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破天
破天 連載中

破天

來源:google 作者:玻璃箱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玻璃箱子

殘磚碎瓦,渣土中雜草倒長得很是旺盛,和這種頑強的生命力相比,孤立在一旁未建完的高樓更顯得破敗廢棄的腳手架、木頭圍成的柵欄以及高不過人且沒有形成包圍之勢的磚牆,向人們無力的展示這其....展開

《破天》章節試讀:

就在金鈺銘駕崩之前,大陸上的各方勢力已經蠢蠢欲動。

由於威懾而臣服,但是當那威懾的力量變得虛弱,那麼任何一個有野心的權力者恐怕都不甘於俯於別人的腳下。

所以在皇帝的死訊傳開之後,帝國的分裂已經不可避免。

凌天賜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並且,手握重兵的元帥並不認為自己可以讓那種事情不會發生,既然如此,那麼就佔據先機吧。

金鈺銘在位不過幾個月時間,甚至沒有去改變先皇的各種政令,沒有窮奢極欲的機會,哪裡會有什麼殘暴不仁的行為。

至於屠戮手足,那也只是為了鞏固王權所必須做的事情,這種行為發生在任何一位帝王身上都不為過。

凌天賜也明白自己的指控站不住腳,他原本也不指望潑出的污水會有多少人相信,但是他有着數十萬忠心耿耿的軍隊,這種兵權,可以很容易的讓人們相信任何他們必須要相信的事情。

金盤大帝的血脈自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明知無力回天,這些皇族子弟仍然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卵擊石般的去用能想到的任何方法討伐逆賊。

金京城血流成河。

但是凌天賜是乾淨的,他的戰袍上沒有沾染一滴鮮血。

儘管,將金氏血脈屠戮一空完全取決於他,但他來不及愧疚,或者說沒有愧疚的理由。

沉穩的元帥輕易的保住了奪取來的權利和榮耀。

金盤王朝統治二十四年,在最後一年的冬天,凌天賜宣布天都國的誕生,並且順理成章的成為天都第一位皇帝。

那年的雪似乎格外的大,寒冷很容易侵入人們的骨髓,卻無法凍結霸主的雄心。

第二年秋,百戰宣布立國,忙於穩定國內的凌天賜不得不面對第一個挑戰自己的敵人,天都大軍二十萬精銳踏碎秋風,直指百戰。

和天都不同,百戰完全是在廝殺和吞併之中成立的血色之國,而天都建國後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叛亂,這得益於金盤王朝對核心地區的強力統治,當然,和凌天賜的雄才大略也有很大的關係。

剛剛建國的百戰還來不及擦乾戰刀上的血跡,卻要迎來更強大的敵人,無論是從軍事還是財力上來說,在天都這個巨人面前,百戰都只是一個拿着柴刀的少年。

戰-爭的結果似乎已經註定,甚至百戰國的軍民都對此持悲觀態度,他們不明白,驍勇桀驁的新皇帝,為什麼敢於如此強烈的向天都挑戰。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原因。

就在天都大軍逼近百戰國土,百戰的勇士們已經準備殊死一搏的時候,在南方,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上官世家宣布將對自己控制的地區行使權力,善水國正式成立。

於是,勇於挑戰巨人的少年多了一個同伴,他們毫不畏懼的站在強大的天都國面前,決定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己的自由獨立。

就在凌天賜在皇位上為了新增加的對手皺起眉頭之時,極北之地的雪原部落宣布不再受任何一國的統治,寒荒國誕生。

寒荒獨立的時機恰到好處,其實,就算是沒有百戰和善水的成立,天都也不會願意為了那苦寒之地的統治權輕啟戰端。

為了貧瘠寒冷的土地,卻要面對單兵實力最強的雪原戰士,這實在不是划算的買賣。

局面似乎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凌天賜奪權篡位或許沒有人反對,但是如果他要像金盤王朝一樣形成統一的大局,儼然已經極難實現。

就在這時,凌天賜做出了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決定。

西方,向來是佛教最盛行的地區,凌天賜派出的特使到達涅??寺之後,沒有人知道密謀的內容,但是很快,金盤王朝時期駐紮在西方的軍隊和行政機關全部撤回到天都國,而涅??寺的主持告訴廣大信徒:佛在此處,此地便為極樂。

於是,新的國家在西方誕生,自稱涅國,但是人們通常會稱其為佛國。而涅??寺將成為這個國家的主宰。

沒有人知道凌天賜在面對挑戰的時候為什麼還要培養一個新的對手,如果是為了同盟,涅國的戰力顯然不被世人看好。

大陸紀元九九六年冬,天都雄師與百戰軍隊終於相遇。

征戰無數,是為百戰。

在戰火中建立的百戰國儼然擁有有相當大的作戰能力,面對受過系統、正規訓練的天都大軍,毫無畏懼的百戰士-兵吶喊着沖向敵人。

實際上,所謂的天都大軍應該被稱為是金盤精銳,可惜由於金盤王朝的覆滅,這雄師也不得不換個稱呼。

百戰的悍勇頑強並不能改變自己的劣勢,天都大軍數戰皆勝,鬥志昂揚,一副勢要將百戰重新劃入版圖的樣子。

立場沒有成功的牽制,所以善水國不得不做得更多,唇亡齒寒,精明的上官家族自然明白這樣淺顯的道理。

於是天都軍隊的補給線受到不停的騷擾攻擊,而在天都國內,善水商人使出渾身解數,瘋狂的打擊天都的經濟命脈。

沒有錢,自然就沒有戰-爭,面對國內開始動蕩的局勢,凌天賜不得不進行妥協,就在撤軍的那一刻起,實際上,天都已經等於是承認了百戰和善水的地位。

金盤破碎,五國共立的格局終於產生。

———————————————————-。

「那麼。」唐玄摸了摸下巴,「你們——-我是說我們是屬於哪一個國家?」

說到這個,風道人略有些得意,「老子是天都的國師,你說是屬於哪個國家?至於那個傢伙——–」

對閉目打坐的玄長空努努嘴,風道人道:「國家這種概念對他來說沒有意義,說來也是,人家是大陸第一高手,當然不在乎自己是哪國人。」

大陸第一這四個字讓唐玄的眼睛爆發出光來,自己的師父竟然如此牛掰,那以後自己不是可以狐假虎威的沾到很多光?

他的小心思很容易就被風道人看穿,不屑的一笑,「師父無敵,不等於徒弟厲害,所以你用不着那麼高興。」風道人潑出了一盆冷水。

唐玄傻呵呵的笑着,「不被人欺負就行,我又不會去四處惹是生非找人打架。」

風道人偏起頭來,「你不想做一個武道強者?」

唐玄搖頭。

「統兵千萬、意氣風發的將軍?」風道人試探着又問。

唐玄繼續搖頭。

風道人的拇指揩了一下鼻子,「難不成要做酸文人不成?」

唐玄的頭更大的幅度搖了起來。

「不文不武,那你小子想幹什麼?」風道人睜大了好奇的眼睛。

在自己的世界,唐玄無聊的時候也會上網去看小說,雖然很少,但是他也知道小說里的主角穿越或者重生之後,通常都要玩命似的修鍊、提升,最後傲視天下甚至突破人類的範疇云云。

不過唐玄不認為自己也要那樣。

不管在哪一個世界,活得高興才是王道,累死累活的把大好時光用在練功上面有什麼意思,享受生活,生活最重要的是享受,而不是折磨自己。

所以唐玄的真實想法是:學一點能夠自保的三腳貓功夫,然後利用自己是穿越者這獨有的優勢,利用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知識去賺取大量錢財,然後……然後當然是酒池肉林美女無數的醉生夢死了。

這就是他的真實想法。

躊躇片刻,當他把自己的想法有選擇的說出來之後,風道人就不說話了。

看着風道人因為吃驚而張大的嘴,唐玄很想放一個燈泡進去,想來燈泡只能放進嘴裏卻拿不出來的鐵律很可能會在風道人的大嘴面前土崩瓦解。

「你……真他媽的有出息啊。」風道人終於閉上了嘴,嘆氣着說道。

唐玄一臉承讓承讓也不行的表情微笑着,他當然不知道風道人正努力壓制着自己,不讓自己的拳頭在唐玄的臉上綻放開血花。

「我是國師,你明白我的地位么?」風道人盡量保持耐心。

唐玄點頭,這很容易明白,國師嘛,地位很顯赫很牛掰的人物。

指了指玄長空,「我說過,他是大陸第一高手,你聽見了吧?」風道人平和的語氣微有不易察覺的顫抖。

唐玄很奇怪這道士到底想說什麼,但是他還是點頭表示自己明白玄長空的身份。

然後兩個人都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風道人終於再次開了口。

「那你是白痴么?有這麼兩個大人物能夠給你提供幫助,你居然只想做胡吃海塞拎着老二到處晃悠的浪蕩子?」風道人的聲音中終於流露出怒氣。

唐玄不明白這老道士為什麼生氣,老子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有什麼不對?於是猶疑着問道:「那您覺得,我該如何?」

一拍大腿,「當然是做一個聲名顯赫叱吒風雲的大人物!玄長空的弟子若是默默無聞,那第一高手豈不是要被人笑死,就連老道我都會面目無光,不管怎樣,你這身體可是我煉製出來的,豈能任你去如此的浪費掉!」風道人很憤怒。

慢慢的轉了一圈脖子,唐玄的眉毛挑了起來。 

《破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