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好女忙種田
農家好女忙種田 連載中

農家好女忙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松花樹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喻琳琅 松花樹上

溫馨雙潔種田——一朝穿越,她就想好好活着!她一臉激動:「快看!快看!大熊貓!」某人一臉懵她又扯着衣袖道:「對!是食鐵獸!快看食鐵獸!」面對長她幾歲的竹馬,她亂牽紅線:「你怎麼還不定親?我瞧那李家的不錯!跟你挺般配!」某人抿着唇:「我早已定親,我在等着她長大……」「呵呵那——請別見怪!」後來她才知,他等的人竟是她!……展開

《農家好女忙種田》章節試讀:

一旁的喻子蘊好奇問道:「鐵義叔,為何要給豬吹氣呀?您去年也吹過咱家的豬。」

「三小子,這吹氣是為了能更好脫毛嘛,你看有些地方的皮皺着,脹起來就好弄多了。」

小傢伙點着頭:「哦,可好奇怪啊,吹氣就會脹起來,那裏面是通的咯?」

「當然是通的。」

「那是怎麼個通法?」

「這,叔咋說呢?」張鐵義答不上來,這小子真好奇。

喻成景忙道:「阿蘊,快回屋幫忙去!」

「哦。」喻子蘊轉身回屋。

白花花的豬被放到木板子上,開膛破肚後,喻成景端來竹簸箕接過內臟,隨後在旁邊翻洗着豬下水。

灶上鐵鍋里嗞嗞響,香味四溢,灶間燒火的喻琳琅不禁咽了咽口水,都讒肉了。

飯桌上,雜麵疙瘩湯配炒肉,喻琳琅覺得她從來沒有吃過這麼香的肉,裝肉菜的盤子都被她小弟舔得乾乾淨淨。

喻成景提着豬肝豬肺掛在灶屋牆面的木樁上,笑得見牙不見眼:「娘,咱們今年的豬肉還賣么?」

「不賣,這時節都殺了豬,肉價賤得很,也賣不了幾個錢,留着剛好給丫頭娘和幾個孩子好好補補!明兒個,你再去縣城把黃葯子賣了,若是背不動,就坐牛車去,賣了錢就買幾十斤次等的糙米回來,三文一斤的那種,過段時日再去買些,咱們精打細算着,應該能撐到麥子熟時。」

一旁的王晴紅了眼眶,終於不用再賣家裡的豬肉了,還說給她補身子。

周琳琅一面兒洗碗一面聽着,這裡家家戶戶都種稻麥和麻,是要交稅的,也種些雜糧和蔬菜,只是她家就她爹一個漢子,種的莊稼跟野生的沒區別,辛苦種點菜和糧食,自家都捨不得吃,卻是動不動就遭賊偷。

尤其在麥子快熟時,有些缺德的人便會去別家地里挑好的麥穗連根拔起,拿回家搓出麥粒,炒熟了吃,以後她得防着些。

傍晚,日落西山。

一眼望去,村裡炊煙裊裊,時不時傳來幾聲狗叫,這看着倒是一片祥和安寧。

可她喻琳琅是個俗人,如今填飽肚子都難,再美的風景於她來說都無意義。

灶屋門口,賀氏喚了她好幾聲,她才回過神來,原是叫她幫忙腌肉來着。

剛殺的豬肉是熱的,必須放涼了才能加鹽腌制,在瓦缸里放上七八天後,再掛起來用新鮮的柏樹枝點火煙熏,腌肉的血水也會用來熬鹽吃。

挨着灶屋的裡間,喻成景已在簸箕里撒上鹽了,見她進屋,便道:「琳琅,你幫着把肉往缸里放就是,你手上口子多,見不得鹽。」

「誒,多謝爹。」喻琳琅打量着屋子,這是她爹娘住的屋,屋裡放着架老式木床,還有紡車和小織機,家裡是窮,可雜七雜八不值錢的竹貨還不少。

她皺了皺眉,這本就不寬敞的屋再放個腌肉缸,屋裡就更擠了,可去年她家的肉放灶屋裡被偷了,算來放在這屋裡才是最妥當。

次日天剛亮,喻成景背着藥材去了縣城。

家裡剛殺了豬,必須是有人留守在家的,賀氏安排道:「琳琅,這籃子里的豬下水,你跟阿芳帶些青菜葉子和草木灰去河溝里給洗出來,昨兒個你爹已經洗過幾遍,沒那麼臭了。」

「好!」

她家住在村尾,離小河溝近些,姐妹倆說說笑笑到了河邊。

河水清澈,不少鳥在旁邊草叢裡覓食,草坡上啃草的牛晃得鈴鐺咚咚咚的。

一串豬下水攤在石頭上,喻琳琅沒洗過,曾經的她都是在滷菜店裡買鹵好的腸卷的,她真不知這到底要洗成啥樣才算洗乾淨。

「大姐,您是不是手疼?這是要加草木灰和青菜葉一起揉搓,要不阿芳來洗?」說著,喻芳拿過青菜葉和草木灰。

「算了,還是我來,這手只要不見鹽水就沒那麼疼。」喻琳琅隨手一揮,小丫頭便一屁股跌坐在石板上,原身小琳琅是干慣了農活兒的,一把力氣還不小。

「阿芳,對不住,大姐不是故意的,這活兒還是大姐來。」

喻芳搖着頭,「沒事,我不疼。」

「那你讓讓,小心別濺到你的衣裳上了。」

說著,喻琳琅就動手揉搓起來,沒成想還真搓出不少烏黑油膩的東西來。

「嗨呀!」喻芳忙把搓過的豬下水拖到石頭上:「大姐,您看,水裡有牛糞。」

喻琳琅一看,簡直是喪盡天良!

「哈哈哈———」

草坡上,十三歲的李富貴跟着大爺似的叉着腰,笑得張狂:「怎麼樣?你李爺爺給你加的料,好不好?回家煎出油渣可是好吃得很喲。」

喻琳琅挽了挽衣袖,板起臉:「有種的就下來!看你滿地找牙不?」

喻芳忙拉住她的衣袖,搖頭道:「大姐,不要!他們人多。」

「阿芳!你一邊兒待着,我今日不打得他們磕頭求饒,我就不姓喻!」

幾個孩子仍舊往河裡扔石頭,水花四濺。

喻琳琅忍無可忍,她尋着小路往草坡而去。

「大姐,你快別去!」周玉芳又慌又急,她跑了兩步,又回身把豬下水裝進籃子里提上,朝她大姐追了去。

平緩處,幾個孩子見周琳琅攆了上來,紛紛起身,一副要打架的陣勢。

喻琳琅瞧着幾個孩子,其實她不想計較,可又不得不計較,對於油鹽不進的人,只能揍一頓。

她活動着手腕兒,漫不經心道:「你們幾個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來?你琳姐姐今日給你們個選擇的機會。」

大一些的李富貴吐掉嘴裏咬着的草,挑着眉道:「喻家的,你可別後悔,要不你趴在地上學狗叫,那日你推了咱家阿奶和動刀的事就算了。」

「哦?是么?那看看今天到底是誰學狗叫!」

「大姐,走,咱們快走!」趕來的喻芳拉過她大姐就往下走。

喻琳琅按住她的手:「阿芳,你在這等着!相信大姐!」

正得意的李富貴努了努嘴:「鐵貴,你上!」

李鐵貴挽着袖子走上前:「啊——」

還未開口,喻琳琅就一拳打在他臉上,他捂着鼻子後退,疼得掉出淚來:「哥,哥,我出鼻血了。」

幾人不可思議,喻芳更是傻眼,她大姐真的動手打人了。

「你!!」李富貴指着喻琳琅沒說出話來,而後咬着牙道:「銅貴,銀貴,咱們一起上!我就不信,咱們打不過她!」

喻琳琅一聲冷笑:「哼!來吧!給你們機會!」

《農家好女忙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