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農門嬌寵:首輔的鬼手醫妃
農門嬌寵:首輔的鬼手醫妃 連載中

農門嬌寵:首輔的鬼手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牛奶麵包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沈明珠 蔣宸

極品鬧事?家中清貧?夫君不喜?不怕,她有醫術護體,從此混得風生水起,成就風華絕代第一女首富只是……殺伐果決的首輔大人,你為啥會半夜在門外跪着?「媳婦乖乖,為夫錯了,只要能讓我進屋,任你處罰!」「不能!」首輔大人嘆氣,「媳婦哄不好怎麼辦?」後來,京城盛傳,首輔大人懼內,就連皇帝都看不下去,「蔣愛卿,大丈夫何患無妻,你又何若?」「皇上,百味齋的點心快出鍋了,臣妻正等着,若無政事要議,臣先告退!」...展開

《農門嬌寵:首輔的鬼手醫妃》章節試讀:

  柳梁挑挑眉,心想,你抓到野兔送到我家來,這是送我,還是要做什麼?

  沈明珠見柳梁不搭話,也不惱,笑眯眯的接著說:「阿宸哥說,平日里多虧了村長關照,昨天我們大婚,沒能請村長喝杯水酒,心裏很過意不去。他讓我給村長送只兔子過來,還望村長笑納。」

  還真是送他的?

  柳梁有些意外,沒想到蔣家日子這麼難了,還給他送東西過來。

  不過,蔣宸心中有他,念他的好,他心裏也熨貼。

  「蔣宸媳婦,這個我不能收,你們家是什麼情況,我也是清楚的。這野兔你拎回去給蔣宸和你婆母補補。」

  「村長,你一定要收下。這是阿宸哥讓我辦的第一件事,我若辦不好,他還以為我小氣,以為我捨不得拿換米面的野兔來報答村長。」

  沈明珠說著,把捆了腳的野兔往地上一放,轉身就往外走。

  「村長,我先回去了,野兔你一定要收下。」

  「喂,蔣宸媳婦,你等一下……」

  沈明珠像是逃跑一樣跑了。

  柳招福看了眼地上肥大的野兔,問:「爹,這隻兔子怎麼辦?要不,我送回蔣家去?」

  柳梁默了默,擺擺手,「不了!蔣宸讓他媳婦送過來,這是他的一片心意,我們再送回去,他會覺得我們看不起他,這樣不好。」

  「那就收下?」

  柳梁想了下,「收下,但也不能白要人家的野兔,你去裝五斤米,五斤面,再數十個雞蛋,等一下你就送過去。」

  「哎,好嘞。」柳招福脆應一聲,轉身去雜物間。

  「等一下。」

  柳招福回頭,「爹,怎麼了?」

  柳梁細聲交待,「等一下你到了蔣家,不用說別的,就說我讓蔣宸好好養身體。」

  「爹,我不用說這是野兔的回禮嗎?」

  「傻丫頭,你這樣說,顯得我們是收了人家的東西,這才想起要關心人家一樣。當然不能那樣說啊,你按我說的辦,別的不用多說。」

  柳梁彎腰拎起野兔,掂量了下,微笑頷首。

  嗯,挺肥的,足有四五斤。

  柳招福很快就收拾妥當,挎着竹籃去蔣家,放下東西後,先去看了蔣婆子,又按她爹的交待說話,一個字都沒提野兔。

  蔣小喬送柳招福出門,小姐妹二人在院外聊了一會,然後才分開。

  「三嫂。」等柳招福離開了,蔣小喬立刻衝進廚房,直接將沈明珠抱起來轉圈圈,「三嫂,我太佩服你了。」

  沈明珠笑着摸摸她的頭,「先放我下來。」

  「三嫂。」蔣小喬放下她,高興得嘴角都要咧到耳邊了,「你怎麼知道能行?我還怕……」

  沈明珠笑了,「怕白送了一隻兔子?」

  「嘿嘿!」蔣小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是小氣,我只是……家裡這樣,我捨不得。」

  「我懂!」沈明珠指着灶台上的兩碗葯,「你先把葯送去給娘和你三哥,等一下過來幫我燒火,我做飯。」

  「好!」

  等蔣小喬端葯出去後,沈明珠拉開衣袖,重新包紮手腕。

  她趁着蔣小喬不在,已往兩碗葯里加了她的血。手指上的傷,容易引人注意,蔣宸那麼精的一個人,她怕自己唬不住他,便割破手腕放血。

  沈明珠剛包好傷口,院里就傳來蔣老大他們的聲音。

  老大和老二夫婦四人去地里幹活了。

  小鍋里煮着粥,揭開蓋,米粒在水裡翻滾,米粒數都數得過來。沈明珠望着一大鍋的清粥,輕嘆一口氣,她一定要改變現在這樣的生活。

  「四妹,你在做飯啊。」蔣二媳婦王氏進來,見是沈明珠站在灶台後,愣了下改口,「原來是三弟妹啊。」

  「二嫂,你們下地幹活辛苦了,你先回屋休息吧,再有半個時辰,我們就可以開飯了。」沈明珠笑眯眯的道。

  王氏走過去,「我來燒火吧。」

  「不用,我來!」蔣小喬進來,推着王氏往外走,「二嫂,你去休息。我來燒火,我還要看三嫂怎樣燜兔肉呢?」

  聞言,王氏驚訝:「兔肉?」

  蔣小喬笑應:「是啊,我和三嫂上山採藥時,三嫂抓了兩隻野兔。」提起這事蔣小喬就說到停不下來,還是沈明珠讓她往灶里燒火,她才停下的。

  王氏出了廚房,回屋坐在桌前嘆氣。

  蔣河蹙眉,問:「你這是怎麼了?嘆什麼氣?」

  王氏一臉愁苦的看他一眼,又嘆氣,「老三媳婦還真是一個不會過日子的,咱們家連米都沒有了,她抓了只野兔,不想着換些米面,直接宰了吃。」

  「她抓了野兔?」

  「嗯,正準備下鍋呢。」王氏把蔣小喬說的,全部都告訴蔣河,末了,又是長嘆一口氣。家裡日子已經很難了,現在又多了一個不會持家的妯娌,她都要愁死了。

  廚房裡,沈明珠正甩着膀子,利用家裡有限的調料做兔肉燜馬鈴薯。

  大鍋燒熱,她把捋出一小半碗兔油擱進鍋里,鐵鍋滋滋響,她一邊翻動,一邊叮囑:「小喬,燒小火就行。」

  「哦,好。」

  兔油炸出來,廚房裡就溢滿香味。

  沈明珠把油盛出來,只留了一點點在鍋里,然後把早備好的薑片,蔥頭擱進去,鍋立刻啪啪響,冒着煙,等香味煸出來了,她再把剁塊腌制的兔肉放進鍋里。

  一刻鐘後,鍋里的兔肉已經炒到收縮半熟,她這才擱進馬鈴薯塊,添了幾碗水,蓋上鍋蓋燜肉。

  菜還沒有做好,香味已經很誘人了。

  蔣小喬咽了咽口水,「三嫂,你做的菜好香啊。」

  「灶膛里的這把柴燒完,你就改小火。」有人誇,沈明珠也心情好,從菜籃里取出洗好的菜,切碎擱下小鍋的粥里。

  等到菜快熟了,她又舀了一碗麵粉,添水攪拌成糊,趁着菜粥煮開時,把麵糊倒進去,不停的攪拌。

  瞬間,一鍋稀水粥立刻變得稠稠的粥。

  蔣小喬看着她變魔法似的變出了一鍋稠粥,不由驚呆。

  煮好粥,沈明珠又揭開大鍋蓋,翻了翻兔肉,等着收汁後,她把兔肉和馬鈴薯盛進大陶盆里,滿滿一大盆。

  面上灑了一小把蔥花,熱氣一蒸,蔥香味撲鼻而來。

  「小喬,我們準備開飯吧,我先盛出娘和阿宸的,你去叫人,幾個孩子還沒回家呢。」

  蔣家的條件就這樣,菜粥配這麼一大盆的菜,已經是頂好的了。

  「好的,三嫂。」

《農門嬌寵:首輔的鬼手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