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老太君還真的說到做到,這邊子安剛走,她便命人準備馬車去侯府了。 行動派的魄力有時候是很嚇人的,尤其是那些上過戰場的人。 子安回到公主府,最近她都把公主府當做自己的家了。 進府便問御醫,「那姑娘帶來的是不是血羚羊角?」 御醫道:「回王妃,她沒有帶來,只是說她娘親有血羚羊角,後來給她看了圖畫,她說顏色對不上,那應該就不是了。」 「顏色對不上?她說的顏色是怎麼樣的?」子安問道。 「她說的是黃色的,帶有血絲。」御醫回答說。 子安想了一下,這個血羚羊角因存放的問題很可能會出現變色的情況,還是核實一下比較好,「她可有留下地址?吧。」 御醫道:「沒有,但是知道她的名字,似乎叫王懿兒。」 王懿兒?這名字好生熟悉。s3(); 蕭拓剛好走進來,聽到御醫的話,他急忙問道:「王懿兒?你說今天有一個叫王懿兒的人來過?」 「是啊,就是今天來過說是家裡有血羚羊角的姑娘。」御醫說。 蕭拓看向梁王,生氣地道:「我今天跟你說似乎看到懿兒,你怎麼沒說話啊?你沒跟我說懿兒來過。」 梁王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漠,「來過又怎麼樣?」 「她上了太子的馬車!」蕭拓急得跳腳。 梁王猛地站起來,「你說什麼?」 「我親眼看見她上了太子的馬車。」 梁王氣得青筋爆顯,「你為什麼不早說?」 蕭拓道:「我進來就說了,似乎看到懿兒,你沒搭腔,我以為我自己看錯了,想着懿兒怎麼可能來這裡?」 梁王咬牙切齒地道:「你就蠢死吧!」 說完,旋風一般出去了。 蕭拓怔了一下,也跟着跑出去,「蠢死的是你,你這混蛋。」 子安神色有些凝重,這個懿兒應該就是梁王的心上人,但是為什麼會上了太子的馬車? 兩人去了一個時辰左右就回來了。 梁王生氣地道:「你到底看清楚沒有啊?」 「我只是覺得有點像,誰知道是不是呢?」蕭拓也有些不肯定了。 子安急忙問道:「找到太子了嗎?他是不是帶走了懿兒?」 梁王道:「他在蘭坊聽曲,倒是摟着一個女子,那女子和懿兒穿着同樣顏色的衣裳,他說在公主府門口蕭拓見到的是那女子。」 「這麼巧?」子安不禁暗生疑竇。 蕭拓說:「太子這個人天性?h色,去哪裡總是帶着歌姬,這一次帶女人來公主府也不奇怪,而且他也沒有理由抓走懿兒,他壓根就不認識懿兒。」 子安忽然想起之前蕭拓說過不曾見過懿兒,便問道:「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你不曾見過懿兒的,為什麼你認得她?」 蕭拓撓了一下頭,「我有這樣說過嗎?不過如果說過也不奇怪,我就見過一次,就是他們認識的時候。」 子安道:「你才見過一次,會不會認錯呢?畢竟你只看到她上馬車的背影。」 蕭拓本來就已經不太肯定了,現在被子安一說,更不確定那 人是不是懿兒,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一眼看過去,覺得是懿兒。 梁王沒好氣地道:「本王就不願意去招惹那人,你還偏看錯了,今日發了這一通火,指不定明日就要進宮告知母后了。」 子安淡淡地道:「你怕他做什麼?你又不欠他的。」 她對梁王不願意治療還是心存芥蒂,覺得他不夠剛強。 梁王知道她心裏有氣,也沒說話。 子安見他這副模樣,也懶得說他,「好了,你派個人去懿兒家裡問問,看她回去了沒有,順便看看她阿娘的羚羊角是不是帶血的。」 梁王怔了一下,「本王不知道她住哪裡。」 「你不知道她住哪裡?」子安像是看怪物一樣看他,「你都那麼喜歡人家了會不知道人家住在哪裡?那你以前是在哪裡找她的?」 「以前她在西南坊的市集上賣自己做的簪花,但是後來她就沒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擺攤,本王好幾次走過那裡,都沒見到她。」梁王不好意思地說。 子安不由得大寫一個服字,這戀愛談得真是…… 她問蕭拓,「王爺還沒回來嗎?」s3(); 「沒!」蕭拓有些心不在焉,似乎還在想着懿兒的事情。 「有消息傳出來嗎?」 「沒有,不過,粵東王倒是回來了,這會兒應該也入宮了。」蕭拓說。 子安知道粵東王是壯壯的兄長,十分疼愛壯壯。 聽聞他的脾氣很燥,不知道這會兒入宮會不會鬧出什麼事來。 要知道,她家那位的脾氣也很爆。 天色沉下來,還沒見慕容桀出宮,子安有些坐不住了,想讓蕭拓入宮打聽打聽消息。 蕭拓還沒出去,便見瓊華領着一個婦人進來,她大約三十七八的模樣,身穿一襲青色衣裳,頭上沒有什麼裝飾,挽着一個乾脆利落的髮髻,全身上下唯一的佩戴,大概就是手腕上那一串碩大的佛珠。 她的模樣不算很漂亮,但是五官比較明確,是那種一眼就能讓人記住的臉,加上眉毛很濃很黑,讓她整個人看上去英氣十足。 但是她的動作十分文雅,走進來的步伐步步生蓮那種,琴之帶着她進來,她見到人便微笑,十分的溫柔。 「王妃,這位夫人說來找女兒,她的女兒便是今天來過的王懿兒。」琴之說。 梁王跳了起來,看着那位婦人,「您是懿兒的母親?她沒有回去?」 婦人打量着梁王,把佛珠解下來在手裡轉動着,柔聲回答說:「是的,我是懿兒的母親,今天她出去就沒有回來過,她出去之前告知鄰居,說她要來公主府的,我想問問她今天可有來過?」 蕭拓傻了眼,「天啊,那今天上了太子馬車的人真的是懿兒。」 婦人轉頭看着蕭拓,微微抬眸,「您說懿兒上了太子的馬車?這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會上了太子的馬車?」 她轉動佛珠的速度越發地快了起來。 「夫人,您不必擔心,我們這就去找太子,把懿兒找回來。」蕭拓連忙說。 那邊廂,梁王已經握住了拳頭,青筋顯露,「蕭拓,走!」 子安怕他們衝動反而找不到懿兒,便道:「等一下,我跟你們一塊去。」 婦人卻攔阻了眾人,「既然是太子帶走了,我直接去找太子吧,也不勞諸位了。」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