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水月閣,澹臺倩,報名。」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絕美身影飄然而來,落在三千送死隊的指定區域,頓時全場一片嘩然。 「倩仙子,可是水月閣的掌門,江州十大高手榜排名第七,她怎麼也會不怕死?!」 「難道高手就得怕死?!」 「不,我是想說,倩仙子有什麼想不開的,怎麼也想要去送死...」 「誰知道呢?高人們的想法,我等凡夫俗子,或許永遠不會懂的。」 「傳說中的江州第一美人,果真傾國傾城,可惜啊可惜...」 「我的夢中女神啊,就要落入神子大人的魔爪了,我的心,真的好痛!」 周圍議論紛紛,最後捂着胸口說心好痛的,是一隻超肥的大白鵝,其他人聞言投以異樣目光,還沒來得及鄙視,大白鵝卻忽然被一隻黑天鵝給一翅膀拍飛,剛剛好落在澹臺倩的身邊。 那裡,是三千送死隊的報名區域。 「鵝兄為了追尋夢中女神的腳步,竟能無懼生死,我等佩服佩服。」 「待鵝兄戰死沙場,這等凄美的愛情故事,定將傳為千古佳話。」 本想要鄙視他的眾人紛紛肅立,向大白鵝致敬,大白鵝「呱呱」掙扎,撲騰着翅膀,卻飛不出來。 「姐姐,本鵝不想死啊...」 大白心中哀嚎,但他被天鵝王黑玥給下了禁制,不能飛也不能言,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入選三千送死隊。 「報名結束,共五千四百三十六名,其中人族四千一百三十名,妖族一千三百零六名。」 蘇小涼宣布報名結果,葉新目光如炬,盯着這五千多報名者,仔細看了能有十分鐘之久。 面對葉新的目光,不少人都內心焦灼,因為名額只有三千,不知道自己能否入選。 而這五千多報名者當中,實力參差不齊,最強者如澹臺倩,實力高達江州第七,而最弱的,才剛剛蛻凡入境。 「第一境,有意思...」 葉新望向那名才蛻凡第一境的修士,對方是一名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看起來弱不禁風,似乎有些孱弱,表情憂鬱,雙眼卻十分明亮。 孱弱男子因為境界太低,不免引起周圍其他修士的異樣目光,甚至是不好聽的議論,但他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就靜靜的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呵。」 葉新輕笑一聲,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隨後拂袖向前一步,一指點出。 指尖處,瞬間爆發璀璨神芒,有無數光點激射而出,飛入指定區域內的五千多人中間,盤旋飛舞,最終沒入許多人的體內。 「這是...」 大半的人明顯都是一個激靈,他們還沒反應過來,便聽高台上的那位天門之主說道:「得靈光者入選,余者自行解散。」 「大軍即刻開拔,兵發九江城。」 沒有多餘的解釋,葉新緊接着宣布大軍出征,四大軍團十萬大軍,自雨花台整裝出發,沉重肅殺的氣氛在這一刻顯得尤為濃烈,感染着江寧巨城中的每一個人。 「小涼姐,江寧巨城,便拜託你了。」 葉新踏空而行,在離開雨花台前,回頭朝蘇小涼微微點頭,蘇小涼雙臂高舉,對天拱 手道:「祝旗開得勝,一戰平定南方。」 「我只希望,能尋到輪迴壁,並帶領十萬將士,活着回來。」 葉新輕笑,夾雜着一絲苦澀,他所希望的這兩件事,已經都難如登天,至於蘇小涼想要的一戰平定南方,與群雄爭霸天下,他如今志不在此。 「對了,昨夜的其他布置,我已交代給無仙與小美。」 「好。」 「還有,無智發回消息,已經尋到他師尊的線索,不日將直接前往九江城與你會和。」 「好。」 「嗯...昨夜我查閱大帝留下的筆墨書畫,關於那四門親事,其中一門已經有些眉目,女子名為王壁月...」 「好,什麼?啊!」 葉新聽到「四門親事」這四個字,頓時尖叫一聲,隨後轉身就走,邊走還邊捂着耳朵,低聲念道:「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額...」 周圍其他將士見狀滿臉錯愕,他們沒想到,傳說中高高在上的天門之主,竟會有如此滑稽尷尬的一面。 滾滾龍江之上,千帆揚起。 近千艘戰船啟航,按照前夜的具體布置,十萬大軍分為海陸空三大方向行軍,龍江的兩岸、水面與高空,密密麻麻的都是強大的修士,氣勢如虹,蔚為壯觀。 沿途的所有生靈,無不匍匐顫抖,荒野中的各方領主,紛紛驚懼避讓,這是一支無敵之師,整整十萬之眾,氣沖星河。 這是要去哪?將去征討何方? 要知道,自神州開天,整個天門治下,從沒有過如此大的陣仗,無數生靈心驚膽戰,雖然不明白究竟怎麼回事,但誰都能猜到,有驚天大事要發生了! 波濤洶湧,浪花朵朵,暗流涌動的江底,一頭恐怖巨獸穿梭行進,碧水麒麟的性格溫順,但強大的威壓彌散,依舊使得江中的其他妖獸隱藏躲避開來。 碧水麒麟的正上方,是無敵艦隊的最中央,一艘超級戰艦乘風破浪,葉字大旗招展,在風中獵獵作響。 這艘超級戰艦,足以承載五千人,是葉新所在的中軍指揮部,他的三千親衛,以及各職能部門,都在此處。 明亮寬敞的指揮大廳內,葉新剛剛與四大軍團的數十位指揮官開完會,其他人都散去,只留下司徒離一人。 「小離,你還在想那個人?」 葉新望着依舊沉默寡言的司徒離,忍不住開口詢問,司徒離緩緩抬頭,直視着葉新的目光,微微點頭。 按理說,小離這樣的稱呼,不應該出現在年歲還要稍小的葉新口中,但司徒離卻聽的習以為常,因為在她的潛意識裡,一直覺得葉新有種不同尋常的滄桑。 其實葉新自己知道,大夢百年,他的實際人生經歷,遠不止外人看起來的那麼年輕。 「原來師傅...已經猜到那個人是他了。」 司徒離忽然反應過來,輕嘆一口氣,隨後抿了抿嘴唇,異常認真的開口:「弟子沒有故意放他走,是弟子真的打不過他。」 「我知道,是我想放他走的。」 葉新微笑,黑衣人出手搶奪五龍塔時,他便已洞悉黑衣人便是夏天,所以他才會特意讓司徒離去追,看能不能解開兩人之間的心結。 司徒離喜歡夏天,這是所有人都看出來的事實,只是神州開天 後,夏天遠去帝都追隨風族,而司徒離的選擇,是留在江寧。 「夏天院長追隨的是小婉,不是風奈何,所以五龍塔被他拿去,本就是最好的結果。」 葉新繼續開口,他說的是真實想法,五龍塔乃氣運之器,若是不想統一神州天下,留在手裡便沒有用。 聽到這樣的話語,司徒離原本憂傷的雙眸似乎明亮了幾分,她長呼了一口氣,然後凝聲說道:「師傅,我從沒有後悔留在江寧,以後也不會後悔,因為一直以來,這段感情,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 說到最後,司徒離的睫毛顫動,雙眸隱約有淚光閃動,葉新微微錯愕,這明擺着,夏天這貨肯定是說了什麼令人傷心的話,不然司徒離怎會如此? 「夏天狗小子,大渣男!」 葉新在心中忍不住暗罵,隨後乾咳兩聲緩解尷尬,又取出一隻青葫蘆,認真的數出十粒丹藥,遞給司徒離。 「好了,說正事,這十粒丹藥,你拿回去自己用,凡隱仙經的修行,更是不能停。」 「多謝師傅。」 司徒離雙手接過丹藥,隨後行禮離開指揮大廳,她沒有多問為什麼,因為葉新肯定是在栽培她。 三年以來,她不曾修行其他功法,而是只修鍊葉新托蘇小涼給她的正宗凡隱仙經,武技同樣只修鍊葉新曾經親自演示的紅塵鞭法,雖然簡單到常人無法理解,但她的修為實力,卻一直在突飛猛進,遠超常人。 按照葉新的說法,是在找到自己最適合的那條路前,越是普通簡單,便越是強大恐怖。 「紙鳶,幫我叫倩掌門來一趟。」 「是,公子。」 葉新吩咐下去,隨後雙手抱着青葫蘆,怔怔發起呆來。 神州天開,恢復上古天道環境,葉新便震驚的發現,所謂上古天道環境,竟是與大夢空間一致。 如今生靈覺醒,天驕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看似強者並起,但在葉新看來,絕大多數人的潛能還沒有真正激發出來。 要知道,地球萬物生靈,可都是上古群仙的後裔,無盡歲月以來的交替繁衍傳承,不知多少生靈的血脈深處,都隱藏着可怕的源頭。 葉新如今想做的,便是激發出生靈血脈深處的最強傳承,他召集的三千親衛,便是第一批實踐者。 血脈丹,有幾率激發血脈潛能。 這是葉新與蘇小涼、無智已然啟動三年的計劃,在葉新的引導下,道法堂與紅衣堂合力,煉製出這血脈丹。 「葉門主。」 柔軟動聽的女子聲音響起,葉新倏地抬頭,見是澹臺倩已經來了。 「倩掌門,按照昨夜的計劃,將由你擔任我三千親衛軍的統領,這三千血脈丹,也由你分發下去。」 葉新直接將青葫蘆給了澹臺倩,隨後又語重心長的說道:「切記,丹藥只是輔助,想要激發血脈深處的最強力量,唯有無所畏懼,在生死一線間尋求突破,真正的強者,就算是沒有丹藥,同樣能一飛衝天。」 「我明白。」 澹臺倩點頭,葉新也沒再多說其他,而就在這個時候,指揮大廳外忽然傳來緊急消息。 「啟稟門主,前線來報,龍虎山修士大軍已經開始攻打九江城,而先頭偵查部隊同時發現,有大量敵人埋伏在龍江上游,將與我方大軍直接遭遇。」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