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扮男裝的我在仙界當鹹魚
女扮男裝的我在仙界當鹹魚 連載中

女扮男裝的我在仙界當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清蒸小籠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湛昀 王珂

王珂被前任坑掛後穿越到異世變成楚湛昀明明是位姑娘,卻被所有人當成少年郎好吧,是男是女無所謂然而……小姐姐誒,你…你們為啥對着我發花痴?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小社恐啊路人1:楚美人有道侶了,我的世界瞬間沒愛了!路人2:楚美人的道侶好普通,為什麼偏偏不是我?路人3:楚美人願意為了道侶出生入死,乃吾輩男修之楷模!!!主角性別女,因不明力量外表男,孤獨終老無CP展開

《女扮男裝的我在仙界當鹹魚》章節試讀:

楚湛昀最終也沒有通知妙華真君,只是讓那位執事給顧明意發了個傳音符。

等顧明意來到這裡的時候,楚湛昀他們剛領完罰,兩人一步一挪從裏面出來,都是哈着嘴,嘶嘶吸氣。

顧明意上前扶住楚湛昀,這時林真人也收到了消息,過來便看到了二人的樣子。

用靈力拖住風音玄的同時不忘冷冷的瞥了楚湛昀一眼,那眼神就像看着隔壁班帶壞自家娃的壞同學一樣。

他隨後與風音玄道:「可知錯了?」風音玄雙腿發軟,看着林真人一臉委屈,「嗯,徒兒知錯了,以後不會再與他人隨意動手。」

林真人向剛走出來的執事修士拱拱手,「多謝孟師兄手下留情,等回去之後,師弟一定好好教他。」

孟修士搖搖頭,林真人帶着風音玄走了,楚湛昀勉強行禮,「晚輩告辭。」

孟修士道:「刀劍無眼,以後切勿胡鬧,下次再犯,可不是抽幾鞭子這麼簡單。」說完之後孟修士轉身回去。

顧明意拖着楚湛昀,用御風之術帶着她很快就回到了居住的小院。

「麻煩你了顧師兄。」楚湛昀有些不好意思。

顧明意拍拍她,「照看你是我的任務呀,不用不好意思哈!不過你這身上的傷我暫時沒有辦法。」

楚湛昀疑惑,不就是一個治療術的事情嗎?

顧明意道:「修士自愈能力快,更有各種丹藥輔助,所以執法堂的刑具都附有特殊靈陣,一般受罰之後的六個時辰後,那效果才能消失!」

楚湛昀震驚,長輩們真是用心良苦,苦她。顧明意給了個治療術,讓她好過點,又施了一個凈塵術,看着楚湛昀齜牙咧嘴,他一臉愛莫能助的走了。

楚湛昀趴在榻上,滿臉絕望:不行,得找一些東西來分散一下注意力。

從腰間儲物袋裡拿出靈花靈草圖鑑,這裏面介紹了許多或珍惜或普通的靈草,雖然不一定全,但是只要認真細讀,便會發現奇妙無窮。

比如這一段雲蓮草的描寫,雲蓮草綻開時似蓮花,株體時虛時實,喜有瘴氣之地,卻是煉清凝丹的主葯必備。

又比如蝕骨花,聽着很是邪惡,當然生長要求也很難讓人有好感,有它的地方基本都是屍山骨海。

不過極致的邪惡與怨煞之地,往往便能生出極致的純凈,蝕骨花便是這樣特殊的存在。

楚湛昀看過不止一遍,不過信息量實在過於龐大,要如數家珍的記下來,並且學以實用,還需多加研究。

……

風音玄的小院之中,盤膝在床上的風音玄,就沒有楚湛昀那般坦然,回來後,林真人自然便去了風音玄傷口上的靈力影響。

不過此刻他的臉上,沒有了與楚湛昀在一起的嬉鬧笑容,反而患上了一臉不耐煩。

他彷彿是自語,「這不行那不行,那你到底要我怎樣?既然說他身上有寶物,取來便是,讓我這般接近討好於他,有何意義?」

這時,他腦海中響起了另一個聲音,「哼,無知小輩,若是像你說的這般輕鬆,那他身上的寶物豈不是早被人發現,還輪得到你。」

風音玄一噎,臉色一陣變換,壓下心中的火氣,「這是你讓我取的血液,有何作用?」

兩人好似接過了這一茬,那聲音繼續道:「叫你取來自是有用處,那個姓楚的身上定有逆天之物,不過我暫時還沒得出結論那是什麼,但我觀他氣運着實不凡。」

說話的聲音一頓,風音玄眼前出現了一盞血紅色的琉璃燈,風音玄的目光頓時被吸引。

「這是什麼?」風音玄問道。

那聲音又是冷冷一哼,「哼,這自然是好東西,它名「奪運燈」,只要取得了被奪運者的血液,或指甲髮絲,便能強行借運用於己身,你資質雖是上可,但氣韻卻是平平。若靠你一人,我不知何時才能返回仙界。」

若不是沒有辦法,他才不會找風音玄這般,既無頭腦又無膽量的人做宿主。

楚湛昀倒是可以,只是他身上那蒙蔽天機之物不知是何,又氣運卓絕,他不敢冒這個險,只能徐徐圖之了。

風音玄按着聲音所述,將楚湛昀的血液滴入奪運燈,又抽了自己的髮絲做燈芯,將靈力注入用特殊法訣啟動。

霎時間奪運燈內便有一條血紅色細線纏在了風音玄小拇指尖,繞了一圈便延伸向了一個方向,化入虛空,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趴在床上的楚湛昀,渾身一冷,胸口傳來鑽心的疼,似乎有什麼東西扎進了她的心臟。

楚湛昀痛的臉色煞白,一瞬之間,好似無法呼吸,不過這感覺只是片刻,瞬即便消失了。

撫摸着胸口,若不是那一剎那的感覺太明顯,她甚至都會懷疑自己是太疼出現了幻覺。

楚湛昀噌的一下從床上跳下站起,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她不知道是什麼,但若按照前世修真小說慣有的套路,她莫不是被人下蠱了?

第一個想法是有人要害我,但又一想,自己從被妙華真君帶到這裡來,都沒與任何人交過惡,人家憑什麼害她?

「小心無大錯,我還是去找師尊看看吧。」

楚湛昀忍着疼,給妙華真君發了張傳音符,問他可在住處,不多時,妙華真君便直接來了。

看見楚湛昀的模樣,他吃了一驚,靈力一探便明白她這是受了執法堂的罰。

妙華真君斜眼看着楚湛昀,從初見到現在,楚湛昀一副大人樣,雖然少了操心,妙華真君都沒有當師尊被依賴的成就感。

「你這是怎麼了,被罰了怎麼都不通知為師一聲。」

楚湛昀苦笑,解釋了一下緣由,才道:「師尊,剛才我趴着,未曾修鍊,但我身上突然出現了一種奇異的感覺。」

說著她形容了一下那種,似針扎,又似蟲咬的感覺,妙華真君皺眉,他不是楚湛昀這樣的修仙小白。

清楚這事不簡單,便又用心為楚湛昀查探,但一通探查,血肉經脈,甚至丹田之內都毫無頭緒。

妙華真君肅了神色,他倒不覺得楚湛昀胡說,只是這事情有點棘手,連他都查探不出來的手段。

難不成駐地里混進了什麼高級魔修。

妙華真君拍了拍楚湛昀,「你先好生休息,莫要擔心,為師去去就回。」

楚湛昀不知她師尊考慮了這麼多,心裏不安,但也強迫自己安心下來。

既然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她繼續曲腿盤膝,開始打坐靜心。

不一會腦子裡就回憶起白若涵今天教的御劍術,腦海中多番模擬,設想了許多番步驟,

最後索性起身到了院中取出自己的靈劍,慢慢驅使練習……

《女扮男裝的我在仙界當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