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紈絝世子爺
紈絝世子爺 連載中

紈絝世子爺

來源:google 作者:李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世子妃 軍事歷史 李長河

萬人敬仰的蕭王故去,留下名滿京都的紈絝世子,人人咬牙切齒卻在某一天世子變了,在平靜中奮發,在誤解中進取,在困苦中掙扎,直到一天,驀然回首,世子已經崛起了...展開

《紈絝世子爺》章節試讀:

  李長河點點頭,一般來說他不會隨意透漏一些東西,特別是關鍵情報,但這次不同,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是啊,最近沒錢用了,着急賺點錢。」

  「瀟王府已經沒落到如此地步了嗎…」

  德公嘆了一聲,然後娓娓道:「瀟王昔日於老夫有恩,老夫以後可以給你多推薦些食客,權當報恩了。」

  李長河笑道:「那就謝謝德公了。」

  老人愣了一下,然後哈哈笑起來,撫着白須:「你這小子,我還以為你會推辭一番,哪怕謙虛一下也好啊,沒半點君子之風。」

  李長河攤手:「要是君子之風能當飯吃,我把這酒樓都謙讓給你,君子之風那是你們這些衣食無憂的人才說的,我沒那麼高雅。」

  溫酒的女孩似乎有意見,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沒說,她顯然是怕李長河的。

  「你這小子…」老人想反駁,一時間又找不到合適的說辭,在他的角度,的確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哈哈,德公其實也不用給我介紹客人。我想請教你一些其他的事。」

  「哦?你說說看。」

  李長河說著把酒杯遞過去,女孩猶豫了一下,還是給他斟上酒,

  「看德公衣着言談,想必也是官宦富貴之家,家裡肯定有護院吧。」

  老人點點頭:「莫不是想要些人手?」

  「不是,護院們大多都是武人,風裡來雨里去也不容易,我想德公這一個月內,隔三差五讓他們到城西望江樓吃喝,算是犒勞。」

  李長河一邊小口品酒一邊道。

  德公和那女孩都愣住了。

  德公想了一會,道:「好吧,雖不知你到底是何意,但是老夫只幫你這一次,機不可失,你可想好了。」

  李長河毫不猶豫的點頭:「謝謝德公。」

  他一開始就想好了,客人是有限資源,想要搶到這些資源首先要定好目標。

  詠月閣是不可能的,因為那是陳鈺開辦的,他的威望很高,而且桃李滿天下,想要撼動詠月閣就是和陳鈺作對,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另外還有一點,原主之前還打過陳鈺一次,差點沒讓人家當場去世。

  於情於理,李長河都沒選擇詠月閣,於是目光就鎖定瞭望江樓。

  之後,李長河和自稱德公的老人聊了很久,這人見識淵博,去過的地方也多,談吐間氣度不凡。

  李長河對這個世界不熟悉,於是問東問西,老人也樂於談論他的所見所聞。

  兩人聊得十分開心,李長河也知道那女孩是老者的孫女,小名叫做阿嬌。

  比起他爺爺,女孩對李長河意見是很大。

  回去的路上,德公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經過今天的正面接觸,他敢斷定李長河不是傳聞中的紈絝子弟。

  他忽然想到一種可能:「阿嬌,你說他會不會是故意讓人覺得自己是紈絝子弟呢?」

  「爺爺你是說?」少女微微抬頭。

  德公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蕭王在世時與太子並不親近,瀟王故去之後,皇上偏寵李長河,這是好事也是壞事……若他真是聰明伶俐,天資絕頂,皇上又恩寵有加,待到太子繼位時,他會如何?」

  少女輕輕咬着下唇:「只怕…只怕不會好過。」

  「這便是了,比起身家性命,世人誤會又算得了什麼。」

  德公嘆了口氣:「若真是如此,那孩子過得苦啊!枉我為瀟王好友,居然……」

  少女卻不是這樣認為,她不覺得李長河會有這樣的城府,再想到剛才李長河讓自己斟酒的場景,沒來由有些生氣。

  「爺爺,我覺得不至於吧,我看他就是個只知享樂的無禮之徒……」

  德公搖了搖頭:「丫頭啊,瀟王和王妃撒手人寰,偌大王府只剩下他,那時候他才六歲啊!

  人情冷漠,還要提防太子,府中又有那麼多人要吃喝拉撒,想必肩上的擔子必然不會輕了。」

  阿嬌點點頭,爺爺這麼一說,再設身處地一想,也覺得那傢伙也沒那麼可氣了,反倒是…有些可憐。

  德公接著說:「可哪怕境遇如此艱苦,他依舊不慌。想想剛剛我們的談話,從頭到尾他都是笑着說,說到那些難處,別說一個十五六的少年,哪怕閱歷豐富之人也抑制不住傷感之情,可他卻嬉皮笑臉,一帶而過,如此沉穩豁達,實在是……」

  聽了爺爺的話,阿嬌仔細回想席中種種,可想來想去腦海中都是一張談笑風生,自信從容的臉。

  身處艱難險阻之中,有千般不順,萬般無奈,他還笑得出來…

  這人怎麼這麼沒心沒肺。

  不知為何,想着想着她也不氣了,反倒是鼻子有些酸酸的:「爺爺,那他…」

  「唉……」德公長嘆口氣:「小小年紀便如此少年老成,大概是吃了太多苦頭吧。阿嬌啊,過幾日你不是要邀好友辦個詩會嗎,便把他也叫上吧。」

  「這…爺爺……」少女一臉為難。

  「爺爺知道你不喜歡他,你與他之間的事,爺爺也會想些辦法,我只是想找個理由與他說說話罷了。

  太子繼位已是大勢,我又能做得了什麼,只是有些可憐那孩子罷了。將來如何只能全看他自己…」

  少女點點頭,扶着爺爺慢慢行走在雪白世界中,不知為何心中有些酸酸的。

  總是不由自主去想那傢伙的事,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他到底要做什麼呢?

《紈絝世子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