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回錄
鳳回錄 連載中

鳳回錄

來源:google 作者:鄭若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如詩 現代言情 鄭若雲

世人皆知,靖安王手段狠戾,殘忍無情在戰場上令人聞風喪膽,有活閻王之稱可那張臉,卻宛若俊俏書生,長得極其俊美京中女眷痴情於他,卻又懼他饒是那上京城中的天下之主,也怕他只有一人,對他毫無畏懼可是,那人卻死了展開

《鳳回錄》章節試讀:

看着斯文俊美的男人,卻是一名殺伐果斷的武將。手中不知沾染多少敵人的鮮血,扶住她的那隻手臂,更是沉穩有力。

又不似一般武將那樣邋遢,兩人靠近,言若雲甚至能夠聞到時崇櫟身上淡淡的書墨香氣。

忽略掉那張沒有表情的閻王臉,當真是一個令人心動的男子。

這一刻,言若雲忽然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時崇櫟親事坎坷。她記得很清楚,明明前世,時崇櫟可是京中閨秀做夢都想要嫁的男子。

在她之前那幾個女子,到底遭遇了什麼,竟無一例外,在新婚之夜一一暴斃。

真是巧合,還是另有緣由?

時崇櫟垂眸看了眼若有所思的言若雲,雙眸微閃,染上幾分意味不明的神色。

原身底子好,用不着過多打扮,便是美艷照人。

看着銅鏡中陌生又熟悉的面龐,言若雲有一瞬間的恍惚。

距離她重生已有些時日,可這些日子,每一日,她都猶如做夢。生怕哪一日醒來,就身處地獄。

一刻鐘後,他們便會入宮。到此時,她才真真實實的感受到重生的喜悅。

前世所擁有的榮華富貴,今世,她都要拿回來。

還有失去骨血的鑽心蝕骨之痛,她也要加倍奉還。

時景晨,龍椅可不是那麼好坐的!

……

”入宮之後謹言慎行,時景晨和母后並不知你真實身份,若是說漏嘴,沒了命,本王也不會保你。 ”

華麗的馬車內鎏金瑞獸香爐燃着上好的荼蕪香,鼻尖香氣裊裊,原是令人舒緩安寧的時候,只可惜,時崇櫟一番話,卻讓人心生不悅。

言若雲朝着時崇櫟看去,對方身着一襲白色蟒袍,上面綉着銀色暗紋,頭髮高束,襯着英俊的眉眼,當真是極為好看。

敢直呼皇帝的名諱,當今天下,恐怕也只有他一人有這樣的膽子。

說句難聽的,皇位也只是時崇櫟不屑要他。若是他想,龍椅還輪不上時景晨來坐。

想要對付時景晨,時崇櫟這個大腿,可得好好抱緊。

思及此,言若雲面上燦爛一笑,柔荑輕放在時崇櫟的手臂上: ”王爺的話,臣妾記住了。您放心,臣妾一定謹言慎行,不辜負王爺對臣妾的關愛。 ”

輕軟做作的聲音讓時崇櫟睜開眼,他濃眉緊蹙,看着言若雲的眼神,帶着明顯的嫌棄。

”再發瘋,就從馬車上滾下去。 ”

言若雲也有點存心噁心時崇櫟的意思,瞧着時崇櫟的模樣,巾帕掩面呵呵笑了兩聲: ”王爺可真會說笑,臣妾怎麼會發瘋呢。方才那番話,可是真心實意呢。 ”

時崇櫟眼中的嫌棄越發濃厚,若不是馬車已經駛進宮內,還真有可能將言若雲扔下馬車。

早上踢她那幾腳言若雲可還沒忘,現在時崇櫟越是覺得噁心,她心中就越是覺得暢快。

誰讓,她是個睚眥必報的女子呢。

兩人進宮後直接去了長樂宮,太皇太后還有時景晨都在那處。

前世言若雲嫁給時景晨,時景晨登基後,她便成為後宮之主。太皇太后她見過不少次,長樂宮,她也去過不少次。

只是如今再來,心境已經截然不同。

言若雲神思有些恍惚,直至和時崇櫟進了殿內,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才漸漸拉回思緒。

殿上坐着的老太神色和藹,面容慈祥。這人便是時崇櫟的生母,時景晨的奶奶,當朝的太皇太后了。而她的下方,坐着一個俊美溫柔的男子,臉上帶着淺笑,看着他們的目光無比溫和。

這個男子,便是時景晨!殺害她骨肉的真兇之一!

本以為可以掩飾壓制的怒火,在見到時景晨的這一刻幾乎噴薄而出。

長袖下的雙手緊握成拳,尖利的指甲甚至都刺進了皮肉,言若雲甚至都沒有半點兒反應。

手心的疼痛又算的了什麼,前世被折磨,被人殺死骨肉的痛苦,那才叫真正的痛!

言若雲紅了眼,她連忙垂下頭,對着時景晨和太皇太后行禮。

她得忍,她要的,可不僅僅是時景晨他們的命!

”這便是穆蘭吧?果真長得俊吶,來,快過來讓哀家瞧瞧。 ”

這時太皇太后朝着言若雲笑着招手,言若雲不敢不從,恭敬的走到了太皇太后身邊。

行走時路過時景晨,那雙看似無害溫柔如水的眸,一直注視着她。

前世她愛極了時景晨那雙眼,以前總覺得,時景晨心中有她,看她時滿心愛意。

如今撥開層層真相,才發現,一切都是假的。

她不過是時景晨上位的工具而已,沒了用處,就該殺了。

現在風水輪流轉,恐怕時景晨自己都沒想到,曾經的妻,如今成了他的皇嫂。

時景晨啊時景晨,你的好日子,可不會太久了。

《鳳回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