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奇針狂醫
奇針狂醫 連載中

奇針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林望楊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林望楊悅 都市言情

妻子在辦公室被人欺負,怎麼辦?在線等……急!展開

《奇針狂醫》章節試讀:

此刻,海安,一輛的士上,林望準備回家。
他坐在后座若有所思。
入贅楊家這兩年,淪為廢人的他沒有為楊家做出半點貢獻。
因此,楊家人對他嘲諷、謾罵、輕視,他都無動於衷。
可師父跟他說過,他來楊家最大的目的,是為了幫楊家清除障礙,讓楊家重回當年在省內的地位。
只可惜,這兩年他實在是沒用,以至於今天面對王彥傑,倒像是他在施展無能之怒。
他要找楊悅談清楚。
片刻之後,的士停在了一個別墅小區門口。
林望回到了他與楊悅的住處。
一進門,三雙眼睛盯着他。
「林望?你還有臉回來?」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女人,這是林望的丈母娘,王蓮芳。
「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王家已經放棄了對我們的投資!那可是整整五百萬啊!」
楊悅的父親楊言忠也開口質問:「先不說投資的事!林望,我問你,你是不是把王彥傑打傷了?」
林望沉着臉:「對,我捅了他一刀,有問題嗎?」
「林望!你太過分了!」楊言忠罵道:「你知不知道你給楊家惹了多大的麻煩?」
「你是想讓我們跟着你一起倒霉嗎?」
王蓮芳也罵道:「王家這五百萬,那可是咱們楊氏集團的救命錢啊!你這個掃把星!」
林望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他看着一旁的楊悅,而後者也在一直盯着他,一言不發。
林望可以不顧王蓮芳夫婦的謾罵,因為他早已習慣。
但他想知道楊悅的態度。
楊悅突然開口:「你們別罵他了。」
「我再去匯澤金融一趟吧,匯總金融的執行總監是我高中同學,我再找他想想辦法。」
「如果實在不行,就只能先把房子抵押了。」
「可是匯澤金融都拒絕了我們三次了…」楊言忠臉色無比難看。
「我再試試吧。」楊悅想都沒想就答道。
海安最大的兩家金融行業,一嚴家的匯澤金融,二是王家宏通集團。
兩個月來,楊悅已經找過匯澤金融那位老同學三次了,但始終拿不下投資。
這次林望徹底得罪了王家,宏通集團的投資他們是拿不到了,只有從匯澤金融下手。
如果再拿不到錢,楊氏集團破產都是其次,再加上之前欠下的巨額債務,楊家會舉步維艱。
「林望,你跟我一起去,我有話跟你說。」
片刻之後,楊悅那輛邁騰車內,林望坐在副駕駛。
楊悅沒有立刻發動汽車,而是呆坐在車裡,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緒。
「你想說什麼?」林望問道。
楊悅鄭重其事的說道:「對不起。」
對不起?
這個女人,居然跟自己道歉?
林望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不過,當楊悅這三個字出口的瞬間,林望的心明顯鬆動了一下。
「我之前沒考慮你的感受,但我跟你解釋過了,我跟王彥傑什麼都沒發生,他連我的手都沒牽過。」
「所以這件事,我希望你別再誤會!」
林望笑問道:「是么?那等你拿到王家的投資之後呢?」
「我會寧死不從!」
林望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楊悅,你當王彥傑是傻子嗎?能讓你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
察覺到林望的怒意,楊悅眼睛濕紅,情緒一下子崩潰。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根本就沒有辦法!」
「楊家欠了兩百多萬的外債,如果再沒有錢,楊家不但會破產,我爸還會坐牢!」
「那個要債的人給我發了幾十條威脅的短訊,說如果再不還錢,就要我爸媽的命!」
「林望,你說!你讓我怎麼辦!」
楊悅心裏所有的委屈彷彿洪水決堤一般。
沒有人知道,她與王彥傑偷情兩個月,每一次都是膽戰心驚,每一次王彥傑想對她動手動腳,她都找盡借口將王彥傑推開。
林望眼神一變:「你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
「跟你說有用嗎?」楊悅反問道:「從你入贅到楊家,你做過什麼讓我高看一眼的事情嗎?」
「你沒有!」
「我爸安排你到公司當保安,你一聲不吭就去了,哪怕你有點上進心,這兩年也能學很多東西,替我分擔不少!」
「可是你呢?你什麼都不做!你就是個廢物!」
這話說完,楊悅再也忍不住,抱着方向盤痛哭了起來。
「廢物么?」
林望細想一番,突然間還真覺得這兩個字與自己很般配。
入贅楊家兩年,失去修為的他一蹶不振,安於現狀。
楊家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彷彿都與他無關,作為楊悅的丈夫,他也從未找楊悅談過心。
「你下車吧。」楊悅擦拭眼角的淚水,收起了自己的情緒。
林望突然想到些什麼:「你…你真的還是完璧之身?」
楊悅死死的瞪着林望:「是不是重要嗎?」
「林望,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隨時找我驗證,反正這是你一個合法丈夫應有的權利。」
「可你不僅是個廢物!你還是個慫包!」
「滾,下車!」
說話間,楊悅眼角又有幾滴淚水滾落。
「不下車是吧?那你最好別後悔,我那位高中同學跟王彥傑是一路貨色,你最好帶把刀,把他也捅了!」
說完這話,楊悅發動了汽車,一腳油門。
車子猛地躥了出去。
可是,車子才剛駛出小區門口,突然,一輛黑色轎車沖了出來,直接堵住了楊悅的去路。
一共四輛車,最後面的是一輛加長林肯。
看到這輛車,楊悅的臉色頓時驟變。
「林望,你下車,滾回去!」楊悅怒斥一聲。
這時,林望看到後面的林肯車裡,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
正是王彥傑。
楊悅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她知道王彥傑是什麼德行,林望刺傷了他,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可突然,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幹什麼?」楊悅不耐煩的問道。
林望答道:「我自己處理。」
說完這話,林望迅速下車。
而從車上下來的瞬間,他渾身陡然爆發出一股氣勢。
「吳凱,你不是說把這小子兩條腿打斷了嗎?這就是你打斷的腿?」王彥傑指着林望叱喝道。
叫吳凱的青年眼神愕然,臉色很是奇怪。
「王少,我…我真把這小子腿打斷了,而且我聽說他都去醫院了啊。」
「沒用的東西!一個廢物都處理不好!」
他立刻又將目光看向林望,嘴裏叫囂:「姓林的,狗命真大啊,這都沒把你打死?」
「不過沒關係,現在收拾你也不遲!」
他揮了揮手,十幾人跟在他身後,氣勢兇狠。
林望輕蔑一笑:「王彥傑,早上挨了一刀都還不長記性?怎麼,還想挨一刀?」
上午被七八人毆打,如果沒有那顆浮珠,林望下半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這筆賬,他要跟王彥傑好好算一算!

《奇針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