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第一梟寵:霍少的千億盲妻
第一梟寵:霍少的千億盲妻 連載中

第一梟寵:霍少的千億盲妻

來源:google 作者:喬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安 喬雪 現代言情

深秋時節,夜幕深沉一場冷雨之後整個世界都好像安靜了下來喬安把手裡的導盲杖放到一邊,從包里掏出鑰匙開門,啪嗒一聲門鎖打開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格外清晰突....展開

《第一梟寵:霍少的千億盲妻》章節試讀:

她下意識往男人的方向偏了偏頭:「霍先生,我眼睛看不見的。」

「嗯。」是男人低沉的嗓音,含着一抹倨傲邪肆。

「我是喬安。」喬安又說了一句,她想引導男人再說兩句話,來判斷她的推測。

「嗯。」

男人還是一個字,餘光又一次落在喬安的臉上,近處看來那枚巴掌印愈發清晰,至於這巴掌印的由來……

霍誠洲的眸子眯了眯,冷聲:「臉上的傷,誰弄得?」

喬安愣了一下,下意識拿手去摸,於是被燙得發紅的手背又一次清晰的落入了霍誠洲的眸中。

男人抬手捉住她的手試圖拉到眼前,喬安卻是受驚了一般使勁的把手縮了回去:「霍先生……」

霍誠洲眸光一寒:「手也受傷了。」

喬安垂眸把黑髮放下來遮住巴掌印,又把手往袖子里藏了藏:「沒事。」

霍誠洲驀地有點煩躁,想來喬家是動了「私刑」才讓她答應嫁給他。

他有那麼差?

心頭微堵,霍誠洲冷聲道:「今天不去領證了。」

前面的霍楓一愣:「誠哥?」

「回聽竹軒。」

霍楓下意識看了一眼喬安:「那喬小姐……」

霍誠洲還沒來得及回答,後知後覺的喬安意識到這件事跟她有關:「霍先生,為什麼不去領證了?」

不領證她怎麼拿到親生父母留給她的東西。

不領證她這巴掌和手背的燙傷豈不是都白受了!

霍誠洲瞥了她一眼,語氣淡淡:「今天心情不好。」

喬安一臉問號,心裏頭說不出的感覺,既有釋懷的放鬆又有強烈的不甘。

一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

還有,男人說今天不去領證,那是改日在去還是看到她之後變了主意?

無論如何總要問清楚。

於是喬安鼓起勇氣問了一句:「霍先生,我能問一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嗎?」

霍誠洲語氣淡淡:「你先告訴我你臉上和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我就回答你的問題。」

喬安愣了一下,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逝:「都是不小心……」

「不小心?」霍誠洲冷嘲:「手上的燙傷可以是不小心,臉上的巴掌印也是不小心?」

喬安張了張嘴:「霍先生,其實過程不重要,最重要的結果,只要今天我們領完結婚證……」

她沒往下說,因為後續有的是問題等着她消化。

結婚證和鋼琴過級證不一樣,結婚證就意味着一個家庭的組成,而身邊這個男人就會成為她法律意義上的丈夫。

這麼多信息湧上來她一時間有些消化不良。

霍誠洲的眸光從她臉上掃過,語氣不辨喜怒:「我從來不勉強人,更不用說結婚這麼大的事。」

喬安愣了愣:「我是自願的!」

「你當我瞎?」是男人清冷的嗓音。

喬安:「……」

垂眸,她淡聲道:「是我瞎……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還請霍先生跟我回一趟喬宅說清楚。」

霍誠洲:「……」

煩躁又憋屈。

他看了一眼霍楓:「去喬宅。」

喬安驀地鬆了一口氣,婚不用結了,因為男人看不上她。

嗯……

說不出來的滋味。

希望喬明輝和周芸能夠講點道理,起碼把親生父母留給她的東西還給她。

她往椅背上靠了靠,神色之間添了一抹釋然,這動作落在霍誠洲的眼睛裏,男人眉梢輕輕一挑。

《第一梟寵:霍少的千億盲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