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從簽到開始無敵
玄幻:我!從簽到開始無敵 連載中

玄幻:我!從簽到開始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最愛吃蜂蜜的熊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最愛吃蜂蜜的熊二 蘇凡

萬物寂滅,聖地惘難,我定要這天,這地,都因數十萬年的血仇崩碎,萬物都會因為聖地的震怒而天崩地裂,我,定要讓萬物顫抖當蘇凡帶着眾人來到諸天萬界時,神域顫抖,仙域崩塌,無數的仙人都跪求拜服蘇凡,望着正在征戰的神寵,無數神龍,神凰.....展開

《玄幻:我!從簽到開始無敵》章節試讀:

離天界。

荒域,臨安國。

「叮」,宿主簽到成功,已成功簽到五十億三千七百五十萬次,簽到任務已圓滿結束,簽到空間開始解鎖,倒計時一炷香。

一片幽深空間中,蘇凡驟然聽到系統所說的話,早已麻木的靈魂在這一刻鬆動了,生機也在此刻復蘇。

數十萬年啊!

蘇凡終於可以從系統空間這個鬼地方中中出去了。

望着屏幕上的倒計時,蘇凡默默的等待着......

他不知道自己進入系統空間後,外面的世界有什麼變化,武道更加昌盛了,還是落幕了,

也不知道自己所掌控的不朽聖地現如今怎麼樣了,不知道那些老傢伙失去自己後還有沒有稱霸這個世界的能力,

不朽聖地祖地,後山,一道身影正在慢慢的凝聚。

......

此刻,後山的遠方,,一個穿着破洞道袍,蓬頭垢面的少年,正在抱着一個骨灰盒飛速的奔跑着,臉上的惶恐之色也隨着靠近祖地在漸漸的消散,

少年的年紀差不多有十四五歲,身上穿着的道袍破除了許多的口子,露出了少年那未經磨練的皮膚,皮膚之上還有許多不同大小的傷口,傷口上還殘留着未曾干透的血漬,令人看到感覺恐怖異常。

只見那個少年把骨灰盒放在了一個墳頭之上,自言自語的道:

「師傅,我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如今的聖地,只剩下我和兩個小師妹了,和為了我們攔住怪物的大師兄了。」

「我想,現在大師兄恐怕也被怪物殺死了吧,」

說到這,少年的臉上止不住的留下淚水,臉上的委屈之色也越來越濃

「師傅,雖說你把不朽聖地的令牌傳給我了,但現在可能只剩下我們三個人了,我只能把師傅您埋葬好,然後帶着兩個小師妹隱姓埋名,遠走他鄉,平凡的度過這一生了,」

說完,少年便望着高高聳立,位於遠處的一個墳頭,不禁陷入了沉思。

據傳當年這個墳頭的主人可是不朽聖地當年最強的人,在執掌聖地之時,年齡只有二十二歲,可謂一生都充滿了傳奇,當初還帶領不朽聖地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頂點,不過令人惋惜的是,在執掌聖地第二年時便修鍊功法走火入魔,暴斃身亡了,

當初在他活着的時候,與他們血緣關係極為親近的天鳳聖地的聖女,也被這個老祖調戲過,導致了兩大聖地的決裂,

甚至還仗着自己強大的修為,在整個離天界胡作非為,當著聖地老祖的面收小弟,率領着聖地的弟子去攻打其他強大的聖地,把聖地老祖都殺了一位,掠奪了他們的寶庫。

把整個聖地珍藏已久的寶物洗劫一空,讓兩大聖地之間發生了聖戰,那一天,許多不朽聖地的老祖望着蘇凡,眼睛瞪得滾圓,也只能無奈的擋在了蘇凡面前。只能讓對面聖地的人咬牙切齒,卻又殺不死蘇凡。

自那天的消息傳出去後,許許多多的紈絝子弟都把他當成目標,幻想着自己也能像蘇凡一樣任性妄為,自此,整個大陸掀起一股不良之風。

讓整個大陸的人都誠惶誠恐,生怕哪天這些個紈絝子弟會帶着他們的小弟,不問緣由來到他們那裡去殺死他們的老祖,掠奪他們的寶庫,效仿蘇凡的行為。

但就在離天界眾人惶恐時,一道莫名的雷霆突然轟擊在了不朽聖地的上方,當得知是蘇凡隕落時,眾人皆是拍手稱快,說我們的不朽聖地壞事做盡,遭天譴了吧

要不是老祖您生前做了那些個壞事,也不至於讓雷給劈死了吧,這個少年抹着鼻涕對着天空感慨道

......

此刻,系統空間內

一種不可想像的氣勢正在逐漸蔓延,氣息中傳出一副巨大的身影,有無數的巨獸在旁邊奔騰,有無數的寶物在旁邊閃耀,發出不可匹敵的氣勢,「砰」,所有的異象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巨獸在悲鳴,寶物在顫抖,在那中間一個身影在緩緩的凝聚,

「叮」,「宿主身軀已經完成凝聚,請宿主點擊確定,」

「叮」,「宿主已經點擊確定,身軀塑造完成」

「叮」,「宿主已經降臨離天界,後續任務請待續,感謝宿主的配合」

降臨於自己墳頭的的蘇凡,望着自己的新身軀,劍眉白髮,一襲白衣,一股神聖的氣息散發出來,好似謫仙,

蘇凡眼光中透露着滿意,果然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就在蘇凡剛想詢問系統這是哪裡時。

遠處一個抱着骨灰盒哭泣的少年引起了他的注意,用神識感知一下少年的修為,和他手中拿着以往自己所處聖地的令牌。

蘇凡疑惑的說了一句:

「難道武道已經沒落成這樣了嗎?」

離天界中,神明之下分為了十個大境界,分別是練氣境,搬山境,煉血境,凝神境,出魂境,神橋境,輪迴境,生死境,涅槃境,半神境,每個境界又分為十重,然而這手中拿着聖地令牌的少年卻是只有練氣境九重,自然令蘇凡疑惑至極。

.......

就在少年專心的為他的師傅挖墳時,一陣陣陰風吹過,少年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鬼使神差的抬起頭望向遠處的一個扒開的墳頭。

「?,怎麼那裡還有一個人,還站在老祖的墳前,我不是記得剛剛不是沒有人嗎,」

少年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冷汗淋漓,大叫道:

「鬼呀,老祖宗詐屍了,老祖宗活了?」

隨即,少年便兩眼一黑,撲通一聲,暈了過去。

蘇凡望着眼前的一幕,不禁無語,隨後便施展法力使少年醒了過來,此刻,少年望着此刻的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心中嘀咕道:

「這個老祖宗,不就說了他幾句嗎?怎麼就從墳裏面爬出來了呢?」

少年望着老祖宗,眼神中透露着震驚之色,但也只能強裝鎮定的對着蘇凡道:

「老祖宗,你怎麼活過來了?你不是走火入魔死了嗎?」

蘇凡望着少年,望着他手裡拿着的聖地令牌,心中沉思道:「果然是真的聖地令牌,如果沒有令牌,眼前這個弱小的少年肯定打不破他當年所布下的法陣」

要知道,這個法陣非聖地之主,沒有任何人能闖入這裡,蘇凡對系統力量還是非常的信任的,畢竟,自己在系統空間里這麼多年,已經十分清楚系統擁有着怎樣的偉力。

但聖地令牌出現在他的手裡,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隨即,蘇凡便說道:

「說來話長,你只要知道你不朽聖地當初那個無法無天的老祖沒死就行了。」

《玄幻:我!從簽到開始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