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連載中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喬以笙陸闖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試讀:

閉眼完全是她的本能反應。 閉眼前歐鷗看到濃郁的燈光打在他身上,他整個人看起來曖昧又朦朧。 明明他吻得很輕很慢,可她的身體里還有什麼東西被他挑動了起來,橫衝直撞的。 撞得她的胸腔急劇膨脹,撞得她的心臟急劇收緊,撞得她的呼吸急劇起伏。 她想回應他的,想像個老手一樣回應他的。 然而她沒能做到。 氧氣被他奪盡,她彷彿跌入了一個漩渦,被翻卷的水流裹挾着,無法自控地產生暈眩。 「……」 「還暈?」耳邊傳來男人的詢問。 「……」歐鷗挨着他的肩膀沒有睜眼,只是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說,「應該聽你的,果然酒不能混着喝。」 現在她也只能把責任全推到她喝的那幾杯酒上面,否則難道要承認,自己是被他親得發暈嗎她歐鷗可沒丟過這種臉,簡直是她十八年人生的滑鐵盧。 可氣的是,被親的過程中她根本分不出神去學習他怎麼親的。 整個過程她都是暈的。 不過這表示了,她確實得到了享受。 旁側的男人聽到她的回答,似乎輕笑了一聲。 歐鷗迅速睜開眼睛抬頭,但並沒有在他臉上捕捉笑,彷彿只是她心理作用而幻聽了。 「看什麼?」他逡巡她此刻的臉,手指伸過來她的嘴唇,揩了揩,告訴她,「口紅花了。」 「都被哥哥吃了,當然得花。」歐鷗勾唇,然後故意調侃,「哥哥親成這樣,是空窗期多久了?」 調侃他的結果是反被他調侃:「小鷗,今天真的不是你的初吻?」 歐鷗的手指也伸到他的嘴唇上,輕輕摸了一下:「哥哥如果希望我是初吻,那就是我的初吻嘍。」 隨即她的音量又壓低些許,往他耳邊用充滿誘惑性的語調說:「我也還是貨真價實的c女誒……」 只有她自己知道,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心臟狂跳得發出咚咚聲。歐鷗下意識地抓了抓手掌下他的襯衣熨帖的布料。 他似乎覺得她現在是醉酒的狀態:「下次別這樣喝了。」 歐鷗其實也的確有點醺。也只是醺的程度。可見這外面的酒吧里賣的酒,兌水多嚴重。告訴她的度數和她喝出來的效果,壓根對不上。 而既然都裝作自己因為喝酒喝暈乎的,車子開抵老洋房的時候,歐鷗自然要繼續享受喝暈乎的福利,堅決軟着身體賴在他身上:「哥哥,我需要你抱我下車。」 他問她確認:「真的不能自己走?」 歐鷗搖頭:「不能。」 他笑了笑,到底還是又遂了她的意。 歐鷗圈住他的脖子,驅起身體親了一口他的下巴:「你對我真好。」 記起他曾經告訴她,他並不算對她好,她補充一句:「你不讓我說我也要說,你就是對我很好。」 抱緊他,她將臉一歪,埋進他的胸膛:「你現在就是對我最好的人。」 連歐雲謠女士和袁文潛同志都不管她了,只有他還管她。 在埋臉之前,歐鷗瞥見他的那位司機兼保鏢好像原本要把手機遞給他,應該是有人找他。但估摸是看到他現在沒空,又把手收回去了,老老實實走在前面去幫他們開門。 他抱她到玄關的時候,問:「現在可以自己下來沒?」 歐鷗說:「不行。」 他換了他的鞋子便繼續往裡走,上二樓。 歐鷗慫恿他道:「我今晚去你房間和你一起睡吧。」 他好像沒聽見,還是把她送到了她的房間里。 被放到床上後,歐鷗朝他抬起她的兩隻腳,笑看他。 他的眼鏡鏡片閃爍一下微光,還是彎身幫她脫掉了腳上的帆布鞋。 歐鷗又朝他伸出兩條手臂:「那也順便把我的衣服脫了唄。」 他看她一眼,只說:「太累的話你就直接睡了。」 他轉身就要出去。 歐鷗及時拉住他的手:「你是不是又有事要走了?」 「沒有,我這幾天都沒事。會住這裡。」他拍拍她的發頂。 歐鷗拍拍自己床:「既然不讓我去和你一起睡,那你在這裡和我一起睡也可以。」 他笑着問:「你不暈了?」 歐鷗立馬說:「就是還有點暈,所以需要哥哥你陪着。」 他說:「還暈的話,我去給你煮點接暈的東西吃。」 「這麼晚了還讓我吃東西?你是要我發胖噢?」以他的廚藝,她怕是又會不小心吃很多,歐鷗很難不為自己的體重擔心。 「嗯,這麼晚了,所以,你該休息了,也放我去休息。」他說。 「行吧。」歐鷗聳聳肩。 不睡就不睡。反正今晚的接吻已經是個大突破,休息好了明天開始進入新的征程嘍。 但她暫時還是沒鬆開他,她站起來,站在床上,於是瞬間變得比他高,轉而自上往下抱住他的脖子,低頭:「那我給你一個晚安吻吧。」 她不是徵詢他的同意,而是通知他。所以她的最後一個字的尾音吞進了他的唇里。 歐鷗很強制地讓自己不許再閉眼睛了。 但她把他的眼鏡碰歪了。 她的呼吸還在他的眼鏡鏡片上蒙了淡淡的霧氣。 霧氣其實很快就散去,可也很快地因為她的下一次噴洒出來呼氣而重新蒙上。 這麼反覆了幾次後,她的腰摟上來了他的手臂。 他的手掌沿着她脊椎的起伏徐徐往上,最後停在她的後頸。 按着她的後頸,她的腦袋被他更低地往下壓向他的臉,而他的唇舌已然反客為主。 比在酒吧的舞池裡時更為熱烈。 他滿是涼意的眼鏡,和他給她點燃的熱燙,形成鮮明的對比。 歐鷗在他離開她的房間之後,獨自躺在床上平復了許久,記起來,她又不知不覺閉上眼睛了,不僅沒能達成掰回一局的目的,還又出現了暈眩感。 只不過暈眩感比之前在酒吧的舞池裡時有所減緩。 這也又一次證明了,她的暈眩感不是酒精帶來的。 耳畔彷彿回蕩接吻期間的聲響。歐鷗笑逐顏開,耐着到現在也沒安定下來的心悸的感覺,兩隻手背分別橫在自己的兩側眼皮上,遮擋住天花板燈光的直射。 原來真的是會被親暈的。 她決定開除小學六年級暑假的那次嘗試為她的初吻了,對比之下簡直遜斃了。 不過她也不承認她弱,而是他的吻技厲害。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