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小祖宗她又嬌又凶
小祖宗她又嬌又凶 連載中

小祖宗她又嬌又凶

來源:google 作者:白顏汐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時御洲 白顏汐 霸道總裁

傳聞時爺喜歡上了一名獸醫,為她不惜放言威脅各大家族上一秒,時爺還在嘚瑟:我家小祖宗十分熱愛學習下一秒,白顏汐就出現在京城最大的酒吧,如魚得水時爺頭疼不已:我覺得夫人此舉甚好,學習就應該勞逸結合白顏汐慵懶散漫挑眉:兄弟你哪位?時爺用盡渾身解數終於把人騙到手,婚後京城掀起一股熱潮時爺:我那小祖宗剛從鄉下回來,脾氣暴躁得很,你們別去欺負她眾人看着小夫人掉落的馬甲,陷入沉思一夜之間震懾邊境各組織的黑客界無冕之王九汐能夠活死人肉白骨的醫學界傳奇棠檸令世界大佬聞風喪膽的殺手界之王據說今年的國家狀元長的和小夫人有九分相似時爺,您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疼嗎?展開

《小祖宗她又嬌又凶》章節試讀:

正值夏季,島上的風攜裹着陣陣熱浪席捲而來。
四面環海的琉璃島上停着三架飛機,機身鑲嵌的彼岸花圖案,無不顯示它主人尊貴的身份。
白顏汐帶着黑色口罩,被保鏢層層「護」在中央,只露出一雙精緻好看的雙眸。
就這麼怕她跑了?!
黑色開衩長裙下,又白又長的雙腿若隱若現。
散落的頭髮恰好遮住耳上的藍牙耳機。
「棠檸,任憑你有天大的本事,今天還不是敗在時爺手上。」
秦臻嘚瑟到不行,道上人盡皆知,棠檸近幾年一直在尋找三梔花的消息,時爺故意讓他放出三梔花在琉璃島上。
只要棠檸知道就一定會來,沒想到,竟然真的被他給逮到活人了。
棠檸,醫學界的無冕之王。
三年前,A國公主身中奇毒,本以為回天乏術,卻被她硬生生的從閻羅殿救了回來,起死回生,自此棠檸兩個字傳遍國際,被人尊稱為鬼醫。
各國大佬派遣了無數組織調查她的身份,卻沒有一點消息,就連是男是女都未知。
白顏汐蹙起眉頭:「腦殘,我再說最後一遍,我不是你要找的棠檸。」
她是醫生,不過是一名獸醫。
「是不是你說了不算,時爺自有定奪。」
「滴……」
「滴……」
一陣突兀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話,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只見秦臻臉色倏變,接着動作迅速的掏出槍:「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否則老子一槍崩了你!!」
她渾身上下透出生人勿近的氣息,一眨眼,手起手落間,秦臻手裡的槍已經被她握在手裡,動作之快甚至都沒看清楚她是怎麼出手的。
「傻逼!」說完,她直接拆了槍里的子彈,一個反手將槍甩了回去。
秦臻:「……」
保鏢:「……」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飛機上極盡奢華,燈光折射出清冷的光線打在柔軟的波斯地毯上。
「時爺,棠檸抓到了。」
秦臻用力將人往前一推,她踉蹌兩步沒站穩,直接跪在男人腿邊,時御洲手臂撐着椅背,雙腿敞開,尷尬的姿勢讓白顏汐忍不住紅了臉。
大爺的!
她想罵人!
頭頂傳來男人嗤笑的聲音,她立刻收回思緒,抬頭就看見時御洲那一張妖冶的臉龐。
他一襲黑色襯衣,領口處浪蕩的大敞着,如同王者般睥睨天下,修長的手臂撐在沙發扶手上,眼中泛着幽冷,因為中了葯他臉色蒼白,卻依舊掩蓋不住身上的王者之氣。
「解。」一個字,語氣強硬。
白顏汐輕咳一聲,扶着身後的桌子站起來給他檢查。
「這是被人下了**?」
這種事情在獸界也是很經常的。
有人為了培育出優質的後代,就會給動物之間下**,然後讓它們交配!
沒想到,現在人都用這麼齷齪的手段了……
秦臻一聽這話,狗腿子立刻上線:「你說誰被下了**?」
白顏汐一副看傻子的摸樣:「……」
是她表達的不夠明白?
還是這位狗腿子上學的時候沒認真學習?
「閉嘴!」男人的聲音乾淨低沉,挾裹着絲絲喑啞。
秦臻狗腿子秒下線:「……哦」
白顏汐有隨時隨地攜帶針劑藥水的習慣,沒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場。
她手法嫻熟的把藥水抽到針管里,整套動作下來一氣呵成。
時御洲身上透出幾分倦怠散漫,彷彿此時被人下藥的不是自己,骨節分明的手指端起面前的白瓷茶杯,放在手裡把玩,看起來挺漫不經心的:「棠檸?」
「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
房間內燈光昏暗,暈染她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時爺盯着她那雙眼睛,黑曜石般的眸子亮了亮。
「這雙眼睛倒是不錯,適合收藏。」
收藏你祖宗!
也不怕晚上起床嚇死自己!
「放心,就沖當年的事情,老子也不會給你個痛快!」耳邊傳來他的聲音,帶着幾分清冷。
白顏汐:「……」
早知道當年就一針直接戳死他了!
「怎麼樣,能解嘛?」秦臻在一邊緊張的不行,誰能想到時爺竟然被人暗算。
白顏汐下手快狠准,針頭直接沒入他的皮膚中:「閉嘴!這世上,就沒有我治不了的動…呃人。」
「……動?」時御洲皺起眉頭隱約覺得有點不對勁。
「……」
「動物?」
「……」
「你別告訴我你是一名獸醫?」
時御洲這麼精明的一個人,他沉思一會,立刻猜想到她剛才臨時改口的是什麼話。
「當然了,我不是你們口中的棠檸,我是一名獸醫,不信你可以去查。」
白顏汐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她咬死不承認自己就是棠檸。
時御洲抬手想要摘下她的口罩,嗤笑道:「你什麼時候這麼慫了,連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認?」
白顏汐往後仰着身子,漂亮的眼睛露出危險的光芒:「別碰我!」
男人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絲細微的表情,目光逐漸加深,好半晌才開口:「好,你說不碰就不碰。」
「所以,你剛才給我打的是給動物的葯?」
時御洲沉下臉色。
「只要有用就是好葯。」
她抬頭對上他的目光,眼中沒有俱意,一雙杏眼蘊含著萬千星辰,耀眼奪目。
「……」
寂靜……
飛機上透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眾人屏住呼吸,這女人膽子也太大了吧,敢這麼對時爺說話,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男人似笑非笑,沒有想像中的怒不可竭,反而還帶着幾分玩味:「伶牙俐齒。」
「一共是二十六萬八,我給你打個折,給我二十七萬就行。」
秦臻無語:「二十……七萬??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知不知道打折的意思?」
「怎麼,你覺得時爺的清白還不值二十七萬?」
她倚靠在架子上,右腿微微彎曲,弔兒郎當的。
時御洲一記凌厲的眼風射過去,嚇得秦臻差點跳起來。
「時爺準備怎麼支付?我微信支付寶現金都可。」
時御洲:「……」
他虛弱無力的撐着沙發站起來,輕笑出聲:「你覺得呢?」
這女人,挺有趣的,要不就養幾天在殺?
他目光不斷的往下看去,眼神觸及白顏汐鎖骨時:「系好扣子,別想着勾引我。」
白顏汐:「……」勾引你大爺的!

《小祖宗她又嬌又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