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妃娘娘是網紅
王妃娘娘是網紅 連載中

王妃娘娘是網紅

來源:google 作者:逐水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侯爺 司妍然 現代言情

我很醜,我也不溫柔我丑的有個性,丑的開了掛我賣護膚品,我開美妝店,我是一個上進的醜女我悄悄變美,我瞞着眾人,我願有人愛上我的靈魂武郡王為了治病要娶我,帝都城好看的小哥哥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就是錦國永安侯嫡長女司悠然!展開

《王妃娘娘是網紅》章節試讀:

  老太太罵得悠然無話可說。

  上吊自殺是事實,她無可辯解。

  老太太更加來勁兒了,「給我跪下。」

  悠然一怔。

  宮燈已經「撲通」一聲跪下了。

  便在這時,方氏帶着丫鬟過來了。

  給老太太請完安,方氏嗔怪地看了一眼悠然,「你看你,又惹祖母生氣了,你這頑劣的性子,多大了還不改,還不趕緊退下。」

  悠然曉得方氏是在替自己解圍,感激地看過去,就要帶着宮燈退下。

  誰知老太太不依不饒。

  「我叫你跪下聽到沒?!」竟對方氏的話充耳不聞。

  方氏便有些尷尬了。

  「母親……」

  「大夫人,」凌姨娘緩緩開口了,聲音里似帶着點點笑意,「這可是在老太太院子里,您雖是侯夫人,可老太太畢竟是您的婆母,這最起碼的孝道您不會不知道吧?」

  一個姨娘竟也敢來評判自己?

  方氏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可是不敢發作。

  老太太素來偏心二房,尤其是這位生了二老爺唯一兒子的姨娘,抬舉得比游氏這位正頭妻子還有臉面。真正是寵妾滅妻。

  悠然見老太太那伙人連孝道都搬出來了,估計馬上這不孝的帽子就要扣到自己頭上了。

  古代孝大於天,悠然審時度勢,二話不說就跪下了,「撲通」一聲響跪得誠心誠意。

  「祖母叫孫女跪,孫女自然是不敢,祖母就算是要孫女的命,孫女也會雙手奉上。」邊說邊抹了抹眼淚。

  老太太一愣,「你這說的什麼話,我要你的命做甚?」

  悠然卻是轉頭看向凌姨娘,聲音泫然欲泣,「凌姨娘好端端地怎又提起那件事?我……我我這心裏……」竟就哭了起來了。

  凌姨娘也是傻眼了,什麼叫好端端的?原本老太太叫她來就是要說這事的。

  方氏也簌簌落淚,「我可憐的孩子。」將悠然摟進懷裡。

  悠然繼續哭,「母親,本來女兒已經決心要忘記那件事,重新開始,可是凌姨娘,她她……女兒心裏難受,女兒自知丟了司家的臉面,對不起司家列祖列宗,宮燈,當初你為什麼要救我,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宮燈一臉懵逼。

  方氏摟着悠然,一口一個「我的兒」,抽空還跟老太太解釋,「昨兒被我和侯爺訓斥過,已經認錯改正了。今早我過去的時候跟我說傷口已經不疼了,還寫字修身養性。沒想到被凌姨娘一提,又……」

  凌姨娘急了,她說什麼了?她不就提了一句上吊的事,至於嗎?再說了,「丟了司家的臉面」這話不是老太太說的嗎?

  老太太自然也想到了。

  在老太太的印象中,司悠然本就是多疑善變的神經質女孩,她可以自裁一次,難道就不能自裁第二次?

  這第二次算誰的?

  老太太驚出了一聲冷汗。

  臨老了,可不能落下個刻薄小輩、逼死孫女的罪名。

  她看一眼凌姨娘,正色道:「凌姨娘,你也太沒規矩了,姐兒雖然年紀小,但好歹是個主子,這妄議主子的罪名你可擔當得起?」

  人就是這樣,甭管跟你多好,只要一涉及自身利益,馬上就能把你給罵了。

  悠然冷笑。

  凌姨娘也是聰明,立刻就跪下了,「請老太太懲罰,奴婢願意受罰,絕無怨言。」

  於是老太太裝模作樣地罰了凌姨娘一個月月銀,又讓凌姨娘給悠然磕頭賠罪。

  悠然哭得抽抽噎噎,「母親,我對府里的規矩不大懂,妄議主子是該這麼罰嗎?」

  「這……」方氏為難地看了一眼老太太。

  一直沒作聲的司婉然忽然站了起來,指着悠然冷冷罵道,「你這醜八怪,你敢動我娘?」

  哎喲,好大的架勢!

  悠然露出大受打擊的神情,轉念一想,她帶着帷帽,旁人也看不清她的神態,便只在聲音上下功夫,「妹妹,你怎麼這麼說話?我就知道,你們都見不得我好,我還是死了算了!嗚嗚嗚嗚……」

  老太太一巴掌甩給司婉然,「閉嘴!」又咬咬牙,「來人,凌姨娘對二小姐不尊,杖責二十。」

  凌姨娘顧不得心疼女兒,嚇得花容失色,手腳並做地爬到老太太腳下,「老太太饒命,老太太饒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太太硬着心腸不作聲。

  司婉然從來沒被打過,一時也是懵了,捂着臉連哭都忘了。

  有僕婦上來去拖凌姨娘,凌姨娘嚇得拚命往後躲,拉扯間頭髮首飾全散了。

  悠然這才「哎呀」一聲,驚慌道:「真的要打嗎?祖母,我只是隨便問問,二十杖下去,凌姨娘怎麼受得了,還是算了。」

  凌姨娘一呆,老太太也是一怔,連方氏都詫異地看了一眼悠然。

  「謝二小姐,謝二小姐。」凌姨娘喜極而泣。

  老太太咳嗽一聲,「既然二姐兒願意饒了你,你就起來吧,記得以後要謹言慎行。」

  「是,謝二小姐,謝老太太恩典。」凌姨娘劫後餘生地站起來,看老太太的眼神便有些複雜了。

  她是真沒想到老太太連這麼小的事都不肯替自己出頭。

  作為侯府的老祖宗,又是她的姑媽,她明明可以硬氣一點,難道大房他們還敢跟老太太叫板嗎?

  她就是怕擔罪名,明明刻薄寡恩,還想着博好名聲!

  恐怕連悠然自己也沒想到,她這麼一鬧,凌姨娘和老太太之間,多年來無堅不摧的關係,有了一條裂縫。

  凌姨娘和二老爺司伯淵是少年情誼,當初在府里小住時,司伯淵已經娶妻。兩人朝夕相處,有了首尾,這才不得已做了妾室。

  雖為妾室,但她過的卻比游氏這個正室舒坦。

  司伯淵花心,待她卻還有兩三分真心。一個月總有七八天是宿在她房裡的。

  後來她又生了易哥兒,司伯淵就跟疼愛她了,她撒嬌要院子的管理權,他便從游氏手裡奪了給她。

  易哥兒養在老太太跟前,有爭議,老太太也是向著她。

  就算跟大夫人叫板,老太太也肯偏幫着她。

  除了稱呼,她儼然二房院子里的女主人。

  這麼多年,她橫慣了,沒想到今天,被悠然輕輕鬆鬆地打回了原型。

  她只是一個妾。

  一個奴才。

《王妃娘娘是網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