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第一姑爺
第一姑爺 連載中

第一姑爺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包子好多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明誠 朱合

葉明誠帶着穿越奇書《軍地兩用人才之友》穿越到大夏朝,成為了一名上門女婿在穿越奇書的加持下,他開始了他在古代的種地征戰,無限開掛,征服世界的過程展開

《第一姑爺》章節試讀:

玄武湖的綠帽子這兩日,葉明誠在房中搗鼓粗鹽的提煉方法。按照《軍地兩用人才之友》的介紹,終於給精鹽搗鼓出來了,跟穿越之前世界的鹽,絲毫不差。

粗鹽搗碎,過濾出雜質,再用清水溶解後,加熱蒸發,剩下的就是精鹽。這大夏的鹽不僅雜質多,而且奇貴,產量也特別低。

葉明誠當然是買不起鹽,偷摸從粵國公府的廚房偷得。一大罐鹽,經過他的提煉以後,就只剩下了一小袋。

葉明誠,貼身收好精鹽,走出門外與張仕誠見面。

粵國公府外,一輛精緻的雙架馬車。馬車四面絲綢裝裹,鑲金嵌寶得窗牖被一簾淡藍色的縐紗遮擋,這一看就不是尋常人能用的起的。

「明誠兄,請上來。」張仕誠躬身探出車外,對步行出府的葉明誠說道。

「好傢夥,這傢伙夠有錢的。馬車豪華也就算了,還跟着四個保鏢。不知道請保鏢要多少錢,哪天我也請幾個。」葉明誠腹誹道。

可他哪裡知道,這幾位不是簡簡單單的家丁扈從。

「仕誠兄,當日在考場中,說好的再見面請你喝酒的。可奈何我最近手頭不寬裕,等我高中了,手裡有錢一定補上。」

「那裡,那裡。明誠兄真是個妙人,想必明誠兄一定高中。」張仕誠說完哈哈大笑,他活了二十年,還從來沒有與這樣的人結交過。

「明誠兄,我平日家教甚嚴,難得出門一趟,你我投緣,今日小弟做東,請葉兄喝酒。」對於張仕誠來說,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能放下戒備與人結交。

「哈哈,夠爽快,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葉明誠大笑着,一把摟過張仕誠的肩膀。旁邊的扈從見狀,頓時緊張起來,準備出手,卻被張仕誠一個眼色壓了下去。

「明誠兄,與你結交,看你不似坊間傳聞,是哪無能宵小之輩。為何委身自己,做這國公府的贅婿,難道是因為這粵國公府的威望嗎。」

在他看來,葉明誠如此舉止和才華,絕對不會甘心做一個背靠大樹的上門女婿,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

「唉,身不由己。」葉明誠嘆了一口氣。

張仕誠見他不願多說,也沒有追問。

「明誠兄,今日玄武湖舉辦游湖詩會,請兄台與我一同遊覽。」

每次秋闈科考結束,各省來金陵參加科舉的考生,都會在玄武湖舉辦一場游湖詩會。一來可以舒緩考試後的壓力,二來又可以結交眾多各地的學子。

這游湖詩會還特意設了彩頭,聽聞能在詩會上奪冠,便有資格一睹金陵花魁柳如是的芳容。因此每次的游湖詩會都是熱鬧非凡。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花。」看着眼前熱鬧非凡的玄武湖面,葉明誠頗為感慨。這大夏已然是風雨飄搖,卻有那麼多文人雅士在此遊玩。

湖面微波粼粼,湖上畫舫往來不斷,依稀可見畫舫上飲酒作樂的文人和歌姬**。站在一旁的張仕誠見狀,也是眉頭一皺。

「明誠兄,不知對當下朝局有何看法。」張仕誠在旁悠悠然問道。

「這大夏,太后掌權,外戚干政,皇帝至今沒有親政。北方有金人建國,西邊有匈奴襲擾,東邊還有那倭寇野心勃勃。這大夏的局勢堪危。」

張仕誠聽的臉色越來越差 ,一旁的葉明誠絲毫沒有察覺,還在繼續滔滔不絕。

「這大夏的文官武將,除了年邁的粵國公朱勝和盧國公程知節尚有骨氣,其他人,呵呵,不說也罷。面對外敵,從來只是和談。」

張仕誠的臉色鐵青,「敢問兄台,大夏現在的局勢可還有的救。」

「當然有。」葉明誠正準備開口,突然發現湖中畫舫之上,朱婉兒與一翩翩公子談笑自若。行為舉止甚是親密。

媽的,就算老子是上門女婿,也得要臉吧。這朱婉兒光天化日之下,給我戴綠帽子,叔叔可忍,嬸嬸也忍不了。

張仕誠正準備聆聽葉明誠的治國方略,卻被突然暴躁的葉明誠,搞得一頭霧水。

葉明誠可以容忍自己當上門女婿,也可以容忍朱家的羞辱。但是無法容忍朱婉兒光天化日之下給他戴綠帽子。這丟的不僅是自己的臉,還有葉家的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夏要想解困,無非皇帝親政,太后放權,清除外戚,更不可重文輕武。」葉明誠看着畫舫里的朱婉兒,惡狠狠地說道。

張仕誠着實被葉明誠嚇了一跳,看着眼前咬牙切齒的年輕人,張仕誠心中讚嘆不已。此人可堪大用,忠心耿耿啊。這不就是明晃晃的未來皇帝狗腿子嗎。

「說來容易,想要太后放權,想要清除外戚,難如登天。」張仕誠故意說道,想要再探一探葉明誠口風。

「怕什麼,你我這等年輕人,就應該以身報國。槍杆子里出政權,不服就干到他服。」葉明誠看着朱婉兒,越說越激動。

「兄台高義。」張仕誠讚歎道。這滿朝文武,從來沒有人敢說這樣的話,特別是在他面前說這樣的話。

葉明誠發現了自己的失態,頓時感到後怕。這是在古代,不是共產主義社會,沒有言論自由,剛剛他說的話被有心之人聽到,夠他喝一壺了。

葉明誠見張仕誠還想問,立即打岔。

「仕誠兄,我似乎看到一個熟人,不如上去打個招呼。」

葉明誠正準備喊停那畫舫,只見數條畫舫亂入,朱婉兒與那翩翩公子已經不見了。

只聽見遠處傳來數聲鑼鼓聲,三條巨大的畫舫,緩緩靠岸,並排而停。

岸邊仕子文人,紛紛簇擁而去。

「明誠兄,這詩會要開始了,你我一同前去吧。」

葉明誠,四周張望了一番,還是看不到朱婉兒的蹤跡。無奈只得跟張仕誠去參加那詩會。

三艘畫舫並靠,畫舫約莫六米高,有三層。船上裝飾着彩色絲帶,在風中搖曳。畫舫中,走出一淡黃衣裙的少女。

「今年詩會的規矩與以往的相同,並無改變。這題目還有由舫中小姐出題,做詩詞最佳者,可入舫中一敘。」

隨着這少女的話語落下,人群頓時躁動起來。

《第一姑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