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的隱婚私妻
傅少的隱婚私妻 連載中

傅少的隱婚私妻

來源:google 作者:茄子豆角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臨琛 姜殊 現代言情

傅臨琛與姜殊的婚姻,不過就是一筆交易可即便如此,那一日,當男人毫不留戀的給女人展開

《傅少的隱婚私妻》章節試讀:

第4章 離婚的事情,晚點再說 傅臨琛拿着手機,去了外面的陽台。 隔着扇門,聽不見外面兩個人在說什麼,只能看見他的臉,像是在哄人,始終是溫和的笑着。 還沒過多久,傅臨琛就回來了。 姜殊彎腰整理被子,有些難為情的道:「我還以為是鬧鈴,掛斷了好幾次,言小姐是生氣了嗎?」 「嗯,我已經哄好了。」 空氣安靜一會兒,他走去姜殊的身邊:「我們還沒離婚,所以你還是傅太太,有權利幫我接電話和掛電話。」 「好。」姜殊擠出微笑。 正準備下樓吃早餐,傅臨琛走在她身後,忽然問:「身體還是不舒服嗎?」 「是有點。」 姜殊回想起昨天,情緒起伏導致孕期反應增強,早上更加難受,要不是怕被發現有不對的地方,她一定先去衛生間吐個乾淨。 「可能是吃壞東西了,昨天吃過葯了,不用擔心。」姜殊說。 「要不要再去醫院看看?」傅臨琛耐心詢問。 「不用麻煩,就是點小問題,先去奶奶哪兒吧,不然該耽誤到你的時間了。」 她當然清楚,他是迫不及待的想離婚了。 事已至此,早沒有了挽回的機會,她不願意死纏爛打,低聲下氣求他不要離開。 不想做,也不能做。 她最後的尊嚴,得留給自己。 傅臨琛的電話響起,他去外面接,再進來的時候,眉頭緊蹙着。 「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先去醫院,奶奶住院了。」 姜殊『噌』的一下站起來:「奶奶怎麼了?」 傅臨琛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去醫院的路上,傅臨琛跟她說:「可能是老毛病犯了,奶奶的身體情況你也清楚。」 「奶奶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們,要是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告訴她,我們要離婚的事情,她肯定沒辦法接受,等她出院了,身體好些了,我們再說。」 「明白。」姜殊抓住衣角,擔心的道:「希望奶奶的身體能快點好起來,她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 「你想我們快點離婚嗎?」傅臨琛忽然問。 姜殊不解的看向他。 當初,他們結婚的事情,都是由傅奶奶親手操辦。 擔心她受委屈,又給彩禮又給嫁妝,風光無限的讓她從寄養的身份變成傅家少夫人。 倘若不是傅奶奶的照顧,她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遊盪。 「不是我想與不想的問題,是單純希望奶奶身體快點好起來,也不想影響到你以後的計劃和安排。」 不想因為自己耽誤他的幸福,姜殊只能這麼回答。 「可是看你的樣子,好像很想離婚。」 「是因為那個人嗎?你喜歡十多年的那個男人?」 傅臨琛扯了扯領帶,眸色沉沉看向窗外。 司機開車很快,二十多分鐘後到的醫院。 VIP病房,消毒水味道濃郁。 病床上的人還在吊水,疲憊不堪的樣子,沒有要醒來的打算。 姜殊進去伺候了會兒,胃裡難受的很,在外面的塑膠排椅上坐着,傅臨琛也出來了。 她沒來得及掩飾自己的難受,她沒想到傅臨琛會出來的這麼快。 「還是不舒服?」 「有點兒。」 「不是說吃過葯了嗎,怎麼還這麼難受的樣子,是不是別的原因?」 姜殊趕緊否認:「不是,可能藥效不好。」 「正好在醫院,去看醫生?」 「不用。」姜殊趕緊說,「吃點其它的葯就好了,不用看醫生。」 「那我去找醫生開點別的葯,在這裡等我,別亂跑。」 姜殊看着他離開的背影,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小腹,她不敢吃藥,要是影響到寶寶怎麼辦? 但也沒有更好的理由。 傅臨琛回來的快,提着滿袋子的藥盒:「這些都是混着吃,醫生說如果四十八小時後,癥狀沒有緩解,就必須做更具體的檢查。」 說完,傅臨琛就進了病房照顧傅奶奶。 姜殊這才站起身,去了附近一個醫生的辦公室,把葯拿給醫生看:「醫生,這些葯孕婦能吃嗎?」 「我看看,有幾樣是孕婦忌用的,你是哪裡不舒服?」 「這兩天孕吐很嚴重。」 「那幫你把不能吃的,換成維生素B6,情況還是沒緩解,及時就醫。」 「麻煩您了。」 換好葯後離開,傅臨琛也從病房出來。 「去哪兒了?」 「醫生辦公室,我有藥物過敏,怕有的葯不能吃,去問問。」 「以前你怎麼沒說過?我去開藥的時候,你也沒提。」 姜殊低下頭,很輕的解釋:「我以前說過的,你可能是忘了。」 「而且,不是什麼大事情,我們馬上就離婚了,你可以不用記得,我也不想繼續麻煩你。」 「什麼叫不是大事情?要是吃了這葯有個三長兩短,是醫生負責,還是我負責?」傅臨琛氣的偏過頭,都沒看她。 姜殊被訓的眼眶發酸,哽咽了下。 緊接着,傅臨琛意識到自己的態度,聲音緩下來說。 「沒想訓你,是擔心你。」 陪着去換藥,傅臨琛看着小盒子,忽然問:「這葯有用嗎?」 擔心他看的更仔細,姜殊把葯拿過來,放進塑料袋裡。 「有的,問過醫生了。」姜殊說。 「你這幾天要多吃點東西補補,吃藥沒用的話,就過來打點滴,不然等奶奶醒過來,看見你比她還虛弱的樣子,肯定以為是我沒好好對你。」 「怎麼會,我到時候肯定,第一個跟奶奶說明情況。」姜殊笑着,認真的說。 傅臨琛見她臉色蒼白,還是不放心。 「反正來都來了,做個更具體的檢查,你上個月不是說腰痛嗎?也去看看。」 說完,牽着姜殊往樓下走。 姜殊無奈,只能反拉住他:「真的不用,臨琛,你聽我說。我是因為沒怎麼休息好,吃壞東西又加上生理期的緣故,才這樣的。」 「我平時也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呀,不用麻煩了,更何況,奶奶也快醒了,她肯定希望睜開眼睛就看見我們。」 聽到這裡,傅臨琛才沒繼續往前走。 傅奶奶醒來之後,兩個人陪了好半天,直到天色完全暗下來,才回家。 車上,姜殊覺得不舒服,就先把葯拿出來吃一頓。 旁邊有備用的礦泉水,她拿在手裡,手腕卻使不上力氣,怎麼都打不開瓶蓋,就在她準備放棄的時候,傅臨琛輕飄飄的說了句:「怎麼不讓我幫忙?」 他說這話時,嘴邊噙着笑,有那麼幾分漫不經心又勝券在握的樣子。 「那你幫我開一下。」姜殊把水遞給她,另一隻手裡還拿着葯。 傅臨琛不滿起來:「你以前可不是這麼跟我說話的。」 姜殊回想起從前,忍不住的紅了臉。 她深呼吸,像是在做思想鬥爭,最後,她趁傅臨琛不注意,探了半個身子過去,紅唇 落在他的側臉,小聲說:「老公,幫我打開一下,可以嗎?」

《傅少的隱婚私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