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罪之罪
無罪之罪 連載中

無罪之罪

來源:google 作者:漫步雲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朝雪/簡靜 路奕

十年前,一群五大三粗的男子闖進簡靜的家裡,不由分說的抓走了簡靜的媽媽,簡靜在找到媽媽的時候,她正渾渾噩噩的站在馬路中間,一輛大貨車風馳電掣的朝她媽媽衝過去,簡靜的媽媽變成了車輪底下的一攤爛泥,簡靜發出了十八年第一聲簡靜媽媽的屍體被另外一家人帶走,被當成另外一個人下葬十年後,已經是一名記者的簡靜又一次目睹了十年前的噩夢簡靜深入調查,十年前抓走她媽媽的人都是紅蠍子組織的人,隨着簡靜一步一步的調查,十年前發生的一切也開始浮出水面莫鳶紅是名震全鄉的美人,俏美愛嬌,身邊追求者甚多,莫鳶紅在一番選擇之下,嫁給了鄉鎮企業家吳柏的兒子吳森婚後生下一個女兒玉穎,莫鳶紅的嬌奢風氣不改,在一次去省城購物中偶然遇到了前男友得知前男友如今事業有成,莫鳶紅在心中暗惱自己賭錯寶,只是想到家中夫女,莫鳶紅也始終謹守本分前男友不氣不惱,對莫鳶紅有求必應,在莫鳶紅每次因丈夫吳森好吃懶做,不學無術,經濟窘迫吵架之後,都會細心勸解莫鳶紅,還帶着她吃喝玩樂,直到有一次,前男友遞過莫鳶紅一包粉末,讓莫鳶紅哄吳森吃展開

《無罪之罪》章節試讀:

朝雪從夢中驚醒,她迅速下床,走進洗手間,打開水龍頭,捧起一捧涼水沖在臉上。

腦袋清醒了,也沒了睡意,朝雪給自己泡了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仔細觀察着黑夜與黎明交接時那蒙昧又混沌的光線。

夏日黎明,被黑夜壓制的光線「噌」的一下全部跳出來,那一刻的光芒很刺眼。

朝雪眯了眯眼睛,小區樓下的一道肥碩的黑色身影闖進她的視線。

六樓,雙眼極佳的視力足以讓朝雪看清他的身形和一些動作。

朝雪的視線停在他淌着鮮血的手臂上,她從窗戶前離開,下了樓。

「朝雪,早。」

同事阮玫和朝雪年齡相仿,平時也很談的來,和朝雪打了招呼之後就把朝雪拉到茶水間。

「清江那邊出事了。你猜等下巫婆會讓誰去?」

阮玫嘴裏的「巫婆」是她們的上司,青城電視台的總編輯巫雲,因為她經常板着張臉,平時不苟言笑,做事一絲不苟,大家私底下都叫她「烏雲」,後來又慢慢變成「巫婆」。

「報導新聞時事,是我們的責任,誰去不都一樣嗎?」

阮玫「嗨」了一聲,「話是這樣說,但真論起來,哪裡一樣了?就是頭牛,身上的肉還有好賴貴賤之分呢。那去案發現場和其它的新聞現場能一樣嗎?」

「案發現場?」朝雪凝眉,「你是說清江邊上,死了人?」

「對啊,這大熱天的,人死那,又是在江邊,那被水泡的,難看又難聞,你說這是不是個苦差?」

「那也得有人去。」

「哦,」阮玫拉長的語氣變得曖昧,「出了命案,某位帥哥肯定是在的,那某些人過去,也算是用公辦私事了。」

「什麼公辦私事?」朝雪拿起一次性杯子接了杯溫水,阮玫伸過來搭肩膀的手落了個空。

「難道不是嗎?路奕在刑警隊,命案的事他能不過去嗎?你正好過去調查,你們兩不是能見上面?這還不是公辦私事嗎?」

「那還真沒聽說過在命案現場談戀愛的。直說吧,是不是巫婆讓你去,你不想去?」朝雪將杯子里的溫水一飲而盡。

「被你猜對了。」阮玫一臉討好的湊到朝雪面前,「解救之恩,無以為報,一頓火鍋怎麼樣?」

朝雪微微一笑,「怎麼著也得兩頓。」

阮玫一臉肉疼,「成交。」

清江從青城邊上流過,上聯支河,下接瀚海,每天來往船隻不計其數,可以是青城的經濟和繁榮有一半是靠清江撐起來的,說不清是清江成就了青城,還是青城帶動了清江。

清江綿延數里,沿河兩岸都築有堤壩,半圓形的平台隔十米一個,遠遠看去,就像是水面起伏的波浪。

朝雪跟隨着電視台的車來到了案發現場,從江岸延伸到江水邊的一個小平台,平台是一塊平整的長方形的巨大礁石,礁石的一端是澎湃起伏的江水,另一端是足有一米五高的鐵柵欄,鐵柵欄的目的就是防止遊人在礁石上玩耍發生意外,不過,總有些喜歡刺激的人,再加上喜歡動手的釣客,生生在鐵柵欄上開出一道方便之門。

此時,堤壩邊上的拉着警戒線,青城分局的刑警站在礁石上,法醫正蹲在地上檢查那具被泡的浮腫的男屍。

朝雪拿着話筒走過去,攝影等人扛着相機追了上去,剛走進警戒線,一個身材高大,穿着警服,氣宇軒昂的男子大步走過來一把摟住朝雪的肩膀往外走。

「你怎麼過來了?」路奕輕聲問道。

「我過來報導,」朝雪將手裡的話筒遞到路奕的嘴邊,「喂,路警官,請問你對今天這起案件怎麼看?」

「別鬧啦。」路奕拂開嘴邊的話筒。「屍體的樣子很恐怖,我怕你看了晚上會做噩夢。」

「路奕,是不是電視台的人來了?快讓他們過來。」

路奕的上司青城分局刑警大隊隊長許奇朝路奕招手說道。

路奕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朝雪朝他笑了笑,安慰他「沒事的。」和其他同事一起過去,和刑警大隊的人交涉。

許奇將路奕拉到一邊,解釋道,「這一段路沒有監控,我們目前也沒有更多的線索,讓電視台報導一下也好,說不定廣大的市民能給我們破案提供線索呢?」

「各位觀眾,上午好,現在是北京時間上午十點二十五分,清江邊上發生了一起命案,死者為男性,年齡在四十歲之間,據法醫檢測,男子死亡時間在二十四小時到四十八小時之間。初步判斷為被害溺亡,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調查,廣大市民如果發現與本案有關的線索,請及時與警方聯繫。青城電視台記者朝雪為您報導。」

報導是直播的,報導完了之後,朝雪讓電視台的同事先回去,她留下來觀察,再多了解一些細節。

屍體被放在擔架上,鼓鼓的肚子像是懷孕八個月的孕婦,慘白的臉被水泡發,比剛刮的膩子牆還白三分。

「別看了,怪嚇人的。」路奕走到朝雪的身邊,學着她的樣子在她身邊蹲下。

「你不怕,我也不怕。」朝雪朝他嫣然一笑,又看向擔架上的屍體,「再說,還蓋着白布呢。咦。那是什麼?」

許是因為死者體型本來就壯碩,再加上屍體被水泡發,體積更大,死者的右手露在了擔架外,緊繃的衣袖不時的被頂起一塊。

朝雪的聲音吸引來了不少的目光,刑警隊的人紛紛蹲下來看,「該不會是水蛇鑽進去了吧?」

「水蛇是爬行的,不是這樣一左一右的。」

法醫想擼起死者的袖子,費了好大的力氣沒擼上去,「只能撕開了。衣服毀了應該沒事吧。」

許奇漫不經心擺擺手,「沒事,你儘管撕。」他也好奇死者的袖子下到底藏了什麼東西。

「嗤啦」一聲,衣袖被撕開,一隻硬幣大小螃蟹舉着鉗子飛快的從死者的身上溜下來,它體型不大,兩隻鉗子卻已是黝黑,上面還長着灰褐色的絨毛,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和一隻螃蟹計較的意思,小螃蟹爬過礁石,掉入了滾滾江流中。

「死者手臂上的傷口很奇怪。」

《無罪之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