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連載中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親魚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瀾 陶婆婆

身為美妝博主的蘇瀾,機緣巧合之下穿越了,只是女人萬萬沒有想到,開局她就險些被黑衣展開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章節試讀:

「你沒出事就好,走,先跟奶奶回家,你嬸嬸也急得不行!」
陶婆婆輕輕摸了摸蘇瀾的臉,滿眼的心疼。
陶婆婆得話讓蘇瀾回神,在這個無所依靠的陌生時代,她下意識地抓住了眼前的溫暖。
「奶奶,對不起,我上山的時候迷路了,發生了點意外……幸虧他救了我……這才回來晚了。」
「公子,真是謝謝!」
陶婆婆鬆了口氣,見男人身上也有傷,趕緊帶着兩人回了屋子。
房屋就在附近,是一個矮平層,只有四間房,屋頂的瓦破破爛爛,一到下雨天,整晚整晚被淋的睡不着,連廚房也沒有,直接就在院子里搭了口石灶。
這房子是陶婆婆丈夫做的,可惜陶婆婆的丈夫和大兒子一年前戰死沙場... 大兒媳曾氏倒是個好的,生下孩子後,依然留下來照顧陶婆婆。
蘇瀾心中嘆口氣。
若是就她們三個女人,靠着官府發的戰死戰士的撫恤金也能用到陶婆婆終老,可是偏偏,這家還有個混賬江二!
「你個賠錢貨,你,你怎麼回來了?
!」
幾人剛進門,一個醉醺醺的男人便衝著蘇瀾大罵。
蘇瀾看清了人,心中一刺。
正是陶婆婆的小兒子江二。
整日無所事事,偏偏還好賭好酒。
不僅把撫恤金全都敗光了,還把婆媳兩人綉帕子掙的錢,全偷去還賭債!
最讓人心寒的是,就是他將原主引入深山,然後丟棄... 原主如今已經死了,眼前這個人就是殺人兇手!
「二叔看到我回來,似乎很失望?」
蘇瀾眸光銳利的鎖定男人,言辭鋒利,絲毫不讓。
江二身形一晃,他不敢置信看過去。
這蘇瀾一天到晚只知道低着頭幹活,平日他罵兩句,別說還嘴了,一個屁也不敢放。
「你個小婊子,你敢跟我頂嘴,老子遲早把你賣到窯子里!」
說到這裡他還不解氣,粗大的巴掌揚起就要往蘇瀾臉上打。
蘇瀾心一跳,這不得把她牙齒打掉!
「嘭!」
的一聲。
顧靳言伸手將女人拉到身後,輕鬆的就把江二的手扣住了。
他眼神一寒,一股睥睨的上位者氣息,傾涌而出。
「疼,疼——饒命啊!」
江二心神劇顫,只覺得自己的腕骨都要被捏碎了,忙換上一副諂媚的嘴臉。
顧靳言輕輕一松,但實際上卻用內力將人推在地上,他輕蔑一嗤:「孬種。」
江二狠狠摔了個屁股墩兒,哎喲哎喲的叫喚。
蘇瀾躲在男人身後,十分有安全感,喜滋滋的吐了個鬼臉。
江二氣了個半死。
怎麼這次回來,這死丫頭跟換了個性子似的!
陶婆婆一臉疲憊,都懶得搭理這個不成器的兒子,拉着兩人往內室走。
「瀾瀾!」
屋內,臉色蠟黃的曾氏匆匆放下剛喂完奶的小寶,拉着蘇瀾一頓數落:「你這孩子,跑哪去了你!
把我跟你奶奶急死了!」
蘇瀾感受曾氏真心的關切,她心中暖暖的,撒嬌的抱着曾氏的手臂:「哎呀嬸嬸,我不小心迷路了嘛,你就別生氣了,對了,這個大俠,是他救了我!」
她隱瞞了江二的事,她不想讓陶婆婆傷心。
曾氏完全沒懷疑,抬眼一看,男子星眉劍目,身材高高大大的,氣質風度也是頂頂好。
她眼睛提溜一轉,自家瀾瀾也十五了,該說婆家了,這男子又是救命之恩!
她當即就熱絡了,開始打探:「哎喲真是謝謝,這位公子,哪兒人啊?」
顧靳言面不改色的撒謊:「我叫顧容言,家住京都,來此處遊學,遭遇了劫匪。」
蘇瀾心中覺得不對,遊學?
劫匪?
可是她似乎聽到那個黑衣人提到什麼玄閣... 恐怕這男人,也對自己藏了心眼。
不說算了,知道太多沒好處。
曾氏一喜,京都,那可是大地方來的!
她喜得不得了,一點也不見外:「顧公子,我看你身上還有傷,就在咱們家住下,好好養養!」
必須得趁這段時間拿下這個女婿!
顧靳言跟屬下散開了,不易露面,也確實需要找個地方休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格外的熱情... 他含着謝意點點頭:「那便叨擾了。」
「好好好,我去做飯!」
剛說完,她想到什麼,窘迫的笑笑,「家裡,沒柴火了,我,我去借點,娘,你別去!
你歇着。」
曾氏按着陶婆婆坐下,一溜煙兒的跑了。
陶婆婆低垂眼眸,暗自含淚。
家裡如今一個銅板都沒了... 柴火也得靠借... 這時,院中走進來一個中年男人,陶婆婆一見這人,面上一喜。
她急切問道:「江家的,我賣的那畝田...」 江福不耐煩的打斷:「陶婆婆,你賣的那畝田,我們江家買了,一兩銀子,收着吧。」
「怎麼只有一兩!」
陶婆婆瞧着他說完就走,費勁的拽住江福,急的眼睛都紅了:「我那可是良田,最少也得二兩銀子啊!」
江福使勁一抽手,陶婆婆被搡在地上。
江福冷着臉把銀子砸在地上:「什麼二兩!
就一兩!
拿着滾!」
陶婆婆爬起來抱住江福腿,苦苦哀求:「江家的,你們家不愁吃不愁穿,就別作古我這把老骨頭啊,二兩!
我只要二兩銀子!
這是我們家最後一畝田了,孩子他爹祖上傳下來的,實在是吃不上飯了才賣的,你就當可憐可憐我老婆子吧!」
「你給我鬆開!」
江福不耐煩的打斷了陶婆婆的話,「是你兒子親口說的,這田賣四兩,其中三兩給他抵債,白紙黑字畫了押的!
要怪就怪你生了個不成器的兒子!」
說完他一腳踹開陶婆婆。
蘇瀾聽着外面的動靜,衝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
陶婆婆身體不好,哪禁得這一腳!
她心疼的不得了,噌一下衝過去扶起陶婆婆,左右看了看,卻見江二畏畏縮縮躲在門外,無動於衷。
她指着門口大罵:「你鬧出來的事兒!
你自己負責!」
憤怒中的她卻沒見到江福眼睛一亮,手一招。
幾個護衛當即過來拉走蘇瀾。
江福心情大好得說:「原來你沒死?」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