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戲精王妃的馴夫之路
戲精王妃的馴夫之路 連載中

戲精王妃的馴夫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沙棠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世蘭 孫妙清 現代言情

重活一世,孫妙清看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推心置腹的長姐是個蛇蠍心腸的毒婦,深愛的未展開

《戲精王妃的馴夫之路》章節試讀:

「孫郡主,您自個兒挑一樣,了斷了吧~」 定定望着石桌上的托盤,毒藥、匕首、白綾,一應俱全。
孫妙清瞥了眼面前的老太監,冷笑一聲。
「皇上想的可真周全。」
富康郡主通敵賣國,今日,賜死—— 她一心一意待的情郎,費盡心思扶持登上帝位,到頭來,就落得個兔死狗烹的下場?
「郡主,接旨吧?」
老太監無奈抬頭瞧人,聖旨拱手奉上。
「您,倒是跪啊。」
閉眼深吸一口氣,孫妙清倏奪過聖旨,轉身便扔進火盆。
冷眸凝着燃燒的火焰,「臣女,接旨。」
此舉,無疑是在挑戰皇權。
老太監急忙伸向火盆,可為時已晚,反倒被灼傷,回頭無奈的望着她。
「郡主,您這又是何必呢?」
激怒皇上,又能有什麼好處?
什麼恩愛兩不疑?
胡扯!
情愛,不過是他利用自己的工具罷了!
「依着老奴說,您只要肯交出傳國玉璽,您還是皇上心尖上的那個人~」 轉身之際,萬千氣場頓時散發而出,禁衛軍瞬間把拔刀相向。
「公公不必說了,欠他的這條命,今日,還了就是。」
想要玉璽,卻是萬萬不能的。
抄起瓷瓶,毒藥一飲而盡。
疼痛襲來,孫妙清方知死亡是何滋味兒,可她,不悔。
目光緊盯人群中的一個小太監,孫妙清揚起一抹冷笑,任由鮮血從嘴角溢出。
「勞煩皇后娘娘親自送行,本郡主,不勝惶恐啊......」 小太監取下宮帽,絕美容顏展現人前,臉上的笑容卻教人不寒而慄。
「跟與我爭,便是這個下場!」
「我死了,你皇后的寶座,便坐的安然了?」
孫妙清的嘲諷,教女子臉色一變,抬手就是一巴掌。
「孫妙清!
到了這步田地,你還嘴硬!」
一巴掌下去,人直接被打翻在地,可她卻無力起身,鮮血不住從七竅流出,疼痛遍布四肢百骸。
狼狽的姿態,教女子放聲大笑,張狂姿態可見一斑。
「能親眼看着你死,本宮這心裏,可真是痛快極了!」
蹲下身,一把揪起她的頭髮。
瞧着這張引無數男人發狂的臉,此刻卻變得污穢不堪,孫世蘭終於覺得吐了口惡氣。
「我的好妹妹,我今兒個來,就是要告訴你幾個秘密,好讓你......」 「死不瞑目。」
「與你多年紙鳶傳情的,並非皇上;與你春風一度為你解毒的,也並非是皇上。」
「還有,敵國邊境、亂軍之下,救你的,也不是他~」 「可殺你娘的,卻是他哦。」
瞳孔一震,孫妙清只覺得渾身泛冷,大腦一片空白。
不是他?

怎麼可能!
她分明查的仔細,怎會出錯?
可,若不是他,又會是誰?
「怎會這樣......」 豁出性命也要幫的人,竟是殺母仇人!
何其荒唐!
魏良成!
你騙得我好苦啊—— 「是誰......救我的,究竟是誰?」
用盡全身力氣,孫妙清緊緊揪住她的衣裳,只求一個答案。
欣賞着她此刻的不甘,孫世蘭放聲大笑,倏然扯開她的手,居高臨下睥睨着。
「孫妙清,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那人是誰,我就是要讓你,死不瞑目!」
笑聲徘徊在耳邊,接下來的話,她早已聽不清,知覺在漸漸失去,可心底的怨恨,卻是那樣濃烈。
是誰...... 亂軍之中、以身護她的,究竟是誰...... 當時的情況下,能調動大軍的,只有...... 六王爺魏源!
瞬間,一切疑惑變得明朗,撥雲見月。
怪不得,他看自己的眼神,那樣的不同。
細細想來,每次傷心時,陪在身邊的,不正是他嗎?
孫妙清,你此生,欠他良多啊...... 我不甘心,不能就這麼死了!
魏良成,孫世蘭,你們欠我的,我便是化作厲鬼,也定要你們百倍償還!
「啊——」 突如其來的厲嚎,嚇得孫世蘭渾身一顫,再回頭,人已經咽了氣。
可不知怎麼地,總覺得,暗處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
嘶—— 孫妙清只覺得額頭一疼,下意識要伸手摸去,卻發現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人死了,還會有知覺?
緩緩睜開眼,入眼是陌生的房間,這讓孫妙清萬分疑惑。
低頭一瞧,卻發現被五花大綁扔在床上。
透過斜對面的銅鏡,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眼帘,孫妙清倏然瞪大了眼眸。
她、重生了?

容不得她多想,門外就傳來一陣竊竊私語。
「真要這麼做?」
「不然呢?
咱們的小命,都捏在大小姐手上呢!」
「噓,人來了,快撤!」
兩道人影迅速離開,緊隨其後一名醉漢便推門而入。
酒臭味熏得孫妙清皺緊眉頭,她想起來了!
十四歲這年,她被人誣陷失了清白,而現在,就是舊事重演!
醉漢色眯眯盯着床上的美人,東倒西歪的走了過去。
「一百兩銀子買來個美人兒享受,這錢,值!」
孫妙清心底冷笑連連,一百兩?
相府嫡女的清白,就這般廉價?
醉漢忽的靠近,手指拂過她額上的包。
「剛才若是從了我,我又怎會打你?
瞧瞧這可憐樣兒,心疼死爺了~」 忍着噁心,孫妙清故作嬌柔的扭了下腰。
「您想好好的疼我,不得放開我?」
「也好讓我,好好的伺候您~」 細聲軟語哄得醉漢連連點頭,「好極~」 一得到自由,孫妙清瞬間收斂笑意,抬手就是一記手刀,壯漢就這樣躺在了床邊。
起身坐在銅鏡前,孫妙清動手為自己着裝。
整裝完畢,只除了額前的淤青有些礙眼,其他都不錯。
打今兒起,她只做有件事——報仇!
今日的戲碼出自誰手,她前世不知,如今想來,定是出自孫世蘭之手。
尤其回府後,孫世蘭對她呵護備至。
細想想,不過是贏得自己信任的手段罷了!
許是她的怨恨太重,連地府都不敢收她,這才有了重生。
魏良成、孫世蘭,咱們的遊戲,剛開始~ 布置好了一切,孫妙清躲在門後。
「碧玉,碧玉,你快來!」
聽裏面的人恐慌無措,始終在門外角落的婢女低低竊笑,可還是裝作慌張的樣子推門而入。

《戲精王妃的馴夫之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