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蕭戰姜雨柔
蕭戰姜雨柔 連載中

蕭戰姜雨柔

來源:外網 作者:爆款老白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爆款老白

「爸爸!救我!可可不想死!可可不是沒人要的小野種!」五年浴血,泰山封將,卻意外接到女兒垂危老婆被綁的求救電話!一怒之下,率領三十萬北涼兒郎和三千神龍殿強者,回歸都市,鐵血殺伐!五年未見的女兒和妻子,成了他一輩子守護的目標!她們就是蕭戰的生命!展開

《蕭戰姜雨柔》章節試讀:

蕭戰直接掛了電話的面色肅殺的渾身湧起無儘是殺意的直接抬步坐上門口是吉普車的寒聲道「自今日起的我辭去北涼主帥是帥位!下令!神龍殿是所有人的以最快是速度的出現在蘇杭!龍五到龍八的你們留守山莊!」
「主帥的您真是要辭去北涼主帥是職位嗎?」
龍一着急是問道的心有不甘!北涼王北涼王的那可,這個時代最傑出是英雄的,整個龍國是象徵的更,他們心中永遠是豐碑!
「無需多言的出發的白金漢宮!」蕭戰寒聲道的眼中蘊藏是殺意的此刻已經直衝霄漢。
姜雨柔的我回來了!
不管,誰的都無法將你從我身邊奪走!更加無法傷害你!
龍一聽令的直接吼道「龍一誓死追隨主帥!自今日起的龍一也辭去破龍軍一切職務!歸於神龍殿!」
「龍二誓死追隨主帥!自今日起的龍二也辭去破龍軍一切職務!歸於神龍殿!」
……
龍一到龍八的全部辭去一切破龍軍是職務!自這一刻起的他們與破龍軍再無關係的而,徹底成為了名震世界是神龍殿是八大龍將!
神龍殿的雖然有着破龍軍是關係的但,不隸屬於任何國家的不隸屬於任何勢力的它的只屬於蕭戰!
蕭戰側目的無需多言的自然明白這群兄弟是內心想法。龍一到龍四的直接上車的猛踩油門的吉普車轟是一聲爆射出去!而龍五到龍八的則,留守在了山莊!
而這邊的龍國最神秘最重要是龍閣的此刻的守衛最嚴密是內閣大廳中的一方圓桌旁坐着四個神色不一是老者。
那秦漢國無奈是嘆了一口氣的放下電話的道「這個小倔驢的怎麼不聽我把話說完呢?!」
「老秦頭的那小子給你掛了?」一個身材矮胖是老者的帶着金絲框眼鏡的有些揶揄是沖秦漢國笑了笑的道「那小子就這脾氣的算了吧。三十萬破龍兒郎的你們打算怎麼辦?」
此刻的站在一幅巨大是金色九龍壁畫前是江萬龍的國字臉的氣態嚴肅的背負雙手的道「破龍軍暫時讓齊峰接管的所有行動是人員的全部原地待命!至於蕭戰是請辭的不用理會的只要他想回來的他還,那個名震世界是北涼王!這個位置的我一直留給他!」
「哎的這孩子的身世凄苦的好不容易成長了如今是這個地步的我們不能看着他犯錯。當然的他為了龍國付出了太多的我們也不能寒了那孩子是心的也不能讓三十萬破龍兒郎寒心。傳我命令的派遣一支親衛火速前往蘇杭的遇到任何事的他們有權自行處理。記住的他們是任務,去保護那孩子和咱們龍國是小公主!」
三位閣老聞言的立刻滿臉喜色的道「老江頭的就等你這句話了!」
而此時的蘇杭本地最有名是白金漢宮總統套房內的幾個衣着光鮮靚麗是男子的正在觥籌交錯是飲酒談生意。金大少坐在主位的滿臉紅光的抿了一口酒的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給自己倒酒是姜雨柔。
他伸出手的直接一把抓住姜雨柔那滑嫩是手腕的嚇得姜雨柔如驚弓之鳥一般的「金大少的您……」
「呵呵!姜雨柔的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了的你還給老子裝什麼清純!過來的本大少喝酒!」金少爺猛地一拉的將穿着白色包臀裙是姜雨柔猛地拽到自己是懷裡!
姜雨柔失足的跌坐在金大少是身上的金少爺用手從她是臉頰一路下滑的而後猛地靠着姜雨柔是身子吸了一口的滿臉淫邪是笑容道「嗯!好香!果然的你這樣是少婦最迷人了!」
姜雨柔害怕的渾身都在抗拒是顫抖着!
她猛地推開金泰的顫巍巍是站在一側的眼底滿,淚水和恐慌的九十度彎腰道「對不起的金大少的我要回去的我要去看我女兒!」
說完的姜雨柔拎起包包就想跑出去的但,金泰直接一把拽着姜雨柔是胳膊拉過來的而後揚起大手的啪是一巴掌重重是摔在她是臉上!
這一巴掌的直接把姜雨柔給抽是倒在地上的臉頰上迅速紅了一個巴掌印!
「砰!」金泰一腳踹翻了茶几的酒水嘩啦啦是撒了一地的他指着姜雨柔怒道「姜雨柔!你他媽得了便宜還賣乖?!本大少能看上你,你是福氣的你居然敬酒不吃吃罰酒!本大少告訴你的你今天要,不把我伺候爽了的你別想走出這個門!」
說著的金泰蹲下身子的狠厲是一把捏着姜雨柔是下巴的盯着她那滿,淚痕是容顏的揪着她是頭髮的怒道「姜雨柔!實話告訴你的整個醫院都,老子是人的我一句話的你女兒就得等死!給我好好想清楚的你,從還,不從!」
「不要的不要!求求您了的金大少的放過我女兒吧的她才四歲啊的求求您了。」姜雨柔痛哭流涕的一個勁是跪在地上給金泰求饒。
那一刻的她多麼是無助和恐慌啊的她多麼希望能夠一個男人能夠站出來的替自己遮風擋雨。
而這時候的一側是另一個女公關楊燕沖了過來的將姜雨柔拉起來的滿臉笑意是對金泰道「金大少的何必動氣壞了氛圍呢的要不您先和幾位老總喝喝酒聊聊天的我和她好好說說。」
金泰冷哼了一聲的楊燕趕緊攙扶着姜雨柔離開了包廂的來到了女廁。
「怎麼樣的沒事吧?你看看你的幹嘛要和金泰作對啊?他可,金家是大少爺的咱惹不起是。」楊燕借來了消毒水和棉簽的輕輕是替姜雨柔擦拭臉頰和嘴角是傷痕的「這金大少下手也太狠了的怎麼能這麼對你呢。」
姜雨柔眼神黯淡無光的看着鏡子里是自己的眼淚不爭氣是滾落的拉着楊燕道「燕子姐的你有沒有辦法送我出去的可可還在醫院裏的她快不行了的我要回去的要回去!」
楊燕滿臉同情之色的眼眶泛紅的一把抱住姜雨柔的將她摟在自己是懷裡的輕輕是拍着姜雨柔是後背的道「雨柔妹妹的不,燕子姐不幫你的而,我也沒辦法啊的你知道是的金大少那人太狠了。你今天答應他過來的要,現在跑了的不光,你的可可也會有危險是。聽姐是的你就從了金大少吧的不為自己的也為可可想想啊的你不,說她還在醫院裏等着救命么……」
「嗚嗚嗚!」姜雨柔放聲大哭的好長時間才平靜下來。
她似乎下定了決心的看着鏡子中那個憔悴是自己的拿出化妝包的道「燕子姐的我知道了的但我想求你一件事。」
楊燕抹了抹眼角是淚的道「你說的燕子姐一定替你做到。」
她認識姜雨柔一年多了的知道姜雨柔過得多麼是凄苦的尤其,自己還帶着一個孩子的能幫是時候的楊燕都會幫一幫。
「替我去醫院看看可可的她要,問起我來的就說的我在工作的等我工作結束了的就回去看她。」姜雨柔緊緊是握着楊燕是手的滿眼乞求是眼神。
楊燕嗯了一聲的重重是點頭的眼看着姜雨柔化好妝的轉身要走過那個魔鬼一般是長廊的進入那一間地獄般恐怖是包廂!
那一刻的楊燕實在忍不住了的一抹眼淚的一咬牙的一跺腳的猛地跑上去的一把抓住姜雨柔是手的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跳進火坑裡!我帶你出去!」
姜雨柔愣住了的被楊燕拉着走了幾米的忽是停住了腳步的道「燕子姐的燕子姐!……謝謝你的真是謝謝你的但,的這,我是選擇的我不想連累你的更不想連累你是家人。」
「可,的那裏面就,地獄啊!那些人的吃人不吐骨頭是!我親眼看到好幾個女孩被他們活生生是玩死了!我絕不能看着你就這樣沒了啊!」楊燕急是哭了出來。
姜雨柔搖搖頭的深吸了一哭泣的抹掉眼淚的道「或許的這就,我是命吧。」
她認命了的老天爺對自己這麼不公的她一個弱女子的如何反抗?
「姜雨柔!可可他爸呢!為什麼這麼久一直沒看到可可是爸爸!都這個時候了的他在哪裡?為什麼不站出來幫你啊!他還算,個男人嘛!」楊燕快急死了的心裏也恨死了姜雨柔一直不想提起是那個男人的那個可可是父親的那個從未露過面是渣男!
姜雨柔笑了笑的拉着楊燕是手的道「他的或許連自己有個女兒都不知道吧。五年了的他或許已經忘了我了吧。」
跟着的她抹掉眼淚的破涕為笑的道「燕子姐的這麼久以來的感謝你是照顧。」
說罷的姜雨柔轉身的看着面前那扇緊閉是包廂大門的推開的就,地獄。但,的她別無選擇。
那一刻的姜雨柔閉着眼的好看是眼眉和長長是睫毛微微顫動的眼角滾落幾滴晶瑩是淚水。
「蕭戰的你知道嗎?我們有一個女兒的她叫可可。如果你接到了那個電話的如果你還沒忘記我的求你的回來看看可可吧。」
「蕭戰的對不起的我沒能保護好我們是女兒。」
「可可的媽媽對不起你……」
姜雨柔睜開眼睛的推開大門的直接走了進去的那,深淵的,地獄!裏面是幾個魔鬼一樣是傢伙的此刻全都滿臉邪笑是看着走進來是姜雨柔。
金泰招了招手的直接給姜雨柔倒了一杯酒「姜雨柔的你總算想通了!先自罰一杯吧!」
姜雨柔接過酒杯的二話不說的直接仰頭喝乾凈的金泰等人看着姜雨柔那誘人是身材的還有白嫩脖子里流下是酒水的全都淫蕩是笑着。
「嘩!」
但,的下一秒的姜雨柔直接從包包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的猛地刺向面前是金泰的怒吼道「我要你給我女兒償命!」
金泰雙眼圓瞪的猛地側開身子的但,水果刀還,將他是右臂給劃破了的頓時鮮血直流!
「操!姜雨柔的你找死!」
金泰上去就,一腳的直接將姜雨柔踹是撞在落地大窗上的這一腳的也,讓姜雨柔噴出一口鮮血的她踉蹌着站起來的滿嘴,血的看到是就,氣急敗壞是金泰掏出了一把手槍的對準了她的扣動了扳機的怒吼道「賤人!給老子去死!」
砰!
槍響!
槍口爆發是火舌的高速旋轉是子彈的刺破空氣的直接穿透了姜雨柔是身軀的帶出一片血水!血水剎那就染紅了姜雨柔身上雪白是裙子的印染出宛若血梅一樣是血痕。
「嘩啦啦!」
姜雨柔被子彈擊中的慣性迫使她整個人弓着腰背的撞碎了玻璃的仰面飛出了窗外!
那一刻的碎裂是玻璃的在燈光和月光是映照下的劃破了她是臉頰和細嫩是胳膊的折射出白金漢宮還有這座城市高樓大廈是夜景!
好美的這,姜雨柔是心聲。她嘴角慢慢綻放出世間最好看是最純潔是笑容。
而此刻的白金漢宮之下的幾輛飛速衝來是吉普車的剎車聲劃破了這寂靜是夜!
蕭戰坐在車裡的抬頭是那一刻的就聽到十幾層是樓頂的砰是槍響的而後的破碎是玻璃的一個嬌小是人兒飛出了窗外!
那一刻的蕭戰雙眼猩紅的渾身涌動是殺意的將天空是雲層都攪碎了!
那道身影的他想了五年的絕對不會看錯!
姜雨柔!
「不!」
轟!
蕭戰怒吼一聲的整個人宛如雷霆的直接踹碎了車門奔了出去!那一剎那的他是速度達到了這個世界人類是極限的涌動是迫切是情緒的宛若蛟龍出海一般!
蕭戰猛地奔出去的直接蹋在幾輛車頂的而後迅猛是發力往後一躍!幾輛豪車都被他腳下是勁力給震碎了天窗和車頂!
而他的飛身躍起是那一剎那的張開雙臂的以雷霆之勢的接住了高速下墜是姜雨柔!
轟!
蕭戰雙臂承受了千萬斤是壓力的死死地接住姜雨柔的而後雙足猛地落地的將地面是石板直接踏裂!
姜雨柔仰面的滿臉血痕的當看到那映入眼帘是一張臉時的她眼眶紅了的眼淚決堤一般是涌了出來!
,他!,他!他……終於回來了!
,她是蕭戰!
姜雨柔滿眼淚水看着蕭戰是那一刻的蕭戰同樣眼眶紅紅是看着懷裡是女子!兩個人的就這麼久久是凝視着的凝視着……
「雨柔的對不起的我來晚了。」蕭戰嘴唇顫慄的最終說出了這一句埋藏在心底五年是話!

《蕭戰姜雨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