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商梯/商道
商梯/商道 連載中

商梯/商道

來源:google 作者:釣人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小驢 李聞鷹 都市小說

在中國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關係;沒錢時有多難,有錢時就會多狂歡;每一個大亨都是嗜血的鯊魚,從差兩萬娶不起老婆,到揮金如土夜夜笙歌,這中間經歷了多少血腥,只有張小驢自己知道展開

《商梯/商道》章節試讀:

不得不說,沈樂是個哄女人的高手,他能準確的把握住女人的脈搏。

知道她們想要什麼,就像是陳曉棠,一開始也不同意幹這種事,但是耐不住他的死纏爛打。

**的閘門一旦打開,就將再也不可能合攏閘門了。

雖然因為一場胎死腹中的婚事鬧心不已,可是陳家也收穫了另外一份喜悅,那就是小女兒帶回來的男朋友,離家不遠,出手闊綽。

這次來陳家買了不少東西,而且還給了陳曉棠的母親一個紅包,足足一萬元,要是陳曉棠的母親知道這一萬元是怎麼來的,不知道會怎麼想。

「我剛剛說的事怎麼樣,等到攢夠了錢,我們就不做這事了,畢竟也不安全,老是換平台粉絲也不能聚起來,就一次,好不好?」沈樂在她的耳邊說道。

「我不要……」陳曉棠說道。

「是嗎,真的不要嗎?」沈樂說道。

「嗯,不要,你知道我姐夫叫什麼嗎?」陳曉棠的聲音有些迷亂,不知道是不是被沈樂的話引導想起了張小驢,還是想了些什麼。

「我管他叫什麼呢。」

「滾吧你,他叫張小驢,上山馱莊稼的驢,你不要亂打主意了,我不幹,也不敢。」沈樂只能作罷。

這對男女是被院子里的吵鬧聲叫醒的,一大早張小驢就來到了陳家,他是來要回彩禮錢的,畢竟那也是他全家這麼多年省吃儉用攢下的,三斤三兩重的百元大鈔。

聽到外面的吵鬧聲,陳曉棠匆忙套上秋衣秋褲就出了門,看到陳曉霞站在一旁掉眼淚,而她母親拿着擀麵杖,她爹拿着鐵鍬,她弟弟拿着一把斧子嚴陣以待。

「行,錢我不要了,曉霞,你現在跟我走,昨天的事咱們就一筆勾銷了,我也不會記仇,這樣好了吧,畢竟咱們倆也處了好幾年了,你就真缺那兩萬塊錢嗎?」張小驢有些難過的說道。

「滾出去,我們家的閨女不嫁你這樣的窮光蛋,當初你怎麼騙我閨女的我還沒和你算賬呢,你還在這裡扯。」

陳母說道,院子外面的人越來越多,陳母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陳曉棠一看這架勢,非要打起來不可,於是衝過去,一把拉住了張小驢,把他拉到了自己屋裡。

張小驢看見了沈樂,這也是張小驢第一次清晰的看見這個傢伙,臉上被自己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

「你看着他,我去勸勸我爸媽。」陳曉棠對沈樂說道。

沈樂此時不怕張小驢再打他了,但是張小驢根本不搭理他,其實是從心裏根本看不起他,和自己的女人搞那屁事賺錢。

自己是做不到,所以也不會給這樣的人好臉色看。

「姐夫,抽一支。」說完,從煙盒裡倒出來一支煙遞向了張小驢。

他對張小驢很感興趣,當然張小驢不知道他對自己感興趣是因為啥,要是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估計現在沈樂早被打的滿地找牙了。

張小驢根本不搭理他,沈樂訕訕的笑了笑,自己點上了煙,看看門外,小聲說道:「兄弟,沒必要這麼較真,這家人認錢,只要是錢給到位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真的,你看看她媽那個勢利眼,說真的,昨天我都想把錢給你墊上,但是被她媽給攔住了,她說你還不起,我最煩這種突然襲擊了,臨上車了再要錢,這不是要命嗎?這就是要挾,你昨天沒把人接走,真是夠爺們。」

陳曉棠的意思是讓沈樂勸勸張小驢,但是沒成想沈樂一直都在煽風點火。

不一會,陳曉棠回來了,沈樂看了她一眼,使了個眼色出去了,眼神里是什麼意思,陳曉棠是在沈樂出去之後才明白。

想起沈樂昨晚說的那些話,陳曉棠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發燙。

「嗯,那個,姐夫,我媽剛剛說,錢可以退,但是只能退你一半,畢竟這事……」

「你說什麼?」張小驢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其他房間的人都在聽着這個房間的動靜,聽到張小驢的聲音,心裏一哆嗦。

「姐夫,你先聽我說完好不好,我姐雖然沒嫁成,不管怎麼說,她可是和你有夫妻之實,你還不知足,你們好了幾年了,你心裏沒數嗎?」陳曉棠壓低了聲音說道。

「就為了這事,扣一半錢?」張小驢問道。

陳曉棠點點頭,「我爸媽心裏有苦說不出,要是全部都退給你,我爸媽的臉往哪擱,寨子里的人可都是知道你們倆好了好幾年了,要是都退給你了,那我們家這啞巴虧是不是吃的太那個了?」

張小驢抬手指着陳曉棠,說道:「行,你們家行,真行……」

眼看着張小驢這就要爆發出來,陳曉棠上前一步,緊緊抓住了張小驢的手,本來張小驢是抬手指着陳曉棠的。

可是被她這麼一抓,等於是她整個人都吊在了張小驢的胳膊上,等到張小驢的手落下時,正好落在了她身上。

「你幹嘛?」張小驢嚇了一跳,他此時毫無心情感受,甩開了陳曉棠的手衝出了房間。

此時陳曉霞淚水漣漣的站在堂屋門口,張小驢看了她一眼,指着她說道:「你就好好聽你媽的吧,我不會窮一輩子,早晚有你後悔的那一天。」

《商梯/商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