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錦鯉
嫡女錦鯉 連載中

嫡女錦鯉

來源:google 作者:小玉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衛秋娘 崔晉 現代言情

崔知微是永昌侯府唯一的嫡女,剛出生就被眾人捧在手心裏,疼在心尖上可就是這樣一個展開

《嫡女錦鯉》章節試讀:

啊……啊……啊…… 一聲聲撕心裂肺般地喊叫徹底亂了永昌侯崔晉父子三人的心,一大兩小在產房外的院子中如熱鍋上的螞蟻不停地來回走動。
才五歲的崔知易張了幾次口,實在是憋不住,奶聲奶氣問崔晉:「爹,當年娘生我和大哥時,也像這樣殺豬般嗷嗷直叫嗎?」
以前他哭時,他爹和娘就曾這樣說過他,被他記到的現在。
「臭小子,怎麼說你娘呢?
小心過後她知道打你。」
崔晉還不忘藉機對二兒子進行再教育,「以後一定要聽你娘的話,不然對不起你娘這般折騰才生下你。」
「爹不說兒子也曉得。
再說了,兒子要是不聽話,不管什麼時候娘都會揍兒子。」
小傢伙一邊說一邊揮舞了下小拳頭。
「老子是這個意思嗎?」
崔晉狠狠瞪了小傢伙一眼,「老子是讓你記住你娘生你的不容易,將來定要好好孝順她,哪怕是挨揍也得忍着。」
「那爹你為何每次挨揍跑得比誰都快?」
崔知易不服氣,還對自家老爹投去一個鄙視的小眼神。
「你個臭小子,還敢編排你老子?
不用你娘,老子先揍你一頓再說。」
說著話,崔晉擼起了袖子,將要揍人的架勢拿捏得准準的。
見要挨揍,崔知易連忙躲到大哥崔知行身後,「兒子說的都是事實。」
又朝崔知行告狀,「大哥,你快管管爹,他要揍我。」
「老子管你說的是不是事實,老子現在看你不順眼,就想揍你一頓怎麼著?」
大家長氣勢十足。
八歲的崔知行此時在崔晉面前身高還不佔優勢。
他仰頭看了一眼崔晉,淡淡道:「現在不是該關心裏面正在生弟弟或妹妹的娘才對嗎?」
就差說自家父親胡鬧了。
「兒子你提醒的對。」
大兒子發話比自家娘子只差那麼一點點,崔晉態度端正得倒是快。
說起來,他剛剛哪裡真要揍二兒子?
只是心疼娘子生孩子遭罪才會沒事兒找事兒。
只是裏面有一陣不喊了?
剛剛不是還很大聲嗎?
這讓他心裏反而更沒底了。
又過了一陣子,裏面仍舊沒有聲音傳出。
崔晉因為過分擔心厲聲詢問:「到底怎麼了?
夫人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沒有等到下人回復,卻聽到自家娘子在裏面大吼:「誰生孩子不是一陣一陣的?
你是想要疼死老娘不成?」
崔晉有些小委屈,「娘子別生氣,我就是擔心你。」
在自家娘子面前他可不敢自稱「老子」。
「擔心也把嘴給老娘閉上,老娘現在可沒空搭理你。」
衛秋娘的自稱可要隨意的多。
「好好,只要你沒事兒就好。」
有了這次的教訓,在衛秋娘斷斷續續喊叫了幾次,又有一段長時間停歇時,即使再擔心,崔晉也不敢冒然詢問。
沒想到卻聽裏面產婆焦急大喊:「夫人,夫人暈過去了!
怕對生產不利!」
「夫人剛剛不是還底氣十足嗎?」
沒待說完,崔晉一個箭步衝到了產房門口,「快開門!
讓老子進去!」
「侯爺,產房乃晦氣之地,您不能進。」
有人按照產婆和衛秋娘房中管事嬤嬤之前的吩咐頂住門阻止其進入。
「什麼晦氣之地?」
崔晉大力砸着門板,「老子娘子在裏面有危險,老子怎麼就不能進去?」
如果不是顧及自家娘子,他真恨不得一腳將門踹開。
「哎呦我的侯爺,您快別砸了,夫人還暈着呢。」
要不是身份和現狀不允許,產婆真恨不得出去揍一頓不省心的永昌侯。
沒看大家都忙成什麼樣了,還在外面添麻煩?
「你到底行不行?
如果不行叫太醫過來。」
崔晉的不信任雖令產婆不滿,但其還不忘出言阻止,「再等等看,夫人只是暈過去,並沒有性命之憂。」
知道侯府面子大能請動太醫院的太醫,但是女人生產讓個男人進來,夫人的名聲也就毀了。
外面的侯爺不在意,但不表示夫人醒後不介意。
「暈過去還叫沒有性命之憂?」
崔晉更急了,「快開門!
讓老子看看夫人再說!」
言罷,門砸得更凶,門板隨着他的大幅動作變得搖搖欲墜。
堵門的丫鬟頓感排山倒海般的壓力有些承受不住,「怎麼辦?
咱們快攔不住了。」
她焦急地詢問。
「讓侯爺進來。」
產婆雖然是被永昌侯府花重金請過來的,之前兩個少爺也都是她幫着接產,但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攔人家一個侯爺。
再說了,人家自己不在意硬要闖產房這樣的晦氣場所,她操那個閑心幹嘛?
衛秋娘房裡的管事嬤嬤知道侯爺向來看中夫人,眼下夫人情況危急,也跟着點頭讓其進來。
「那奴婢可就放侯爺進了?」
堵門的丫鬟再次確認問了句。
管事嬤嬤點頭,「放吧。」
「還磨蹭什麼?
快點開門讓老子進去!」
崔晉連這麼會兒功夫都等不得,門剛一打開,有些發福的他硬是從門縫中擠了進去。
崔知易仗着個子小跟着他往裏面鑽,卻被崔知行一把給拽住。
他教訓弟弟:「娘現在有危險,爹一個進去就夠添亂了,你還是老實獃著吧。」
崔知易敢和爹頂嘴,卻不敢和大哥頂,只能偃旗息鼓乖乖站在大哥身旁,眼巴巴瞅着丫鬟將門重新關上。
「秋娘,你怎麼樣了?」
進屋後的崔晉直奔床前,拉着衛秋娘的手心疼地祈求,「你快醒醒啊,你肚子里的孩子還指望你呢?」
畢竟有過兩次經驗,他知道產婦在生產時如若力竭,將直接影響肚中的孩子。
別說,這人進到產房還是很有用的。
衛秋娘朦朦朧朧中聽到他大嗓門地嚎叫眉頭微微皺了皺。
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特別狼狽,不悅道:「你給老娘滾出去!
老娘還沒死呢?」
「你,」聽到中氣十足的罵人聲,崔晉抹了把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下的淚,傻乎乎笑了起來,「嘿嘿,能罵人就好。」
「滾!
老娘現在不想看到你!」
見他傻愣着不走,衛秋娘再次厭棄罵了句。
「好好,我這就滾。」
只要娘子沒事兒,別說是滾,就是讓他做任何事都心甘情願。
只是沒等他磨磨蹭蹭走出產房,一聲比之前都要尖銳的叫聲從衛秋娘口中發出,讓他情不自禁停下了腳步。
緊接着一聲響徹天地的嬰兒啼哭,讓他更是寸步難移。
與此同時,漫天霞光將屋內映襯得紅彤彤一片,哪怕什麼都不懂,也知道這是極好的兆頭。
「生了!
生了!
夫人生了!」
產婆欣喜地朝眾人報告這一好消息。
「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崔晉下意識問了句。
「恭喜侯爺!
賀喜侯爺!
是個千金!」
侯府已經有了兩個男孩兒,產婆報告這一消息時,一點壓力都沒有。
果然,崔晉那頭一聽是個女孩兒,嘴丫子咧得老高,連道了兩聲「好」,然後欣喜宣布:「待會兒全部重重有賞!」
「多謝侯爺!」
屋內剛剛還分外緊張的氣氛一下子轉為了歡樂的海洋。
「侯爺先別著急打賞,夫人肚子中好像還有一個?」
 

《嫡女錦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