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權寵之仵作醫妃
權寵之仵作醫妃 連載中

權寵之仵作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牛奶紙糖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榮自端 黑龍城

她是卑微低賤的庶女,深藏一手剖屍驗骨之術攜恨重生的她一心只為報前世之仇,誰曾想不小心救了個無恥之人,藉著報恩名義纏着她,煩着她,欺負她……展開

《權寵之仵作醫妃》章節試讀:

正在思緒之間,馬車的車簾忽然被人掀開。
—————
原是方才那女子爬上了馬車,她哭着來到榮嬉身邊。
伸出雙手來將榮嬉抱進懷中,吃力的從車廂裏面抱了出來。
而後去回身去拖那男子,似乎是要將對方抱上木板。
男子突然猝死,嘴角和胸口都是血,一雙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一般。
女子瞧得心情害怕,便伸手去蓋對方的雙眼。
忽而,一道嘶啞的聲音突兀響起。
「別去碰他!」
這聲音,竟莫名的熟悉。
女子連忙回過頭,只見一身紅衣的榮嬉站在馬車木板上,迎風而立,黑髮披散,精緻的小臉慘白無比,如同一隻鬼魅。
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的打在她的臉頰上,雨水模糊了她的視線,榮嬉有些不適的閉上眼睛。
可馬車下面的女子卻渾身一僵,驚悚異常。
「小姐,你、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何此刻又能重新站起來說話?
方才在馬車中,是她第一個發現小姐斷氣,也是她將小姐僵硬的身子抱了出來,為何、為何會……
女子還抱着已經死透了的男人,被嚇得動都不敢動,只能僵硬得跪在那裡。
望着榮嬉,營養不良的身子抖得跟簸箕一般。
瞧這小丫鬟如此驚恐,榮嬉忍不住微微抽了抽嘴角。
她從馬車上面下來,來到男子的身體邊上,而後拔出發間的銀簪。
「小姐,你,你想幹嘛?」
頭頂雷聲轟隆隆作響,四周絲絲冒着寒氣,女子也從頭涼到了腳底。
只看着榮嬉形色怪異的拿着那根簪子,輕輕的撥了一下男子嘴角的血跡,而後湊到跟前聞了聞。
小姐這是在幹什麼?
女子的視線忍不住下移,忽然發現榮嬉腳底下竟然連個影子都沒有!
沒影子,難道小姐真的詐屍了?
她正驚疑未定的想着,不知該如何是好。
榮嬉卻忽然淡淡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的聲音不大,可句句充滿着壓迫,讓人下意識就將答案說出了嘴。
「含煙。」
女子連忙回答。
答完之後才猛然想起來,小姐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小姐,你,你怎麼了,怎麼不記得奴婢了?」
難道變成了鬼,生前所有的事情都會忘記嗎?
含煙一邊在腦子裏面六神無主的想着,一邊害怕的瑟瑟發抖。
卻見榮嬉已經扔下銀簪子,繼續道:「他中了劇毒,血裏面都是毒,所以你還是不要碰為好。」
「中了劇毒?
!」
含煙一愣,隨即眼中閃過震驚和惱怒:「一定是大夫人,是大夫人要將我們趕盡殺絕!
是大夫人毒害了福叔!」
「大夫人?」
榮嬉有些意外的挑眉。
因為她發現,自己在聽見這個稱呼的時候,瘦弱的身子竟然忍不住在發抖。
這種深埋於靈魂之中的恐懼,可見前身對那個大夫人已經怕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她饒有興趣的摸着下巴,心中倒是存了兩分好奇。
含煙咬牙道:「大夫人先是誣陷小姐殺人,眼下又毒死了福叔,這是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啊!」
「殺人?」
從丫鬟嘴巴裏面聽見這兩個字,榮嬉的表情有點意外。
含煙也十分震驚,狐疑的看着榮嬉,道:「小姐你變成了鬼了之後,當真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榮嬉聞言,手下的動作慢了一拍,挑眉道:「我這麼像鬼嗎?」
含煙一愣,還沒明白過來對方的意思。
便見蹲在自己面前的榮嬉,忽然朝她輕輕的伸出了手。

《權寵之仵作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