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連載中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你的情深我不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你的情深我不配 都市言情

隱婚三年,他遞給她一份離婚協議書,說他的白月光想要一個完美的結局,她說好,簽字後他卻後悔了!展開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這裡沒人敢上你,我借他們十個膽他們也不敢。」
「蘇白,你真沒用,我看不起你。」
張明媚放縱的靠在那裡,突然沉默下來。
只是渾身越來越燙而已。
蘇白看着她老實下來,跪在座位里將自己的外套往下脫,只是還沒等把袖子脫下來,突然間腰身被什麼一勾,整個人往前撲過去。
張明媚重重的喘了口氣,蘇白已經趴在她滾燙的身軀。
「懦夫。」
張明媚雙腿勾着他的腰身,低喃了聲。
蘇白沒來得及反抗,雙手撐在座椅邊上低眸去看她。
哪怕是被罵懦夫他也還有幾分理智,只是……
她醉醺醺的唇舌纏着他,很快他就覺得有點好笑,抬手抱住她的後腦勺,主動吻住她。
「你那是接吻嗎?那是啃。」
蘇白嘲笑她,不等張明媚再罵她就又把她的嘴堵住。
張明媚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眼淚停不下來,需求也停不下來。
車門被關上發出啪的響聲。
很快院子里沒人了。
只剩下車還在那裡,亮着燈,顫抖着。
——
張明媚再爬起來的時候,還在車裡。
不過,是在蘇白的懷裡。
兩個人躺在後車座里,他身上衣服已經皺巴巴的,不太成體統,而她身上,也好不到哪兒去。
張明媚看着他,許久的看着。
她昨晚得逞了。
她就知道她能搞定。
看了眼自己身上,他的外套,憑感覺,裏面是真空。
事後還不忘給他穿件衣服,也算他有心。
張明媚嘆了聲,有些乏力的爬了起來。
門被從裏面輕輕推開,隨即她邁着細長的腿從裏面出來。
西裝外套能到她的大腿下,將她常年包裹着的腿給展示的格外的誘人。
張明媚下車後門也沒關好,彎身將鞋子提好。
蘇白還躺在裏面,聽到門被關上後才睜開眼。
昨晚他放縱了。
跟張明媚?
這個女人,真是害死他。
蘇白臉上有些疲憊,人慢慢的坐了起來。
她竟然敢只穿着他的西裝外套往裡走。
不過這時候外面沒人。
蘇白想了想,還是不放心,趕緊的將兩人丟的小衣服都拾起來裝在口袋裡,下車去追她。
直到確認她進了房間沒碰上什麼人,他才鬆了口氣。
可是要他立即去她的房間,他還沒想好說什麼。
蘇白想着,雙手放在褲子口袋裡,回房間。
只是回到房間後手從口袋裡掏出來,手心裏捏着的,竟然是一條小黃鴨褲褲。
呵。
平時看着像個幹練的女人,竟然穿這種玩意?
蘇白皺着眉頭看了會兒,漸漸地感覺手心裏發燙。
什麼鬼?
大步走到床頭那裡,像是丟一個燙手的山芋一樣丟到旁邊的垃圾桶。
然後,手好像也被丟掉了一樣。
他低眸看着垃圾桶里的私密物品,看着看着,手指稍微動了下,他又去看自己的手。
為什麼丟棄的只是一條小褲褲,他卻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蘇白生氣的躺到床上,可是不到兩分鐘,他又蹭的爬起來。
該死。
他蘇白什麼時候這麼窘迫過?
撿垃圾桶里的東西。
——
下午,傅衍夜跟蘇白還有嚴正打完網球去喝茶,牆上掛着的電視屏幕里正在播報一則新聞。
林氏一夜之間,人去樓空。
視頻里記者拿着話筒一邊播報一邊走過林氏集團悠長昏暗的走廊,推開了一間間辦公室跟會議室。
裏面還剩餘的是那張很難搬走的辦公桌。
記者走到一間辦公室面前停下來,那上面的牌子是總裁。
門被從外面推開,裏面也是已經凌亂不堪,地上揚的亂七八糟的是些文件之類,還有倒地碎了的綠植盆,綠植躺在地上看上去還很有生命里。
記者說:「林氏一夜之間成為一個空殼,林氏集團現任ceo林如湘也不見蹤影,這裏面究竟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我們將持續報道。」
林如湘不見蹤影?
林氏一夜之間玩完,她又去了哪裡?
嚴正看了眼傅衍夜,有些話想問但是最後卻又沒問出來。
其實跟他有關沒關又如何?
林氏早就走下坡路,要破產是早晚的事情。
只是現在這樣成為一個空殼,那麼接下來,林如湘不被找到算好了,若被找到,要賠償的款項恐怕她都無能為力。
「不會是那天那個男人吧?連着好幾晚上跟林如湘在我這兒玩,據說這個男人是林氏的一個小高層,空降的。」
蘇白突然想起這個人來,林如湘前兩天晚上還找他說了一嘴。
「就是他。」
傅衍夜姿態慵懶卻依然優雅,黑眸望着手指間的煙蒂回他。
「林如湘對自己太過盲目的自信,總以為自己能指導全局,結果,她也算自食其果吧。」
嚴正評價了句。
——
而林如湘此時,開車回到林家。
沈蘭心還住在這裡,她真應該是沈蘭心,不會再有別人了。
可是到了林家,那個她從小長大的地方,她卻根本進不去。
有兩條藏獒在門裡朝着她汪汪狂叫着。
她不敢上前,可是抬眼就看到有兩個年輕的身影在打羽毛球。
那個男的……
是陳東?
那個跪舔她腳的男人,現在竟然在她的家裡,跟她的死對頭打羽毛球?
沈蘭心玩了一會兒,突然搖搖手:「不行了不行了,我輸了。」
陳東笑了笑,走到她面前,輕輕撫着她的長髮,然後把沈蘭心抱在懷裡。
沈蘭心把所有力氣都壓在陳東身上,扭頭看到林如湘的時候,炫耀的沖她擺了擺手。
陳東也扭頭朝着門口看去,只疏離又不失禮貌的點了個頭。
其實他們料定她會來,也早就知道她在門口。
畢竟那兩條藏獒叫的那麼凶。
林如湘耳邊已經什麼都聽不清,突然眼睛有些花了,她不敢相信,陳東跟沈蘭心,竟然是一起的。
雖然意識到林氏一夜之間被掏空跟沈蘭心有關係,但是她絕想不到,昨晚還在她床上說願意為她當牛做馬的男人,原來,是個騙子。
林如湘忍不住往天上看了眼,忍不住大罵:「沈蘭心,你會遭到報應的。」
沈蘭心聽着,傲慢的走過去與她隔門相對,「我的報應就不勞你費心了,現在是你的報應時間。」
「什麼我的報應?」
「知道我是怎麼把你一步步搞垮的嗎?」
沈蘭心問她。
林如湘腦子裡立即想到一個人,然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是說……」
「哎,我可什麼都沒說哦,出了事我不負責的。」
沈蘭心笑了笑,扭頭就走。
林如湘腦海里卻只有一個人。
在這個世界上有個人肯定很恨她,希望她過的不好。
卓簡。

《傅衍夜卓簡全文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