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連載中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阿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慕兮 現代言情 閻靳寒

沈慕兮被渣父從鄉下接回來,說是要彌補她十八年來所受的委屈,實際上是要逼她替嫁閻展開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章節試讀:

在他靠近自己的時候,沈慕兮就已經醒過來了。
資料上,閻靳寒最厭惡他人的靠近,所以她在他接近自己的時候,刻意蹭了蹭他的手。
沒想到他不僅沒轉身就走,還大力出奇蹟的非要搖醒她。
揉着惺忪的眼睛,沈慕兮小聲嘟囔:「老公……兮兮困了……」 閻靳寒一臉的冷漠:「以後不準喊我老公。」
內心翻湧。
小傻子的睡裙是管家準備的,剛剛一閃而逝的畫面讓他有些意動,明明被沈家苛待二十多年,怎麼身材還能那麼好…… 乖乖爬上床的沈慕兮撅起嘴:「漂亮丈夫!」
「不準喊我漂亮丈夫!」
「……哥哥?」
「嗯。」
這一夜,沈慕兮睡得不算安穩。
…… 閻靳寒一醒來,就對上一雙天真的杏眼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神情嚴肅。
他皺起眉,目光鎖定在女孩的臉上,卻見她把臉鼓成包褶子:「哥哥,婆婆說,只要兮兮和老公睡覺覺,就會懷寶寶,我肚肚裏現在有寶寶了嗎?」
閻靳寒防備的神色盡褪,幸好,她是個傻子。
他雙臂撐床,坐起:「別胡鬧,去刷牙洗臉。」
沈慕兮笑嘻嘻地蹦躂着去了洗漱間。
閻靳寒看了眼時間,忽地眉頭皺了皺,昨天身邊有人,他竟然睡了一夜沒有醒…… 他正沉思,洗手間里卻傳來嘩嘩啦啦的嘈雜聲響。
閻靳寒坐在輪椅上,滑動着輪椅朝洗手間里看。
地面上一大灘水,除此之外,毛巾杯子,牙刷等亂七八糟的用品散落在了一地。
而始作俑者正一臉委屈的看着他,嘴邊還有着牙膏留下的泡沫。
她伸出被划了一道傷口的左手,看見他,『哇』的一聲哭嚎起來:「嗚嗚嗚……哥哥,疼……」 這兩年修身養性,勉強養出來的溫和性格,在沈慕兮的多番挑釁下終於破了功:「滾出來!」
沈慕兮被他的模樣嚇到,小聲的抽搭着,從裏面走出來。
很快,就有傭人進來收拾。
閻靳寒讓人拿出醫藥工具箱:「自己處理!」
沈慕兮的嘴角是還有泡沫,目光澄凈,透着委屈:「可是……兮兮不會……」 閻靳寒頓住,他怎麼忘了這是個小傻子。
「過來。」
沈慕兮像個小狗狗,停止哭泣,乖乖的蹲在他身邊,伸出手。
閻靳寒看着她髒兮兮的小花臉,實在忍不住的拿過濕紙巾把她的臉擦乾淨。
這才開始處理她手上的傷口。
裏面還有些碎玻璃。
難怪會痛。
閻靳寒皺着眉讓傭人拿來工具箱,用鑷子把異物取出來,又仔細把污血洗凈,才仔細用紗布包上。
看着低頭給她處理傷口的人,江慕兮眸底流露出一絲不屬於傻子的異樣。
腕錶是她特製的,平常是不會轉動的,只有人聯繫她的時候才會跳動。
刷牙的時候,腕錶動了。
但閻靳寒還在外面,要是她查看信息,被撞破,到時候事情就不好解釋了。
她就趁機弄傷手,這樣閻靳寒就會喊醫生來給她包紮手,誰知道閻靳寒他竟然自己上了。
閻靳寒不知道沈慕兮的小算盤,只覺着這小傻子不說話的時候,倒是可愛了幾分。
他剛要說些什麼,門外傳來了管家的聲音。
「大少,太太來了,請您和少奶奶出來一起用餐。」
閻靳寒幽深的眸底浮出層層的厭惡,他薄唇輕抿,好一會才淡聲道:「知道了,等會就下去。」
沈慕兮觀察着他的表情,想到那份資料上,如今的閻夫人和閻靳寒的糾葛,純凈的眸光里多了幾分的深沉。
「推我下去。」
瞧見那小傻子嘴巴不情願的撅起來後,閻靳寒淡淡道:「不推我下去,等會吃飯你就在旁邊站着看。」
閻家人都知道,沒人能接近他,更別說是輪椅。
只有讓小傻子推了輪椅,才能讓人知道他的態度。
只是這些話,就沒必要和個小傻子解釋。
閻靳寒立刻用沒受傷的手搭在輪椅的推扶手上:「哥哥,兮兮餓了!
快走快走!」
看了眼她,閻靳寒周身的氣息愈發的冷了。
也就只有小傻子會只想着吃了。
…… 從二樓的電梯上下來後,所有的傭人都呆住了。
目光都逗留在沈慕兮扶在輪椅上的手。
竟然,還有人敢扶大少爺的輪椅,還沒被打斷手的人?

沈慕兮沒有察覺,把閻靳寒推到餐桌前,就挨着他身邊坐了下來。
而餐桌的主座位上是個年輕的女人。
畫著精緻的妝容,穿的也很貴氣,一眼望去十分的美艷動人。
閻靳寒看到她,嗓音微冷:「你來做什麼?」
曹銀月看着眼巴巴盯着桌上東西流口水的沈慕兮,忍不住發出嗤笑:「我當然是來看看你新娶的媳婦了,這就是沈家那個小傻子沈慕兮吧?」
閻靳寒面色冰冷:「看過了,你可以走了。」
曹銀月見他這幅態度也不惱怒,只是動作優雅的拿起餐具:「我好歹也是你的後媽,坐下來吃一頓飯也沒怎麼吧?」
這棟別墅是閻老爺子專門給閻靳寒養身體的,一般不許人來打擾,可曹銀月卻時不時的來刷存在感,更是暗中把別墅里的傭人都換成了她的人。
名為養病,實則監禁。
閻靳寒皺起眉,還沒等他開口,一旁的沈慕兮雙眼放光,興奮的拍起手:「兮兮知道了!
你是兮兮的婆婆!
可是你怎麼臉不皺巴巴呀?」
曹銀月臉色突變。
她才二十五歲,給比她還大的人當後媽說出去總歸不好聽。
自從她嫁到閻家,還從來沒有人敢當著她的面嘲諷她。
偏偏說這話的還是個傻子。
可這不過是個開始。
沈慕兮蹦跳的來到曹銀月的身邊,拿起叉子,插住牛排就往曹銀月的嘴裏塞:「兮兮給婆婆喂飯飯,婆婆吃……」 曹銀月哪想到這個傻子會突然來這招。
猝不及防被牛排懟了一臉。
牛排上的湯汁糊的她精緻的妝容盡毀,衣服也沾了不少。
她氣瘋了:「管家!
還不趕緊把這個傻子拉走!」
管家正要上前,卻聽到閻靳寒不緊不慢的警告聲:「記住,到底誰才是你們的主人。」

《替嫁後被殘廢大佬發現裝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