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撿只黑貓是冥王
撿只黑貓是冥王 連載中

撿只黑貓是冥王

來源:google 作者:青不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蓉希 齊良

聞初是一國公主,看似尊貴,其實在宮中根本沒有任何地位母親位份不夠,所以她一直被展開

《撿只黑貓是冥王》章節試讀:

餘下的路途里,齊良畢恭畢敬,聞初有了逗趣兒的愛寵,看開了些,沒再覺得胸悶氣短,自然也沒再尋由頭拖延時間。
不出五日,和親的儀仗浩浩蕩蕩進了京。
華昀民風開放,百姓夾道相迎,漫天瓣舞,呼聲震天,聞初差點以為自己是在花車遊行,而不是勞什子屈辱和親。
隊伍的盡頭,一人遙遙立着,高頭大馬,明黃錦衣,玉冠高束,看不清臉。
「那是三殿下。」
齊良騎着馬,垂眸看她,語氣傲然,像是條終於有人撐腰的狗。
聞初哦了一聲,放下車簾,反應平淡,直接晾得齊良老臉通紅。
齊良忍不住道:「公主莫不是以為這都是在歡迎你的吧?」
蓉希叉了腰,氣火上來,「我們公主遠道來和親,這就是你們華昀的待客之道?」
「你真以為你們雲洛還能打得起仗?
和親?
不過是你們的老皇帝還要臉面,尋得好說頭罷了!」
齊良不再忍耐,她安安分分倒也罷了,可他這一路上沒少受這嬌蠻公主的鳥氣,這廂回了京,總算到了自己地盤,還能好言好語好臉色算他孫子!
「三殿下是何人物,如日生輝一般的人兒,你來和親,只作高攀!」
蓉希氣結,小臉通紅,卻吵不過,被聞初一把扯到自己身後,眼裡發熱。
軟塌上的黑貓一下一下搖着尾巴,偶爾掀起半隻眸子,冷傲極了。
「你同他這般生氣做什麼?」
聞初無奈。
這種言語譏諷,刺激挑撥,從小到大,她聽了個遍,心上不說銅牆鐵壁,卻也算百孔難穿。
華昀與雲洛那場戰事,雲洛不算慘敗。
若不是雲洛及時割地收勢,華昀給台階給的痛快,兩虎相爭,雲洛雖敗,華昀也是民不聊生,災情連綿。
所以雲洛敗的不算難看,她這和親公主雖然不能說尊貴,身份上卻也說得過去。
齊良這般氣盛,瞧不清局勢,真以為雲洛弱勢,多委曲求全那。
況,她一來和親,指的便是地位尊貴的嫡三子,羞辱她?
口舌之快之後別不是災禍了罷。
果然,不遠處那高頭大馬緩步巡了過來,鞍上一人背着光,墨發翻飛,眸色冷傲,面容清俊,聲音平淡:「齊良,慎言,以下犯上,你自去領罰吧。」
齊良渾身一僵,不可置信地回首,瞬時翻身下馬跪下,神色恭敬,「屬下知錯,回宮復命後便去領罰。」
聞初心中起了幾分興趣,齊良這人驕傲,有點小人得志的樣子,這樣的人竟會對一人如此真心降服?
不待她細想,那人下一句話已經飄了進來,「公主辛苦,在下華昀三皇子南息懷,特來相迎。」
一字一句,一板一眼,公事化極了。
興趣淡了,跟她來高嶺之花這一套?
聞初冷嗤,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無依無靠,無欲無求的,管他作甚。
她隨意應了一聲,臉都沒露,儀仗隊就重新啟程了。
南息懷也沒在意,雲洛五公主,因着和親,才得了個封號。
他沒聽過什麼名聲,當是個平平無奇的女子,父命難違,娶便娶了,還能安定江山,不算為難。
馬蹄聲漸起,皇宮近了,馬車內倏然竄出一團黑影,迅疾如風,與此同時,一聲驚呼響起。
「黑蛋,哪裡去!」

《撿只黑貓是冥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