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守護炎黃五千年
我,守護炎黃五千年 連載中

我,守護炎黃五千年

來源:google 作者:曾經是少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馮天舞 許宸 都市小說

十年前,他魂殤崑崙之巔,就此隱匿十年後,當全世界都在欺壓炎黃子孫,他率領龍族百萬兒郎捲土重來為她,他滿頭白髮、甘願入魔墜黃泉當神佛已無能,便由他來守護天下蒼生【鄭重聲明:這是古代與現代結合的文體,故事背景架空!】【無敵,甜寵,炸裂燃!!!】展開

《我,守護炎黃五千年》章節試讀:

夜幕籠罩,家家戶戶燈火通明。

今夜,註定難眠。

不知何時,窗外下起了雨。

豆大的雨點很密集,似瓢潑。

有老人回憶說,北州城上次下這麼大的雨,是在十年前,同樣是四境敵國聯軍兵臨邊關的前夕。

十年輪轉。

歷史好似在重演。

所以,龍皇應該不會缺席這個即將到來的戰爭年代吧?

麵館內。

「咳咳,許大老闆啊,看在我今天這麼努力幫你幹活的份上,你給我講講你在邊關的故事唄?」

馮天舞笑嘻嘻的湊到許宸面前,雙手托着香腮,趴在桌子上俏生生的看着許宸,等待着他的敘述。

然而,許宸自顧自的配製調料,看都沒看馮天舞一眼。

馮天舞也不以為然,當下換了個位置,距離許宸更近了。

「話說,你這頭髮究竟是怎麼變白的啊?」

「古國再次面臨危機,我看你根本沒有反應,是古國以前做了讓你傷心的事情嗎?」

「古國也做過對不起龍族的事情,你該不會是龍族的將士吧?」

「你跟我講講嘛,我保證以後好好幫你幹活。」

馮天舞像是個好奇寶寶在許宸面前晃來晃去,可許宸根本不搭理她。

「許大老闆?」

「許宸哥哥?」

馮天舞彎着腰,歪着腦袋往前湊,想要讓許宸看她一眼。

許宸緩緩抬頭,「按照這個配方把香料包調好,明早要用。」

話音未落,許宸已經走上閣樓,休息去了。

馮天舞一臉懵逼的看着手裡的配方,短暫的兩秒愣神之後,一聲高達兩百分貝的尖叫響徹整個麵館。

「啊啊啊啊啊,許扒皮,你欺人太甚~」

「今晚要弄不完,是要被開除的。」

許宸那好似沒有情感的聲音再次傳來。

開除?

奶奶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把她逐出家門的啊。

「嗚嗚嗚,姓許的,你不是人~」

馮天舞眼淚啪啪的掉,那叫一個傷心委屈啊。

第二天。

雨過天晴。

一抹霞光跋山涉水,終是在清晨時分,將光明送到了北州城。

赤紅麵館的閣樓有兩個房間。

門對門。

剛好許宸和馮天舞一人一個。

由於昨晚太累,馮天舞到現在還沒有醒。

許宸單手背負,立於閣樓的窗前,遙望東方那輪緩緩升起的驕陽。

萬物初醒,紫氣東升。

當那一抹抹初升的霞光照射在許宸身上的時候,仿若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在許宸的周身遊走。

仔細看,那竟是一條條金色的小龍,由霞光所化。

那些金色小龍相互擠攘碰撞,逐漸匯聚成一條條體型更大的金色神龍。

光芒很盛,數不清總共有多少條。

一聲若有似無的龍吟從許宸的體內傳出,那些神輝所化的金龍好似受到召喚,盡數沒入許宸的體內。

一種無形的氣場從許宸的身上溢散而出,讓他看起來更加的神聖了。

似乎心有所感,下方街道上路過的行人抬頭看來。

當看到許宸那蒼白的頭髮,他們的心頭竟然止不住的生出一抹悲戚。

然而來不及感傷,他們背上行囊,再次前行。

他們是應招前往城主府報到的熱血兒郎。

今天,他們將隨着領隊到遠方歷練。

此後,邊關那片赤紅大地,將會有他們的身影。

那即將到來的戰爭年代,會由他們來揭幕。

許宸靜靜地看着街道上那三三兩兩的硬朗身影,那雙漆黑深邃的星眸古井不波,似乎這世間已經沒有任何事能夠打動他那顆沉寂十年的心。

「砰砰砰。」

就在那些熱血兒郎的身影消失在城東門之際,城內的街道上突然響起了接二連三的砸門聲。

「你們想要幹什麼?」

「不要砸,求求你們不要砸。」

「造孽啊,你們這是在把古國往火坑裡推啊。」

驚恐的哀求和哭嚷響徹整條街道。

一群黑衣人挨家挨戶的打砸街道兩邊的店鋪,但凡供奉龍皇雕像的小店,一個都沒能倖免。

「龍皇都已經死了十年了,你們還供奉他幹什麼?」

「十大黃金古族才是我們東方古國的守護神,你們以後要供奉黃金古族,懂嗎?」

「從今天起,你們所有店鋪的租金上漲十倍,但凡再發現供奉龍皇之人,一律清理出去。」

傲慢、霸道、蠻橫的聲音傳遍家家戶戶。

沒有人敢吭聲反抗。

因為這些人來自大氏族,掌控着一座城的經濟命脈。

他們在這開店,也是想從大氏族的手裡分一杯羹。

有時想要活着。

就要跪着。

這就是他們這種草根的生存現狀。

「王八蛋,誰讓你們砸店的,十倍租金,你們怎麼不去搶?」

突兀的嬌斥聲傳向街道,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馮天舞蓬頭垢面,還帶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此時的她頗為憤怒,「狗屁的黃金古族,背後搞偷襲的下流角色,等龍皇捲土重來,一個個的把你們這些狗全宰了。」

此話一出,不少人嚇得直冒冷汗。

據傳,黃金古族跟古國同歲,傳承了數千年。

往日,他們是禁忌,提都不能提。

對於黃金古族,古國的子民有一種刻入骨子裡的忌憚。

但是龍皇不同。

他曾守疆戍土,庇護天下萬民。

對於他,億萬子民是發自內心的敬仰。

忌憚與敬仰,完全是兩個概念。

也是因為此,黃金古族才會對龍族出手。

如今龍族泯滅,黃金古族依舊穩坐古國之巔的皇座。

馮天舞竟然當街罵黃金古族,這可是犯了大禁忌啊。

「不知死活,把她抓起來。」

那些黑衣人目露殺機,他們認出了馮天舞,是北州馮家的大小姐。

但那又如何?

自從十年前,大氏族入駐各大城池之後,馮家這些本土豪門家族便開始衰落。

畢竟,沒有哪個勢力可以抗衡黃金古族的威壓。

「王八蛋,都是因為你們,龍皇才會心涼,都給姑奶奶去死。」

馮天舞操起牛肉麵碗就砸了過去。

這些年,他們那些本土豪門被大氏族打壓的喘不過氣來。

最可恨的是因為大氏族的打壓,古國子民在清明時節連給龍族兒郎上柱香燒份紙錢都不敢。

龍皇心涼,是因為他被表象蒙蔽了雙眼啊。

「找死。」

黑衣人直接衝進赤紅麵館,要抓馮天舞。

「啊啊啊啊,許扒皮,你努力勤勞的店小二要被抓了,快來救命啊。」

馮天舞大喊大叫,她那細胳膊嫩腿兒的,可打不過這些黑衣人。

「膽敢觸犯黃金古族的威嚴,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黑衣人目光森寒,伸手抓向馮天舞。

「閑着沒事就去刷碗,別給我惹事。」

一聲輕語像是訓斥馮天舞,但在聲音響起的一瞬間,那些黑衣人感受到了大恐怖。

他們仿若被一種磅礴大勢重擊,抓捕馮天舞的舉動戛然而止。

砰砰砰。

黑衣人的膝蓋狠狠的砸向地面,他們只感覺身上好似有萬斤重擔轟砸下來,欲要將他們徹底摧毀。

他們的膝蓋骨已經在接觸地面的瞬間粉碎,有殷紅鮮血流淌而出。

他們想要慘叫,可那種威壓,至霸至烈,幾乎要讓他們窒息,想要發出任何聲音都在這一刻變的奢侈起來。

他們驚顫。

他們膽寒。

他們為非作歹多年,如此霸烈的反抗者,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許宸打開房門,面色平靜,仿若一切都與他無關。

十年未動,但動若山崩。

這便是皇的威勢。

「許扒皮,快打他們,快打他們。」

馮天舞驚叫着跑到許宸身後,她還不知道身後發生的一幕。

畢竟許宸僅靠氣勢壓迫,根本沒有肢體動作。

當看到集體跪地、面露痛苦之色的黑衣人,馮天舞不禁愣然。

什麼情況?

這群傢伙剛才不是還很兇嗎?

怎麼全部都跪在地上了?

吁~

門外傳來戰馬嘶鳴的聲音。

血甲十八騎狂沖而至,當看到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他們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這群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真的來打擾龍皇了,簡直罪該萬死。

看到血甲十八騎到來,馮天舞當即叫嚷道:「你們來的正好,這些大氏族的人隨便打砸門店,欺壓百姓,你們該不會不管吧?」

馮天舞深知那些大氏族的能量,有黃金古族撐腰,即便他們胡作非為,以前的鎮守府也不敢管他們。

如今血甲十八騎剛入駐北州鎮守府,她不希望看到血甲十八騎走以前的老路。

「馮小姐您放心,我們會把這些人帶到鎮守府嚴懲。」

血甲將士躬身抱拳,隨即直接拖着那群黑衣人離開。

黃金古族固然強大。

但身為古國的將士,血甲十八騎深知,只有龍皇才能守得住古國的天下。

既然他們入駐北州。

那麼別人管的了的他們要管。

別人管不了的他們更要管。

只要能夠讓龍皇捲土重來,他們甘當馬前卒。

《我,守護炎黃五千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