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狼王戰婿
狼王戰婿 連載中

狼王戰婿

來源:外網 作者:陸飛顧程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飛顧程程

三年前,他是豪門大少,卻遭父兄陷害,悲慘入獄,妻子為他受苦。三年後,他是無雙戰神,權財滔天,一聲令下,十萬將士戍邊殺敵。「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受半分委屈。」他牽起她的手,此刻便是天下無雙。展開

《狼王戰婿》章節試讀:

「你個廢物,本來就是一個上門女婿,現在又蹲了監獄。」
「讓我們顧家丟進了臉。」
「現在為了接你,程程遲到了又要被老爺子罵!」
「我看你就是個掃把星!」
入贅三年,陸飛看過最多的臉色,就是他這位岳母。
陸飛平靜的看着溫香蓮,淡淡的道。
「請你放心。」
「我以前虧欠程程,但現在我回來,我會讓程程幸福,天下在無人可以嘲諷程程半句。」
溫香蓮被陸飛的話給逗笑了。
「真笑掉人大牙了。」
「一個垃圾竟然開始裝逼了,行,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裝逼,走吧,大傢伙都等着呢。」
說罷,溫香蓮一扭頭進了屋兒。
顧程程難為情的對陸飛道。
「陸飛對不起了!」
「我媽就這樣……」
溫香蓮什麼性格,陸飛非常清楚,陸飛笑了笑,無所謂的道。
「我沒事兒!」
「進去吧。」
一入包間,一道譏諷的聲音傳來。
「哎呀,這是誰呀?」
「這不是顧總嗎?」
「顧總的面子好大啊,連爺爺的生日都遲到,顧總這是有多忙啊?」
顧家的規矩多,不可以遲到,尤其今天還是老爺子的生日宴,一群人譏諷的看着顧程程。
「對不起,我剛剛去接陸飛了。」
「路上有一點兒堵車,回來晚了。」
顧程程低頭解釋。
陸飛一入包房,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個模樣與顧程程十分相似的青年,怒指陸飛呵斥道。
「他來幹什麼?」
「今天是爺爺的生日,他一個剛出獄的犯人,滿身的污濁氣,沖煞了爺爺怎麼辦?」
「讓他滾出去。」
講話青年,年齡二十齣頭,雙耳的耳垂上帶着鑽石耳釘,一身潮牌,稜角分明,模樣十分的帥氣。
顧峰。
是顧程程二叔家的兒子,是顧程程的堂弟。
這個顧峰向來看不上陸飛,從陸飛入贅顧家以來,找了陸飛不少麻煩,直到現在,陸飛的腿上還有一道傷疤,拜顧峰所賜。
「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宴,我當然要來,畢竟我也是顧家的人。」
不理顧峰的針鋒相對,陸飛大模大樣的坐在了顧程程的身邊,拿起一個雞腿旁若無人的吃起來。
「都說剛出獄的人,需要再家靜養一個星期,每日清洗身體,把監獄裏面的臟氣洗乾淨,才能出門。」
「他剛剛出獄,身上髒兮兮的,誰知道有沒有跳蚤?」
顧家眾人一個個面帶嫌棄之色。
顧程程皺眉,解釋道。
「今日陸飛出獄,又是爺爺的生日,而陸飛也是顧家的人。」
「他有資格來參加生日宴。」
一眾親戚,對顧程程這個解釋並不買單,口中不停的指責着。
「程程傻了吧??」
「他算什麼顧家人?他就是一個掃把星。」
「我看市場經理的位置她不太合適,換人吧。」
面對眾人的指責,顧程程面頰緋紅,五年前,陸飛入贅,她被人狠狠的嘲諷過。
結婚後,陸飛勤勤懇懇,包攬了家裏面所有家務,為人也老實。
顧程程心中慢慢的有了一些安慰。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三年前陸飛入獄了,她成了犯人的老婆。
這個帽子……扣在顧程程的頭上,讓她抬不起頭來。
這時,包房門打開,一個精神抖擻的老爺子走了進來,老爺子頭髮花白,面頰紅潤,一身筆挺的中山裝頗有一副睥睨全場的感覺。
「爺爺來了。」
所有人全體起來,迎接這位顧家的太上皇。
十六歲在碼頭當搬運工,靠着一雙手,打拚了六十多年,從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子,修鍊成今日的顧家老爺子。
在江南市一跺腳抖三抖的大人物。
整個江南市,都流傳着他的故事。
今年八十,老爺子的身子骨依然英朗,精神抖擻,有算命先生說過,老爺子能活到百歲!
「大家都坐吧。」
老爺子對他們揮揮手,眾人都坐了下來。
顧峰第一個站起來,嘴巴甜甜的道。
「日月雙輝惟仁者壽,陰陽合的真古來稀,鶴算頻添開旬清健,鹿車共挽百歲長生。」
「孫兒恭祝爺爺生日快樂!」
同時,他拿出一個禮盒,對老爺子道。
「爺爺,這是我叫國外的同學,幫我淘回來的,路上足足用了三個月。」
「您看看喜不喜歡。」
禮盒精緻,包裝華麗,一瓶老窖盒子大小,但看起來沉甸甸的,想必裏面的東西不輕。
「打開吧。」
老爺子淡淡的道。
顧峰將盒子打開,露出禮物的真容。
一桌子的人,同時眸子一縮,是一塊玉石,玉石雕刻的鐵拐李,玉石晶瑩剔透,雕刻的栩栩如生。
眾人皆知,老爺子喜歡玉。
而且尤其喜歡玉石,玉雕,在他的書房裏面珍藏着各種玉石,每一個都價值不菲,顧峰這玉雕,雖然不如老爺子的珍藏品。
但也不差了。
一看其雕刻的工藝,就是真品!
「這玉雕不便宜吧?」
「顧峰出手大氣啊!」
一桌子的人心懷鬼胎,顧家老爺子一生有過四個女人,足足上下了九個孩子,這九個孩子有結婚生子。
這是一個龐大的家族。
即便顧家再有錢,也不夠這麼多人分的。
每個人到手裏面,也所剩無幾了。
所以,當看到顧峰如此闊綽的玉雕時,眾人都感覺到了壓力。
顧峰也十分的得意,賊亮的目光在顧程程身上掃了掃,笑嘻嘻的問道。
「堂姐,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啊?」
顧峰去年剛畢業,在市場部工作,他一直虎視眈眈的盯着顧程程的位置。
顧程程面色微微一變,拿出禮物道。
「我給爺爺買了兩瓶醬香型老窖。」
作為老窖的名品,一瓶醬香型老窖的單價要五千塊左右,算是酒中貴族,老爺子平日喜歡喝酒,送酒算是投其所好。
若是平時,拿出這兩瓶酒,老爺子或許會很開心。
但前面有了一個顧峰的玉雕。
顧峰的玉雕價值最少在十萬左右。
十萬……
五千……
比較一下,顧程程的禮物,太過小氣了吧?
她還是顧峰的姐姐呢!
一時間,所有人心懷鬼胎的盯着顧程程,而顧程程也感覺禮物太小氣,拿不出手,臉頰發燙,十分難為情。
顧峰的臉上笑意更濃。
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這種破石頭,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狼王戰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