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桀驁
桀驁 連載中

桀驁

來源:google 作者:虞清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清秋 聞戚

所有人都知道虞清秋只是聞戚養在身邊的一株菟絲花,剛剛跟着聞戚的時候虞清秋也知道,可三年五年,她就忘了直到那場他和別人的訂婚宴,聞戚垂眸看她,一如既往清冷自持再後來,也是他赤紅了眼抓着她,理智全無,清秋,你是我的對不對?而她勾了唇,笑的明媚張揚,毫不留情扯開他的手,聞先生...展開

《桀驁》章節試讀:

虞清秋一咬牙,抬腳就在他的腳背上狠狠踩了一腳。

”啊! ”顧順當即慘叫一聲,鬆開虞清秋的時候,那隻伸向她腰間的手也改為狠狠一揚。

”啪! ”

虞清秋捂着臉頰跌坐在地上,臉頰火辣辣的疼,可她身體僵硬着,坐在那裡,怔怔的和人群中的聞戚對上了視線。

顧順惡毒惱怒的罵聲在上方響起,可虞清秋什麼都聽不見,她只是看着聞戚。

聞戚也看着她,那雙眼中依舊平靜無波,一如這五年里,不管是白天還是深夜裡,他看着她的目光其實從來沒有變過,也從來沒有過什麼不一樣。

這一刻,虞清秋恍然面對了自己一直躲避的那個事實,在聞戚的眼裡,她虞清秋其實和所有人都是一樣的,他不上心,不動心,也不在意。

不知道過去多久,聞戚早就收回了目光和顧曼走向了別處,而顧順也被宴會負責人勸說著走了,這一處角落裡,只有虞清秋還坐在地上,可憐又可笑。

她放下捂着臉頰的手,撐着地板站起來,站起來的那一刻,右腳腳腕傳來鑽心的疼,可她也只是停頓了一瞬,又繼續一步步走向那邊的吧台。

房間里,此刻的虞清秋身體發軟,可意識卻十分的清晰,她沒想到自己五年來好不容易想要放縱一下喝杯酒,結果就中了招。

穿着浴袍的顧順就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看着她, ”虞清秋,你說你矯情個什麼勁兒啊?跟誰不是跟?非得跟着他聞戚?只可惜人家聞戚根本沒把你放心上……我只要一句話,你不還是被送到我房間里來了? ”

一句話讓虞清秋心底發寒,,她想到了五年前同樣的遭遇,那次一杯酒讓她在聞戚床上醒過來,五年後的一杯酒,將她送到了顧順的床上。

顧順隨手將身上的浴袍一扔,俯身湊近虞清秋,雙手撐在她的腦袋旁,他又笑了幾聲,低頭就要壓下去的時候。

”砰 ”的一聲響。

”啊! ”顧順慘叫一聲,一手捂着頭後退了幾步摔坐在地上。

虞清秋死死握緊了手裡的檯燈碎片,掌心被割破,鮮血淋漓,疼得她又清醒了幾分,她撐着坐起來,什麼也不顧,直接這麼踩在了地板上。

地板上全是砸碎的檯燈碎片,雙腳的刺痛讓她眼前的情景總算完全清楚起來,她赤紅了眼看着已經站起來的顧順, ”你敢過來試試! ”

”虞清秋!你還要自欺欺人嗎? ”鮮血順着顧順的額角留下來,襯得他此刻的表情猙獰至極。

可虞清秋沒退,她的眼神兇狠,和往日里柔美乖順的樣子截然相反。

顧順被嚇到了。

片刻後,房間里再次響起顧順的一聲慘叫。

房門外,聞戚定定的盯着房門上方的號牌,垂在身側的手輕輕蜷縮着,顧曼站在後面,眸光閃了閃,正要開口說什麼,房門被從裏面打開了。

看見出現在房門口一身血的虞清秋,顧曼面色一變,越過虞清秋沖了進去, ”哥! ”

虞清秋看見聞戚的時候就怔住了,直到聞戚突然朝她伸出手的時候,她一揚手, ”啪 ”的一聲響,聞戚側着臉,臉上的血痕觸目驚心。

《桀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