扒了一根頭髮,把頭髮吹到匕首上後,髮絲瞬間斷成兩段。
她彎了下唇,露出一個狡黠的笑。
她治人可是收費的,這把匕首看似普通,實則削鐵如泥,價值不菲。
當時男人要劈她脖子,她知道自己無力反抗,所以悄悄偷走了他口袋裡的匕首。
也算不虧。
至於去聽月樓找他?
還是別了吧,這一世她要做的事情太多,可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那個危險的陌生男人身上。
母親的遺物,等她強大了,總能拿回來。
時渺收好匕首,下床拉着行李箱走出依舊血腥味遍布的艙房。
滬城,她回來了。
上一世傷害她的人,她要他們千倍百倍地還回來!
包括她的親生父親!
…… 時渺下郵輪的時候,時家的管家正在港口翹首以盼。
「人呢?
怎麼還沒出來?
你們幾個,看到臉上都是紅斑的女孩了嗎?」
管家扭頭詢問。
幾個手下搖搖頭。
時渺恰好走過來聽到了這句話。
看來,繼母早就摸清了她的底細,連她長了一臉紅斑都知道了。
她勾了勾唇,走過去……

《錯嫁私寵重生丑妻颯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