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卿心傾城
卿心傾城 連載中

卿心傾城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非墨 奇幻玄幻 沈雲卿

女扮男裝入山學武,被冷御帥氣的師傅發現……展開

《卿心傾城》章節試讀:

  葉非墨回到山上,還未休息,就快步去尋沈雲卿。結果還沒到門口就昏了過去。
  這一昏,就過了十幾天。
  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尋沈雲卿。
  沈殊也知道他會找來,他上山前妹妹說過,葉非墨中毒時她身份許是暴露了。
  為了妹妹,他怎麼也要淡定自若,不能暴露了。
  「弟子,沈殊,參見宗主。」沈殊行着葉劍宗弟子的禮儀,那般有禮卻又那般生疏。
  葉非墨腳步一頓,他看着眼前的人,這才鬆了口氣,又問道:「如何,病好了沒?」
  「回宗主,無大礙的。謝過宗主關心。」沈殊說道。
  「沒事就好。」葉非墨點了點頭,一旁的二師弟倒是提醒着,讓葉非墨換藥。
  葉非墨倒也不客氣,直接在沈殊房間叫了人看,看完還讓人把葯給他。
  「你來就好,你清楚一些。」葉非墨說道。
  「弟子手粗,怕再傷了宗主,還是讓其他師兄們來吧。」沈殊說道。
  葉非墨輕輕扯唇一笑:「你若是手粗,便沒有細的了。」
  再沒有比她還要柔軟的了。
  柔軟的,何止是手,還有她的身子,她的……
  想到昨晚那一幕,葉非墨喉嚨滾動了一下。
  「弟子是個男人,男人的手自然是粗糙的,宗主還是讓秋大夫來吧。秋大夫是女人,女子手細。」沈殊說道。
  沈殊的話音剛落,葉非墨眼眸都冰冷了。
  他揮了揮手,讓其他人先出去,一時間房中只剩下了他們兩個。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實話。」葉非墨說道。
  「宗主。」沈殊面對着帶着盛怒的葉非墨,大宗主的氣魄顯示出來,着實驚人。
  然而他也只能硬着頭皮說道,「弟子不知宗主是何意思,弟子……確確實實是男人。」
  葉非墨臉色微沉。
  他緊緊地注視着沈殊,不得不說,眼前的人,有喉結,聲音也比之前更加粗了一些,不像是生病的粗而是本就是這般一樣。
  可那晚,他親自碰過的還能有假嗎?
  難道那晚真的是藥性發作,燒糊塗了?
  「過來。」葉非墨冷着臉。
  沈殊走到他面前,沒有以往的忸怩,坦然無比。
  這讓葉非墨越發懷疑自己了。
  直到他探出手,隨即飛快鬆開手。
  女人可不會長出這種東西來。
  眼前的人,是個男人,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葉非墨心中怒火中燒,猛地撞開沈殊,然後踹開門,一字不發的走了。
  「宗主?」
  任憑誰在身後叫喊,葉非墨頭也不回,沒多久,宗殿傳來了一陣碎裂聲,宗主發怒了,怒火十分大。
  「宗主?」和風見葉非墨因為沈殊發火,想要上前混個臉熱,不曾想,葉非墨一腳踹了過來。
  差點踹的他吐血。
  「就你這幅身子骨,連最小的師弟都打不過,葉劍宗養你做什麼!」葉非墨怒氣格外的大。
  和風不解自己怎麼就平白無故的又挨了頓打,還挨了頓罵。
  然而他也只能閉嘴,誰讓宗主現在火氣這麼大呢。
  也不管葉非墨現在如此盛怒了。
  這麼多年,他什麼時候對人這麼上心過,原本以為同是男人也就算了,他收心便是。
  可是,就在那天他發現她是女人,還和她歡好,有了美好的一夜。
  一覺醒來卻告訴他,這是夢。
  他做了一個十分可笑的夢。
  葉非墨回到宗殿,整個人彷彿都病態了許多。
  伺候擔心的看向他,「宗主,你傷口裂了。」
  葉非墨擺了擺手,伺候小心的過來替他換藥,葉非墨眼神黯淡,「你說本宗主是不是很可笑?」
  「怎麼會,宗主不管做什麼,都有宗主的道理。」伺候小心翼翼的說道。
  「不可笑嗎?他明明是個男人,我卻總覺得他是女人。明明有時候她對我眼中是有愛的,可為什麼一轉頭又跟變了個人似的?」
  聽着葉非墨的話,伺候一臉茫然,「宗主說的是誰呀?」
  「除了沈殊,還能有誰能這樣亂我的心。」葉非墨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段時間,他總覺得自己越發看不懂這小師弟了。
  明明自己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人兒,可,最近這幾日,讓他很是迷茫。
  「你說,我是不是中毒太深了?」葉非墨問道。
  伺候手中的藥瓶卻掉落在地上。
  他結結巴巴的說道,「宗,宗主,你的意思是,你,你,你感覺沈師弟是女的?」
  「我親自驗了身她怎麼會是……」葉非墨的話到了這停頓了一下。
  可她是女的時候,他也親自的記得歡好的每一點細節。
  女的是他驗證的,男的也是他驗證的。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宗,宗主,你可記得那日下山我們到了沈師弟的住處,沈師弟還有個妹妹。」
  「說來也正是巧合,沈師弟的妹妹和沈師弟簡直長得一模一樣,就連身形都完全一樣!聽柳姑娘說,他們是龍鳳胎,弟子才見到的時候,也着實嚇了一跳,還以為這是沈師弟呢。」
  伺候的話才說完,葉非墨一把按住他肩頭,目光灼灼:「有這種事,你為何不早點說!」
  伺候不解,他看着葉非墨。
  這讓他怎麼說,這葉劍宗禁令,可是只招收男弟子的啊,從來沒收過女的。
  這可是死罪啊。
  伺候張了張嘴,也不敢多說什麼。
  葉非墨卻失了神了,他腦海中此刻浮現着,往日的一幕幕。
  難怪了。
  難怪他總覺得她對他的態度如此奇怪。
  難怪那晚的所有細節他都記得,那不是中毒,是真的發生過是嗎?
  葉非墨盯着遠方,微微搖頭。
  好徒弟啊,你可真是讓我受盡了折磨啊。
  若不找到你,處置一番,如何對得起你這麼辛苦的隱瞞!

《卿心傾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