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命運的交響
命運的交響 連載中

命運的交響

來源:google 作者:含風染素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雀 現代言情 達拉

阿斯塔法,是一片有着花香和微風吹拂的富饒大地毗鄰這大陸的南方,有一座美麗又孤立的小島,名為翡翠之國一位與世隔絕的美麗少女在這裡生活着陪伴在她身邊的,有負責照顧她的傭人,瑪麗安還有一位每隔一年便來探望他的孤傲少年,琥珀以及一頭渾身雪白,碧綠雙眸的優雅白豹在命運的指引下,少女離開了從小生長着的島嶼,開啟了一段非凡的人生之旅......展開

《命運的交響》章節試讀:

「這樣一來,就算遇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爸爸選的人,不是嗎?」

「會知道的。」

西蒙得意地說道。

「他們可是我花費十二年苦苦尋找挑中的男人,他們身上所發出的攝人心魂如寶石般的光彩,是區別於任何人的耀眼存在。」

「但是如果爸爸選擇的人,我一個都沒看上呢?」

她挑釁地看着他。

「那樣的話,就算我和他們都輸了。」

西蒙臉上篤定的神情,完全不像是認為自己會輸。

「我再說一遍,這是一場遊戲。接受與否都取決於你。」

「你知道我會接受才着手準備的對吧,爸爸?」

雲雀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盯着他。

「我接受。」

不過是一場尋人遊戲,沒有什麼不敢接受的,說不定這場遊戲還會非常有趣呢。

是夜,琥珀被請到了西蒙的書房。

「琥珀,對於雲雀來說,你就像是哥哥般的存在。雲雀會選中誰,會被誰選中,還有那個男人是否真的適合雲雀,我希望你能夠呆在她身邊幫她鑒別。」

西蒙用探究的眼神注視着他。

「當然,我會給你相應的補償。」

「這件事情如果能使宋家和瓏泉財團的往來更加密切的話。那我就沒有任何理由說「不」了。」

琥珀不動聲色地說道。

「謝謝你,琥珀。」

西蒙微微一笑。

呵,不愧是他從小看中的孩子,這了不起的自制力。不過他這副面不改色的樣子,還真是一點也不可愛。

既然骰子已經擲出,接下來就看你們如何抉擇了。

此時的雲雀在房間並未睡着,知道琥珀被父親叫去了書房,她便一直等到了他出來。

「爸爸為什麼會說出挑選夫婿遊戲這樣的話呢?」

雲雀趴在沙發扶手上,一臉的困惑。

「他就是為此才讓我離開小島的嗎?」

她抬起頭看向琥珀。

「也不說清楚理由,突然把我禁錮在島上。又突然把我帶到阿斯塔法,將世界放在我面前。」

她越說越氣。

「雲雀。」

「說讓我自由的在阿斯塔法生活,現在卻又......」

「但是西蒙並沒有強迫你吧?接受遊戲的最後還是雲雀你自己啊。」

他冷靜地說道。

「你真冷淡啊,琥珀。」

她轉過身不再看他。

「在你決定好丈夫的人選之前,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什麼?」

「這是我和西蒙之間的約定。」

他平靜地看着雲雀,沖她淡然一笑。

「公司怎麼辦?你是宋氏集團的統帥吧。」

「我是決策者,只要下決斷就可以了。」

「琥珀,剛剛說你冷淡真是對不起。」

聽到他說接下來的時間會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心中的不滿也瞬間消散了。

她開心得徑直撲進了琥珀的懷裡。

他深情地環抱着她,深深地汲取着雲雀身上獨特的香氣。至少此刻,她是只屬於自己的。

「但是......爸爸說的選丈夫什麼的,太讓我難以理解了。只要琥珀你一直在我身邊就好了。」

聽到她說的話,琥珀微微皺了皺眉,他輕輕拉開雲雀說道:

「這和你對珀斯的愛是一樣的。」

「珀斯......」

一提到珀斯,她就覺得心痛。

「如果說我和珀斯的關係是愛的話,我不相信還能再體會到那種愛的感覺。我們只要眼神交接就能理解對方,只要每天能無憂無慮地相伴而眠就足夠了。」

珀斯對於她來說,是比任何人都更重要的存在,在島上無數個孤寂的日夜,只有珀斯是她最親密也最忠實的夥伴。

「我最喜歡的是珀斯在森林中緩慢而行的樣子,那種美麗直擊心靈,無法言喻。在那個瞬間,要是所有的時間都停止就好了。珀斯死的時候,要不是琥珀你陪在我的身邊,我肯定也和它死在一起了。」

雲雀趴在床上,雙手支撐着臉蛋,陷入了回憶中。

「愛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

琥珀走到床邊坐下安慰道。

「今後將會有能讓你比珀斯更加深愛的人出現。」

「我還是無法相信。」

「人類中有一半都是男性哦,雲雀。」

他說這話的時候看向漆黑的窗外,說到別的男人這幾個字時,心中突然湧起一種莫名的煩躁。

「也試着去感受感受更廣闊的世界吧。」

「但我還是想回阿斯塔法,我還沒來得及和朝霧好好解釋。這樣下去的話,會失去她這個朋友的。」

「雲雀,你和她所處的世界是不同的。雖然這麼說你也不會聽吧。」

雲雀沒有回應,他回過頭時發現她竟然睡著了,還發出了香甜的呼吸聲。

他無奈一笑,將被子給她掖好,寵溺地注視着她。

當初奉命去島上見她的時候,年幼的她哭着對他說,讓他認真看着她。彷彿是在指責想以平日那種社交辭令應付她的我。自此之後,每年我都會去那個和豹一起居住的少女所在的小島。期盼着年幼的雲雀,何時自己能成為一個美麗的睡美人。

然而......現在他竟然讓我親眼看着雲雀選擇其他......男人嗎?

他不禁暗暗攥緊了手指。

第二天早上雲雀醒來時,家裡已不見爸爸的蹤影。琥珀也還把自己關在房間工作。

幸好作為貼身保鏢的凱能陪着她吃早餐。

「將自己的獨生女的婚事當成一場遊戲,果然是瓏泉家的做法啊。」

凱一邊用力切着麵包一邊憤憤不平。

剛說完他就意識到自己的言論並不妥當。

「反正......像我這樣的普通人可理解不了。」

他囁嚅道。

「為什麼放低聲音?」

「但是......要是雲雀小姐結婚的話,瓏泉帝國所有的一切不就都要讓給和雲雀小姐的結婚對象嗎?說不定會出現不少別有用心的人......」

他叉起一片煎得焦黃的雞胸肉放進嘴裏大口嚼着,含糊不清地說道:

「我可得更加用心做好你的貼身保鏢才行。」

「是這樣嗎?」

「雲雀小姐對危險也太沒有防備了,讓我說的話,讓雲雀小姐在孤島上長大,反而起到反作用了。」

凱一邊說個沒完,手中叉子的動作倒是沒有停下,一個勁兒地往嘴裏填食物,彷彿這麼做就能立刻變得更加強壯似的。

「凱,你真像個老頭子一樣啰嗦。明明是張娃娃臉來着。」

《命運的交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