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身逃婚第一天,驗孕棒,兩道杠
替身逃婚第一天,驗孕棒,兩道杠 連載中

替身逃婚第一天,驗孕棒,兩道杠

來源:google 作者:錦鯉貓小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紀寒 陸薇音

【偏執+霸寵+雙潔+毒舌萌寶】人人都以為陸薇音是傍大款纏着紀寒,沒人能想到紀寒硬是拖着陸薇音展示自己體力直到所有人看到紀寒跪地求婚,才明白自己大錯特錯了「你的白月光回來了」「我的白月光是她哥哥」」你喜歡男的?「「胡說什麼,我要是喜歡男的,你肚子的孩子是哪來的?」自己明明是替身,在他白月光回來讓位,沒想到轉正了不過她轉不轉正無所謂,畢竟她撈了一大筆錢哪曾想到紀寒先人一步,把所有股份都給了三個孩子而三個孩子希望她再生三個孩子,好來分擔一下他們的重擔誰讓他們沒有識破紀寒這個糟老頭子的詭計呢展開

《替身逃婚第一天,驗孕棒,兩道杠》章節試讀:

孟翔快速奔跑向療養院大樓。

周圍幾人也深受帶動,紛紛邁腿沖向五層破樓。

「大家不要慌!聽我指揮,全部去一樓大廳!我們齊心協力……」

見眾人慌張逃竄,許術大喊到,企圖安慰人心。

嘭!

話音未落,面前跪地的瘦小男子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孟翔下意識的回頭查看,身體猛然一顫。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瘦小男子的頭顱竟然不見了,只剩下半拉嘴巴微微顫抖。

血漿濺射許術滿身,畫面十分駭人。

一個活蹦亂跳的男人,腦袋沒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孟翔倒吸冷氣,這是副本機制?還是有人所為?

掃視周圍,只有四名男女站立不動。

孟翔腳下的步伐加快。

不管何種原因,這個地方絕對沒法呆了!

「跑!快跑!」

滿身是血的許術,也被眼前發生的情況驚住了。他一聲大吼,沖向療養院明亮的正樓大廳。

嘭!

跑在孟翔身邊驚魂尖叫的男子,突然發出一聲炸響,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孟翔眼睛一眨,不忍去看。

光是面前飛濺的血花,便能猜到發生了什麼。

瘋狂跑進療養院側樓,孟翔不敢休息。

藉助樓內明暗不一的燈光,穿過昏暗的走廊,走上陰森的樓梯。

一直跑出去很遠,孟翔終於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劫後餘生地喘着粗氣。

緩了十幾秒,抬頭查看,面前是一片空曠的空間。

雜亂無序的餐桌上放着髒亂不堪的餐具,部分食物已經腐敗發綠。

白色牆壁上血跡斑斑,地上也有片片暗紅色污穢。

而所有的血跡全部延伸向食堂盡頭的兩扇推拉門。

透過縫隙,似乎門內有亮光。

孟翔若有所思。這裡應該是一個食堂。

桌上的食物大部分還未食用,很有可能是吃飯的時間出現了一些狀況!?

「嘶~啊!」

突然,一聲詭異的女人喘息聲打破寂靜。

「鬼!鬼啊!額,,,啊!」

不知在哪,傳來一陣男人撕心裂肺的慘叫。

而後再次寂靜無聲。

又死人了。

幾乎立刻,孟翔就可以得出結論。

如果沒記錯,一共有十五人進入副本,爆頭兩名,剛剛又掛掉一個。目前只剩十二人。

思索之際,食堂盡頭的推拉門突然傳出吱呀的刺耳響聲。

有人來了!

孟翔趕緊蹲下身子,躲在一張歪倒的餐桌後,暗中觀察。

推拉門打開,裏面明亮的燈光射了出來。

與食堂鎢燈發出的黃光不同,那裏面是白色光亮,應該是日光燈一類的燈具。

孟翔清晰的看到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大搖大擺從那走出來。

「奶奶的,嚇死老子了。還好爺爺我跑得快!」

他罵罵咧咧的走過來,步伐十分囂張。

他的皮鞋重重踩在地磚上,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天賦?!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孟翔斷定他一定有隱藏腳步甚至身體變輕巧的天賦。

因為食堂的空間十分空蕩,自己在這裡就算挪動半步,都要發出不小的聲響。更別提他這種肆無忌憚的大幅度動作。

「也不知道破鑰匙在哪?!」

皮衣男不斷掀翻餐桌上的鍋碗瓢盆,發出連串鐵器敲擊聲,

「踏馬的!這裡吃的還挺好!」

翻來覆去半天,皮衣男沒有半點線索。

突然,他像是發現了什麼情況,腦袋扭向一個方向,直直的走過去。

難道真被他發現了什麼線索?!

孟翔眼眉一抬,身體又探出不少。

只見皮衣男走到牆角,抬腿就是一腳。

牆角擺放的綠色垃圾桶應聲倒地,皮衣男操起一根生鏽的湯勺仔細搜尋。

孟翔暗地感嘆,細還是你細啊!

「該死的!一點提醒都沒有?!怎麼去找?耍爺爺玩呢?!擱這!」皮衣男語氣滿是氣憤。

他將湯勺重重的砸向牆面,而後彈落在地,發出清脆的打鐵聲響。

「嘶~啊!」

又是一聲女人詭異的鳴喘。

一股涼氣撲面而來,孟翔全身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只見一名穿着護士制服、皮膚慘白的女人站在皮衣男的身後,無聲無息。

她,是怎麼來的?!詭異感油然而生。

這個女人,絕對是憑空出現的!!!

孟翔臉上寫滿震驚,手掌捂住嘴巴,強迫自己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只見那名女人佝僂着背,腦袋歪成駭人的九十度,嘴角流下條條口水,姿勢十分駭人。

她手持一把鐵質骨鋸,表面呈現暗紅色,銹跡與血跡混作一團,無法辨別。

鋸口更是不斷湧現出鮮紅血沫,滴落在地,在她煞白外表的襯托下,宛如一朵不斷綻放的赤紅玫瑰。

他死定了。

看着護士慢慢抬起的骨鋸,孟翔已經料定結局。

脖間忽感陣陣寒氣襲來,皮衣男似乎也感覺到不對勁。

他慢慢的站直身體,後頸幾乎已經貼在護士的唇邊。

陰風突起。

昏暗的光線下,護士舉起骨鋸朝着皮衣男的後頸揮舞過去。

孟翔頓時縮回脖子,幾滴冷汗流了下來。他不想目睹皮衣男屍首異處。

可是,下一秒。

空蕩的食堂內回蕩起鐵器劇烈碰撞的響動。

孟翔鼓足勇氣,探頭去看,竟然發現皮衣男沒有死!

他正像只猩猩,彎腰在地上爬動,四肢並用,速度極快。

而護士正扭動着身體狂揮骨鋸,摧枯拉朽般將鐵椅木凳統統劈碎,追向皮衣男。

眨眼間,護士和皮衣男一前一後消失在昏暗的走廊拐角。

孟翔長舒口氣。這皮衣男斷然不是俗輩,生死關頭臨危不亂,竟能逃過一劫。

同時看向被護士幾下砍成稀巴爛的桌椅,孟翔深諳此處不能多待。

雖然不知那護士是人是鬼,不過其力量蠻橫,擁有詭異的瞬間現身能力,普通人一定不是對手。

來時的路,孟翔暫時是不敢回去。他只好硬着頭皮走向食堂深處那扇光亮的推拉門。

「嘶~啊!」詭異的鳴喘再次響起。

剛剛護士現身的時候,同樣出現過這種聲音。

難道只有當護士使用這種能力的時候,才會出現鳴喘?

孟翔小心翼翼的繞過桌椅板凳,皺眉思考。

走近推拉門,才看清這是一間廚房。

不過想想也很正常,食堂裏面不是廚房,能是什麼?

牆壁和地上的血跡在推拉門外戛然而止,廚房內毫無血跡。

廚房約有二十多平。相較外面可以容納兩三百人的食堂,擁擠了許多。

一面牆壁從小到大,規則的掛滿嶄新刀具。

另一側牆壁則是一排冰箱碗櫃,同樣一塵不染,櫃門整齊關閉。

而廚房**的烹飪操作台,更是在明亮燈光下,反射出周圍倒影,宛如鏡面。

這裡怎麼會如此乾淨?廚房可是油污滿地的地方。

這種徹底的乾淨讓孟翔感覺十分滲人。

幾乎是瞬間,孟翔出現一種直覺。

這間廚房,不是給活人準備的。

因為只有不動的死人,才不會觸碰任何東西,才不會破壞這裡無比乾淨整潔的陳列。

廚房內明亮的燈光忽閃了兩下,彷彿是在召喚門前的孟翔進入。

《替身逃婚第一天,驗孕棒,兩道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