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夫的蠱族大小姐
前夫的蠱族大小姐 連載中

前夫的蠱族大小姐

來源:google 作者:蘇小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離 現代言情 陸景硯

姜離本是苗疆的天才聖女,一朝穿越,她成為了眾人眼中囂張跋扈、無惡不作的驕縱大小姐展開

《前夫的蠱族大小姐》章節試讀:

七月的傍晚,狂風肆虐。
雲水公館別墅。
姜離在廚房忙碌了兩個小時,最後看着鍋里黑乎乎的一團,不悅的擰起了眉頭。
「太太,要麼,還是我們來吧?」
傭人在一旁,忐忑的再次開口。
姜離看了看時間,看來今晚這個飯她是做不來了,便也不再堅持,「行吧,動作麻利點,陸景硯快回來了!
哦,待會兒他問起來,記得說是我做的!」
傭人連忙點頭應是。
心裏卻清楚得很,先生怎麼會過問這些。
小太太是出了名的惹禍精,以前倒是還收斂,最近愈發的作妖,今天打這家小姐,明天揍那家少爺,據說陸先生因為她,丟了好幾單大生意。
現在恨不得她原地消失,怎麼可能會關心這些小事。
思及至此,悄悄鄙夷的瞥了姜離一眼。
這一瞥目光便呆住了。
乖乖,電視上放的什麼東西?
「知名小花跟陸氏集團總裁共進晚餐,隨後一同前往酒店,足足三個小時後才出來。」
娛樂新聞如是播報。
「砰——」 姜離手裡的水杯落在了地上。
晚上十點,暴雨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窗檯。
傭人都歇下了,姜離坐在餐桌邊,看着一桌子飯菜黯然失神。
門外沒有半點動靜,她發出去的消息也石沉大海。
在她實在坐不住,準備再打一通電話的時候,門口傳來密碼鎖的聲音,餐桌上的晚餐已經涼透了。
門一打開,姜離哀怨的眼刀就掃了過去,「才回來?
在外面吃飽了?」
陸景硯頓了片刻,對上她怨婦般的眼神,頓時明了。
沒揣測她這句『吃飽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沉沉的嗯了一聲,便邁步往屋裡走,「沒睡正好,我有事跟你商量。」
男人坐在沙發上,手肘撐着膝蓋,微微弓着背。
姜離疑惑的走過去,他一封文件扔在了茶几上,「這是離婚協議,沒什麼意見就簽了吧。」
姜離懵了一秒,上揚的唇角差點沒抑制住,隨即眼底寫滿了不可思議。
「你要跟我離婚?」
「嗯。」
「為什麼?
怎麼突然要離婚?
我做錯了什麼?」
「……」 陸景硯抬頭看了她一會兒,薄唇微揚,滿是譏諷和淡嘲,「你做錯了什麼,心裏真的沒數嗎?」
兩年前他接手陸氏,陸家那群狼虎視眈眈,每個人都在等着他掉下來。
處境艱難之際,姜耀眾拋出橄欖枝。
聯姻。
姜家是帝都高門,有姜耀眾幫他鋪路,遠比他孤軍奮戰來的容易。
對於女人,陸景硯向來無感。
只要對商業有利,且聽話,他不介意往家裡添置一件。
但這女人遠比他想像中的要不安分。
半年前,姜耀眾倒下,姜家失勢,這樁名存實亡的婚姻,也變得乏善可陳。
但念及舊情,他依舊給這女人陸太太的所有特權。
然而她看不清形勢,一再給他惹麻煩,挑戰他的底線。
「平日里你仗勢欺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就算了,現在去招惹白靈清,我看你是……」 「你喜歡她?」
姜離突然出聲,打斷了他。
陸景硯微微蹙眉,眸光一片徹骨冰寒,「姜離!
我在跟你說正事,你腦子裡除了那點齷齪心思還有什麼?
!」
姜離冷笑一聲,「那就是喜歡一線小花葉珊珊?」
陸景硯,「……」 「呵,被我猜中了?
無話可說了?
陸景硯,你可真要臉啊!
放着家裡如花似玉的妻子不管,在外面到處勾三搭四!
你這種對感情不忠的渣男,是要遭萬蠱噬心的!」
姜離單手叉腰,指着他的鼻子臭罵。
「行,不就是離婚嗎?
離!
跟你這種人共處一室,我都覺得噁心!」
說著話,她拿起那份離婚協議就要簽名。
姜字落筆,突然想起什麼,翻了幾下,對財產分割比較滿意,她抑制住上揚的嘴角:「市中心那套公寓也給我,那是我爸買的!」
那套公寓雖不及別墅,但坐落位置好,視野極佳。
是姜父送給二人的新房。
然而雖是新房,從她嫁過來就一直住在這棟別墅,很少去過那邊。
現在離婚了,怎麼也不能便宜這狗男人…… 陸景硯垂着眼瞼,詫異的看着她,像是被她這番話說懵了,又像是詫異她此刻的反應,那雙幽深的黑眸里全是探究。
空氣陷入詭異的安靜。
就在姜離被盯得不自然的時候,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
他開口了,「好。」
姜離得到應允,小手一揮,迅速簽下最後一個離字,然後直接將文件推到他面前。
「簽字!
誰不離誰是孫子!」
「……」 陸景硯早就下定了決心。
儘管此刻姜離的反應在他眼裡很是怪異,他也不想再去計較她是故作堅強,還是想搞其他花樣。
接過簽字筆,瀟洒利落的簽上自己的大名。
「周一會有司機過來接你去民政局,早點休息。」
門砰的一聲關上。
快離婚了,他連休息都不屑在這邊。
姜離單薄的身影站在客廳良久,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直到院子里汽車引擎聲遠走,她才慢悠悠的往樓上走。
有傭人悄悄看見這一幕,輕嘆了一口氣,無語搖頭。
這太太啊,怕是還沒認清自己的處境。
以前囂張跋扈,到處惹禍,都有先生幫她收場,現在姜家倒了,先生也不管她了,往日她得罪的那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啊…… 二樓卧室。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姜離飛奔到床上,興奮的滾了兩圈,恨不得揚天長笑。
剛剛陸景硯要是再不走,她都忍不住了。
平復了心裏的激動,坐起身來,發了條消息出去,【搞定了!
】 她作妖了三個多月,就是為了換這封離婚協議。
早說招惹白靈清就可以啊。
她就不做那些無用功了…… 那頭回消息很快,隔着屏幕都感覺到了震驚,【真離了?
你來真的啊!
】 姜離挑挑眉,【不然呢?
】 畢竟,她已經不是這個身體原本的主人了,她可沒有用別人老公的愛好。
三個月前,苗疆內亂,她引爆本命蠱,將整個北疆都變成蟲海,自己也靈力耗盡昏死過去。
眼睛一閉一睜,就變成了現在這個姜離。
這跟她同名字的人,是帝都姜家的千金,名副其實的官二代,長得一副清純可人模樣,實際上囂張跋扈,刁蠻任性,蛇蠍心腸,人嫌狗厭。
結婚一年多,將夫家的人得罪了個透頂,要不是有陸景硯護着,死好幾回了。
但陸景硯對她那點容忍,也僅僅是因為憐憫。
沒有感情沒有性的婚姻,就是守活寡。
大大方方離婚,她拿錢瀟洒走人,他少個累贅,不是皆大歡喜嗎?
這麼簡單的道理,兩個人都想不通。
好在,經過她這三個月的『精心點撥』,狗男人終於開竅了。
而且給她的贍養費,比她想像中還多兩個零。
這簡直是意外之喜啊……  

《前夫的蠱族大小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