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疆神
疆神 連載中

疆神

來源:google 作者:怒凍九萬裏海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寬 雲昊 奇幻玄幻

渺渺疆域,四方動蕩,血戈難消,家國惆悵星辰古海,白雪蒼山,極淵虹宮,熱血長歌少年雲昊劍戟雙絕,誓要從黑暗中撕裂出一抹陽光,披歷荊棘,不死便斗,如聖如妖,不懼不退落日斜西洋,長戟映紅光豪飲最烈酒,痛擊不是人八荒六合洗紅塵,山河歸整可為神展開

《疆神》章節試讀:

南宮拍賣行是城主府南宮家的產業,有三百銀甲衛護衛,暗處還有城主府的修靈者高手保護。

所以在暮霞城幾乎沒人敢搗亂,一般人誰又敢在這裡撒野造次。

暮霞城城主南宮軒轅據說年僅四十齣頭,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和南明州州擎關係匪淺,具體是何關係,這暮霞城中少有人知道。

其長子南宮鳴也是年輕才俊,耀眼奪目,目前在凝水宗修行,據說已經是凝水宗內門前十的天之驕子,未來不可限量。

父子二人壓的暮霞城各大世家上下幾輩皆低頭,所以沒人敢與城主府爭其鋒芒。

南宮鳴的三妹也就是城主府的三小姐南宮花瑤年僅十四,已出落的亭亭玉立,因她十一歲時也被送到凝水宗修行,且與凝水宗宗主之女水依依年齡相仿,脾性相投,所以交情不錯。

此次回家特意邀請水依依來暮霞城遊玩,南宮花瑤早已玉符傳音告知南宮軒轅,讓她的父親好好準備,並且昨日一行人就已經到了城主府。

凝水宗的小公主,還是要好生招待的!

凝水宗乃是方圓三千里的第一宗門,即使在整個南明州不說是最頂尖的勢力,卻也絕對是一方強盛宗門。

即便是南宮軒轅與州擎關係匪淺,也慢待不得這位小公主。

話說回來因為城主府的強勢,所以很多人在暮霞城中想典買或者拍賣東西都會選擇於此。

但物品價值必須估值在三十個海元幣或者一枚靈晶以上,南宮拍賣行才會真正受理。

待雲昊幾人走到南宮拍賣行的門口,雲昊與雲寬又是一陣驚嘆,這建築高大雄偉,金碧輝煌,抬眼望去,好似一頭金龍盤踞於此。

那朱紅大門也有十餘米之高,令人站在前面心生震撼。

看着這兩個小子的樣子,雲木雄微微一笑,想當年第一次來此,自己不也和他們一樣的模樣。

雲起飛領着他們走進拍賣行,當即有一個十六七歲的俏麗少女走了過來問道:「客人,請問你們是來購買東西還是寄存拍賣。」

雲昊內心驚訝,這個拍賣場連一個迎客少女都非凡俗,真是不簡單啊!

雲起飛回答道:「先請姑娘看看。」

說完他讓雲父把魚簍拿給這迎客小姐觀看,那迎客小姐放眼望去,只見一條金燦燦的金紋魚在那鳳尾草編織的魚簍中還在掙扎着。

這迎客小姐並沒有因為他們幾人衣着寒酸而輕視於他們。

這就是高級拍賣行,也間接體現南宮拍賣行的實力。

迎客小姐道:「各位客人,這條金紋魚價值應該在幾百海元幣,我要請我們管事來看一看,請幾位隨我來。」

說完把雲父幾人引到一間茶香裊裊的客房中,給四人斟上清茶,迎客小姐向他們作揖告辭道:「幾位客人稍後,我去請管事大人。」

雲起飛應了一聲,只見那身姿高挑的迎客小姐轉身出去。

不一會,一個臉色和藹的六十上下的老頭和迎客小姐一起走了進來笑道:「幾位貴客好,我便是這南宮拍賣行的管事之一,免貴姓張,不知幾位可否把那條金紋魚借我一觀。」

幾人聽後,知道這位老人就是那位迎客小姐口中的管事,雲父不敢怠慢,忙把那魚簍送遞到老人身前。

只見老人從中瞧見一條肥碩的金紋魚,從魚簍中拿出細細觀看,那蒼老的手掌仔細撫摸這條金紋魚的魚鱗脈絡。

過了好一會後老人道:「你們這條金紋魚怕是有三十年魚齡,魚鱗層次起伏順暢,魚眼清澈泛着淡淡金色,魚肉豐滿,靈力充盈內斂,算是上品!金紋魚本就捕捉困難,即便是我南宮拍賣行一個月也只能得到三五條而已。」

「依老朽來看,這條金紋魚價值在四百海元幣左右,客人是寄托在我們拍賣行等待拍賣還是直接賣於我們南宮拍賣行?」

雲父聽見這條金紋魚竟然能賣到四百海元幣,簡直不敢相信,在他原先想的基礎上竟然又多了一百海元幣,忙道:「老先生,我們就不拍賣了,想直接賣給貴行。」

這管事哈哈一笑道:「可以。」

繼而對那迎客少女道:「香兒,去取四百海元幣交於這位先生。」名叫香兒的少女聽到管事的話轉身離開房間。

雲木雄他們並非修靈者,所以沒有修行人那樣的儲物袋。

待香兒把裝着四百海元幣的錦袋放在他們手心,無論是雲昊還是雲木雄都難掩心中的激動之情,小心翼翼地把那四百海元幣放在背簍中,重新蓋好蓋子。

這時只見雲昊排眾而出對那管事道:「老先生不知你們這可有種能生肌去疤的靈藥?」雲父聽後也是一臉希冀地看向管事老者。

管事老者聽後微微一笑:「這自然是有的,不知你們想要什麼價位的。」說完那管事看着也不見什麼動作,只是從他的戒指中飛出一本畫冊,打開那畫冊指着其中幾種有生肌去疤效果的靈丹靈藥給幾人觀看。

除了雲起飛,幾人都震撼於老者那竟然可以憑空取物的戒指,那就是傳說中可納山藏海的儲物戒啊!

幾人從震驚中回緩過來,雲昊看到那七種靈丹妙藥,竟然都在五十海元幣以上,有一種竟然高到一萬海元幣。

最後幾人商議後雲父選了一個價值一百二十海元幣名為回顏丹的丹藥。

也幸虧雲父能這般捨得,待拿到丹藥雲昊小心翼翼的放進自己的貼身小袋中,這可是姐姐的希望啊!

至此錢貨兩清,管事老者道:「客人若是以後還能捕到金紋魚或是其他靈魚,盡可以來我南宮拍賣行,我們會給最公道的價格。」

雲父幾人忙點頭道:「好,好…」

那管事老者和藹一笑對着門外另一個少女道:「蓮兒幫我送幾位客人出去。」

……

等到幾人出來,雲父幾人還是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雲父對着雲起飛道:「這還沒到中午,不如我們找家客棧先休息一下。」

「也好,今天沒想到人如此之多,還是先找個客棧落落腳,也帶這兩個小傢伙見見世面。」雲起飛說完拉住雲昊和雲寬的手向東走去。

可他們卻不知有三雙陰寒的眸光正看向他們離去的方向,擠開人群,尾隨而去。

當雲父他們走進一個名曰「有緣客棧」的時候,二樓正好還有一個空桌。

幾人坐在二樓看向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只見雲起飛道:「雲大哥不如我們午時二刻就走,那時日光炎毒,人流變少,出城較為安全。」

「那好,只是孩子們怕是沒法見識到晚上那真正的風緣節了。」雲父還頗有些遺憾道。

但是他也知道,對於他們這些普通漁民而言,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啊,不能早些回去內心也實在不安。

雲昊聽到父親所言知道怕是一會就必須要走,雖然理解,但內心還是有點失望,來一趟屬實不易。

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只聽幾人說話之間,外面突然騷動起來。

只聽有人大叫道:「快看啊,是暮霞神光!」

只見已經十二年沒有出現的暮霞神光突兀般的出現,暮霞城南邊五里處的梨落山上,天空是藍粉色的,且一直蔓延到暮霞城上空。

萬花飄飄,如若光雨。

這些蓮花並不是真正的花,而是一種靈力凝化的靈花,因為所有人都能看到這些靈花還未落地就已漸漸消散。

那大地溢滿芳香,暮霞城中一片芬芳,眾人如痴如醉,無法自拔。

雲昊他們也趕緊向窗外望去,看着那如仙境一般的美景,都已經快石化般僵立住,已經不知如何思考一樣。

而離雲昊有三里遠的一座優雅高聳的樓閣中,一個穿着白色紗裙的小姑娘站在欄杆旁,看着如此景色也是沉浸其中。

「有趣!」

這位穿着白色風轉流仙裙的姑娘就是受邀而來的水依依,水依依看着南宮花瑤興奮的說道:「花瑤,這就是你給我說的你們暮霞城的奇景嗎?」

南宮花瑤也是一臉驚訝,畢竟她從出生下來就見過一次,還是很小的時候,幾無印象,還是聽一些府中老人描述過這種奇景,有一次無意之間說於水依依聽,當時她也表現甚有興趣的樣子。

不曾想今日竟這般湊巧出現。

水依依等都被南宮花瑤請到這高達一百三十三米的摘月樓上,這不僅是暮霞城的第一高樓,也是最美的建築。

在她們這個高度上去看那如同「天女散花」的美景,有一種玄妙無比的感覺,好像靈穴都被打開,感受和下面的人是不盡相同的。

那幾位異族少女看着這天上花雨,也是驚嘆連連,眸中凝滯。

那位風樹靈族的少女已經煽動她那七彩斑斕的翅膀想從窗外飛出去,她想置身於這片空中花海。

翠墨色眼睛中有一種興奮,但是她還是被水依依阻止了,水依依的眼神朝樓下一示,那位少女便明白。

她慢慢停止抖動的翅膀,翠綠色的鞋尖點在地上,眼中布滿失望的色彩。

暮霞城所有人都享受着這奇景所帶來的奇異芳香,有人想去接那落下來的靈蓮,卻只是從手掌穿過飄散消失。

雲昊靠近窗腳,恰好有一朵靈氣蓮花飄到了雲昊的眼前,他也自然而然地伸手想去感受一下。

那朵靈蓮落在雲昊的手掌停滯一瞬間才飄散消失,他也並沒有在意,只感覺掌心有些清涼的感覺。

卻不知那一朵靈蓮已經化進他的血肉之中!

這一刻暮霞城幾乎所有人都望向天空,所有人都使勁呼吸這令人倍感清爽的靈氣花香。

這突兀般從梨落山蔓延而至的奇景在一柱香後,如傳說中一樣又突然的消失,只有空氣中還殘留的淡淡香味讓所有人知道剛剛不是一場夢。

雖然所有人都未從這美景中回過神來,但這一幕的記憶相信他們會銘刻一生。

「咚!」

只見雲昊突然暈倒頭趴在桌子上,把旁邊還未回過神來的雲寬嚇了一跳,幾人這才反應過來。

「昊兒,你怎麼了。」雲父急呼道。

雲起飛拉開雲寬伏到雲昊身邊,一手搭住脈搏,一手抵在鼻息處。

雲父知道雲起飛是一名靈者,應該會有點辦法,眼神巴巴的看着雲起飛。

不一會兒,雲起飛起身道:「老哥別急,雲昊他呼吸穩健均勻,脈象也無異常,只是不應該無緣無故暈倒啊?」

說話之間,只見雲昊茫然的睜開了雙眼:「你們怎麼都看着我啊?」

雲寬一聲怪叫:「哎呀,昊哥你剛剛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暈倒呢?」

「暈倒?誰暈倒?我?我怎麼會暈倒呢?」雲昊不解的看向幾人。

「可是你剛剛就是暈倒了,看你額頭還有青印呢,肯定是剛剛頭碰着桌子了。」雲寬指着雲昊的額頭道。

雲昊看着幾人的表情明白自己剛剛應該真暈倒了,但是他毫無記憶和感覺啊!

但還是笑道:「沒事沒事,我可能是看到這美景感覺太震撼,太激動了吧。」

他這樣一解釋,幾人也比較能接受,畢竟這種美景確實令凡人可以忘乎所以,情難自禁。

只不過雲昊能激動到暈倒也是不凡。

《疆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