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老子說了算!
玄幻:老子說了算! 連載中

玄幻:老子說了算!

來源:google 作者:南牆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程春夏 黃師傅

如果能安心過這種錦衣玉食的日子該多好,可惜實力不允許啊!.....................「你們這些阻礙我當富家公子的人,都該殺!」.....................順我者長命百歲,逆我者挫骨揚灰!善惡天定,是非由心,而你們的死活老子說了算展開

《玄幻:老子說了算!》章節試讀:

醉仙樓三樓包廂內,許紹祥和孔雲輝分坐方桌兩側。

桌上酒菜沒怎麼動,許紹祥眉頭不展。

「許公子不用愁。」

「我能不愁嗎?胡明和程春夏怎麼就這麼巧?從這出去就失蹤了?這分明就是寧家乾的!」

「那就辦了寧家嘛。」

「拿什麼辦?我老子都不敢說這話!寧府那幾個武師哪個是善茬?惹急了我可擔不起。」

孔雲輝哈哈大笑。

「許公子,怎的如此膽小?辦大事的人可不能沒有膽識啊。」

許紹祥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灑出去半杯,一口悶下去,燒心的感覺多少掩蓋點擔心。

「我家妹妹已經動身前往水雲宗了,那裡可是北地仙山,彙集了三十三聖地,水雲宗位列三十三聖地之首!許兄,想想過那氣派嗎?」

許紹祥眼中露出羨慕和憧憬,都說進了靈宗就是仙,仙凡之別猶如人跟土狗。

「我妹妹在皇城中的親戚家學習印染生意已經十年,不曾見過皇室任何一人,從皇城出發去宗門時,你可知道是誰相送?」

「誰?」

「梁國皇帝,施禮相送!」

「啊?」

「水雲宗太上長老之孫,初見雲霓驚為天人,直接用靈鶴傳信家父,欲成神仙眷侶。」

許紹祥搖頭,暗嘆這寧武時運不濟,不是他不行,而是人家太行了。

「此事家父為難,我便順了妹妹的意思。」

「雲霓的意思?」

「不錯,舍其一人而已,仁至義盡。」

許紹祥沉默了,若是孔家提出悔婚,不佔理,還會留下勢利眼的名聲,而若寧武名聲臭了,寧家底氣就不足,水雲宗也可以找到借口干預。

畢竟這些靈宗很看重口碑和名聲的。

掌門弟子怎麼可以找個飢不擇食的色中惡鬼作為夫家。

「那一日的藥量......」

「哼,死了不是更好。」

孔雲輝端起酒杯:「寧家的探查必然不會停息,家父仁慈,不願見兩家結下仇怨,還望許公子多周旋。」

「孔兄放心,寧家家丁我已經安排衙役牢牢盯住,但凡出格直接抓捕。」

許紹祥同孔雲輝客氣碰杯,現在的孔家還沒起勢,需要藉助許家力量,但可以預見的,孔家至此將平步青雲。

黃師傅深夜找到寧文安,彙報一些情況。

「老爺,找到了,無人生還。」

「哦?可有什麼線索?」

黃師傅安靜片刻確認四周無人,輕聲說道:「那裡找到兩個新挖的土坑,一個埋的是十名寧家護院,另一個埋的是胡家和程家少爺。」

「什麼?」寧文安輕呼出聲,這些日子他也着手要綁走這兩個小子審問,礙於縣衙的干預始終沒能成功。

「老爺,我懷疑這事兒是少爺乾的。」

「胡扯!他有幾根毛老子都知道,還能幹出這事兒?」

「老爺!你可知少爺現在的斬狼刀法已經第二層了嗎?」

寧文安一臉奇怪的看着黃師傅,心想這刀法不是你給的嗎?這麼簡單就到第二層,你自己練了大半輩子才剛突破六層。

黃師傅有些尷尬的道:「少爺或許是天縱奇才,只是我們幾個武師眼拙。」

「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關係。」

「從現場來看,那兩個坑應該都是那十名家丁所挖,從回填土上來看,第一個坑是十人共同填埋,第二個坑則是兩人填埋,而那十名家丁表情驚訝,有幾個傷口還在背後,定是熟人所為。」

寧府護院共同的熟人,只可能是寧府里的人。

「最重要的是,我自己的刀法我熟悉,回想起這幾日我教導大少爺刀法,除了驚訝於進度,還有就是刀中的煞氣,那可只有殺過人才可能有。」

這最後一句才是鐵證。

寧文安點點頭,似乎是接受了這個現實。

「現場怎麼處理的?」

「碎屍後燒了。」

「好,明日起派出家中一半護院查探消息,不管有沒有收穫都給我在外晃悠。」

黃師傅明白寧文安的意思,縣內衙役都盯着寧文安的動作,也就忽略了寧武,這邊牽扯注意力也就更方便寧武行動。

「少爺那邊用不用……」

「讓他自己闖一闖,我想看看他能做到什麼程度。」

寧武一大早就起來,現在他已經習慣了每天習武的生活,感受着充斥全身的力量讓人上癮。

寧文安踏進,看到自己兒子幾天時間就明顯飽滿的肌肉暗自點頭。

「這是我去黑市拍賣會得來的金絲寶甲,穿好。」

寧武有些奇怪的接過,入手輕盈拉扯後感受到堅韌。

「父親可知靈宗?」

「自然知道,入了靈宗可就脫離了凡塵,我等凡人……」

寧文安忽然頓住了,眼睛一眯看着自己兒子。

「孔雲霓似乎是進了靈宗,我就是她前半生的污點。」

寧文安沉默了。

「我的名聲臭了自然能引得靈宗出手,而我死才是一了百了。」

孔雲霓那娘們絕對想他死!

而不僅僅是要搞臭他。

試想一下,寧武帶着臭名活下去,只要有人見到他就會提起孔雲霓這段往事,而帶着臭名死去呢?

將被唾棄被不齒,進而被徹底遺忘。

如果寧武自己站在那個位置,他自問甚至會想到把寧家抹除。

現在沒這麼做的原因或許是尚未在靈宗站穩。

寧文安神色陰沉。

「小武,有何打算?」

「胡家和程家不過是許家兩條狗,而許家又是孔家能借的勢,父親,我想乾的事,寧家願意嗎?」

寧武說著話忽然轉問寧文安。

上一世他沒什麼仇人,都被他解決了,解決不了的幾個最後把他解決了。

寧文安聽到他提起這四家眼角抽動,與四家為敵一旦失敗將萬劫不復,而孔家還有孔雲霓。

寧武抬手拍拍寧文安肩膀,家業大了考慮的事情就沒有簡單的,幾日來這個父親給自己感覺已經夠用了,而自己的幾個弟弟妹妹也是感情頗深。

父子倆相顧無言。

九溪縣圓月當空,朗朗星光照着一隻仙鶴悠哉飛抵。

「孔家老小恭迎靈宗上仙!」

「別那麼客氣,孔雲霓按照輩分是我師叔,我只是虛長几歲而已。」

孔家人看着從仙鶴上下來的這位,青衫飄飄青絲滿頭,多說雙十年華,虛長?

似是看出了眾人疑問,那少年笑吟吟的道:「修行無歲月,我入門已一百餘年。」

孔家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接着又都羨慕的不行。

家主孔達恭敬無比的一躬身:「不知上仙可否看看我孔家幾個晚輩,他們……」

那水雲宗弟子面露高傲:「孔家主,莫強求,資質天定,無緣就是無緣。」

「啊是是,上仙說的是。」

孔家幾個懷抱孩子的婦人眼中露出極度的失望。

「寧武可還在縣內?」

《玄幻:老子說了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