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連載中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來源:google 作者:布魯晶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亦清荷 古代言情 顧長舟

「自小侍奉顧小王爺的王府婢女三三,愛慕顧小王爺已久,但由於身份低賤一直將愛意埋藏在心中,不料顧小王爺北征回府竟帶回一名懷孕女子重重誤會之後,三三受盡欺負,結果卻得知自己是亦王爺的嫡女身份的轉變讓她鼓起勇氣嫁與顧長舟為妻,時過境遷,最後是舉案齊眉還是分道揚鑣一切未可知展開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章節試讀:

雖然已經是初春,但是冬日的寒意還未完全散去。屋檐上的積雪已經化了,地板上變得濕漉漉的一片。

即使太陽高懸於空中,也無法驅走井中的寒意。刺骨的井水,讓洗衣工作變得分外艱難。

「今早小王爺院子里送來了一疊衣裳,三三,你是從小王爺院子里過來的,你自然知道主子們喜歡衣服洗成什麼樣子。」三三房中的一個丫鬟把一大摞衣服拿了過來,扔在了三三的面前。

「這也太多了。」三三小聲嘀咕了一句,未曾想這一嘀咕被旁邊的人聽了去。

「這算什麼多?往日里小王爺那兒送來的更多,衣服被褥一個主子就是一套。」另一個丫頭停下手中洗衣的活。

三三不再做聲,她知道今時不同往日,別人吩咐他要做什麼就只能做什麼。

往日里在小王爺院子里,天冷的時候,三三就算是洗手帕用的都是溫水,哪兒有直接用冷水洗手的道理。

浣衣房裡洗衣服定是不可能用溫水的,如今這三月的天水冰的刺骨,為了洗衣硬是得把手直接放到水中。

「嘶。」雙手碰到冰冷的井水,三三不禁一陣低呼。冰冷的水通過指尖將寒意傳入全身,三三打了一個寒顫。

再次將手指放入水中,盡量讓自己適應這水的溫度,不一會兒青蔥小手便被凍的通紅。

「這樣就受不了了嗎?你可得快點洗,不然待會兒太陽下山曬不了衣裳了,你擔待得起嗎?」把衣裳丟給三三的婢女發話。

等到三三把成堆的衣裳洗完,太陽已經過了頭頂。三三長吁一口氣,把衣服扛起,準備拿到旁邊的杆子上晾。

洗衣服的時候長時間勾着背,三三猛地站起來,瞬間感覺頭一陣眩暈,眼前一黑,往前踉蹌了一下,伸手扶住了旁邊的石柱。

「參見小王爺。」浣衣房的丫鬟正準備出去給各院送昨日洗好晾乾的衣服,看到顧長舟站在門口慌忙行禮。

三三尋聲望去,一個男子的站在浣衣房的門口,身形甚像顧長舟。她閉上眼睛再睜開,果然是顧長舟,眼神似乎往她這邊看來。

不管何時,顧長舟總是能保持一副盛氣凌人的傲然姿態。顧長舟穿着一身暮雲灰鏡面杭綢直輟,衣袖間綉着幾處暗紋,腰間別著一個玉銜串接而成的組玉佩。

「哎呀,小王爺這裡人多事雜地方還不幹凈,您怎麼自個兒來了呀?」劉媽媽聽到外面有丫鬟給顧長舟請安,連忙從房內出來。

「我隨意在府中逛逛,沒想到就繞到了這裡。」顧長舟左右看了看,好像在找些什麼,「三三呢?」

劉媽媽也未料到小王爺是來找三三,轉身指着三三道:「三三在這兒呢,勞煩小王爺您惦記着,她這會兒剛洗完衣裳。」

顧長舟順着劉媽媽指的方向看去,一個瘦小的女子站在洗衣盆旁邊,嘴唇已經被凍得發紫,一隻手扶着井邊的石柱,身體大部分重心幾乎都在石柱上,頭髮稍微有些凌亂,放在石柱上的手被凍得通紅。

她依舊穿着那一身衣裳,不同的是今日與之前相比,竟有些狼狽。

「三三過來。」顧長舟用審視的眼光把三三打量了一番,看起來似乎不太滿意三三目前的樣子。

三三聽到小王爺喊她不覺慌了神,愣愣地望着他,顯得不知所措。

他為什麼來到這裡?如今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又為什麼偏偏讓他看到了?

三三站定身子,向顧長舟走去,「小王也好,今日找三三是為何事?」

「你跟我來。」顧長舟拉起她的手,向浣衣房門外走去。

顧長舟已經很久沒有拉過三三的手了,他在前走着,拉到的小手冰涼,讓他也不禁一顫。

「小王爺,奴婢還有其他的活要干呢,有什麼話您在這說便是。」三三的手被顧長舟包裹着,一股暖意從顧長舟的手傳到她的手上,讓她下意識地掙脫開來。

「你是故意給若雲買的盆栽嗎?」顧長舟停了下來,鬆開了三三的手。

三三聽了這句話,不可置信地看向顧長舟,耳邊聽到的話語令她咋舌,詫異寫滿了雙眼。

「我說你是不是故意給她買的這個盆栽?」顧長舟看見三三不理會他,微微眯起雙眼,重複問道。

「我不是,那天你也聽其他的小丫鬟說了,我只是覺得這盆花的寓意好,我就買回來了。」三三看向顧長舟,眼角首先開始泛紅。

「若雲和我說,是你堅持要把這盆栽放到卧室里給她的。」顧長舟轉頭冷冷地盯着她,未曾想三三正好眼眶紅着看向自己。

「我沒有,是若姨娘她覺得這盆花的寓意也好,她看了開心,想要留在卧室里。」三三眼底的紅血絲漸漸擴張,眼眶濕潤開來。

那天她已經說過了,也解釋過了。相信的人自然會相信,不相信的人,再解釋一萬遍也沒有用。

「趙媽媽和我說,她說她那天在房門外親耳聽到你誇若雲,讓若雲把花留在房子。」顧長舟看見三三這般模樣,語氣也不禁軟了下來。

「可是趙媽媽當天都不在房裡,」三三終於控制不住湧出了滾滾熱淚,「我沒有,小王爺你真的不相信我嗎? 」

「奴婢現在說了事實,小王爺又為什麼不相信我。你心中早就有答案了,小王爺。」三三哽咽地說道。

小王爺沉默不語,三三這些話戳中了他的心事。

他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對三三變了,那天晚上當他問三三覺得若雲怎麼樣,三三說他們郎才女貌的時候,他心中竟然有些不是滋味,所以才拂袖而去。

顧長舟抬起頭,看着眼前的三三。

他們剛剛學會走路的時候就認識了,如今他二十四歲,三三也已經二十歲。

三三穿着和其他丫鬟一樣的衣裳,腰間的束帶襯托着她的身形凹凸有致。頭髮隨意的挽成一個髮髻用紅色的髮帶輕輕的束起,身上穿着和府中其他丫鬟們一樣的衣服,抬着腦袋,眼中充滿了委屈和不甘。

「你喜歡我嗎?」顧長舟的目光幽幽地望向三三,一雙漆黑的眼眸顯得若有所思,「你是因為喜歡我才這樣對若雲嗎?」

被戳中了心事,三三慌忙把頭低下來,眼神里透着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

「三三,如果我們都沒長大那就好了。」沉默半晌,顧長舟突然說話,打破了平靜,他側身看向遠處,眼神迷離,轉身離開了。

三三也想自己還沒長大,在那段日子裏,繼續陪着顧長舟。

陪顧長舟上學堂,別人家的丫鬟都得給主子拿東西,唯獨三三不用,顧長舟總是另外找別的小廝幫他拿。

還能陪顧長舟一起放風箏,在院子里跑呀跑。

陪顧長舟一起去天香閣吃點心。

三三抬起頭向廊子盡頭看去,顧長舟灰色的衣襟消失在轉角處。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