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妖嬈毒妃
妖嬈毒妃 連載中

妖嬈毒妃

來源:google 作者:容溪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容溪 穿越重生 蘇婷

二十一世紀最出色的女毒醫師,被風華傾世的邪魅王爺桎梏身世的謎雲,戰場硝煙,朝堂風雲,腥風血雨無非就是下棋落子,看你白子犀利,步步為營,還是我黑子果決,殺伐天下!美人大奸,英雄無恥,兩禽相悅,三日三夜,媚骨天生,激情無限~!穿越復仇男強女強,一對一寵文,無虐無出軌,打滾求收求收求收~展開

《妖嬈毒妃》章節試讀:

冷亦修雖是半醉,但動作卻十分敏捷,他話音一落,身形一閃,袍袖揮動,下一瞬就到了容溪的跟前。 容溪心下一沉,側身滾地離開,躲避太急,咚一聲撞到了桌椅。 這男人,太過危險! 容溪迅速一躍而起站起身來,站在冷亦修兩米外處,面色清冷。 冷亦修嘴角帶笑,眼眸深邃,神色不明。 刷—— 四目相對,四周的空氣似乎凝滯起來,眼神交接處,似有激光相撞,噼里啪啦的閃着,一男一女,雌雄雙絕,氣勢相抵,不相上下! 冷亦修眼眸中閃過一絲讚賞來,很好,這個女人,竟敢有這樣的膽量與他對視,氣勢更是不輸他半分!但——他絕對不會忘記,容秋是跟誰人走的!是容溪的青梅竹馬,是這做了他王妃還心心念念喜歡着的男人,容秋就是跟這樣的男人私奔的! 一想到他心中最愛的女子竟然與別的男人私奔了,且這男人還是自己王妃的心上人,這樣的想法一湧上腦海,冷亦修立刻沉下來臉,一臉陰霾。 容溪嘴角上揚,嘲諷一笑,她自然知道冷亦修所想,只是,就算容秋是跟張洋私奔的,那又與她何干,這男人因此遷怒到她身上,未免太過可笑。 連自己喜歡的女子都無法留在身邊的男人,唯有無用二字可以形成! 在這階級觀念太過明顯的異世,誰讓冷亦修喜歡的是庶出之女?若不是冷亦修喜歡容秋,還因此請求皇上賜婚,她容溪就不會因為身份嫡出而取代容秋成為寧王妃。 他們之間的婚姻,本來就是你不情我不願,誰也怪不得誰,可這冷亦修,這兩年來,卻次次遷怒於她,對她十分怨恨討厭。 兩人之間的眼神越發陰冷,空氣間散發著絲絲危險的氣息,此時,只要稍有異動,便一觸即發! 一旁的蘇婷還倒在地上,渾身顫抖着,見冷亦修出現,很是膽大的爬了起來,她很沒有眼色的抱住了冷亦修的大腿,哭得梨花帶雨,聲嘶力竭,哭喊道,「王爺,你一定要為臣妾做主,臣妾被王妃虐打至此,求王爺做主啊……」 冷亦修本就心煩氣躁,他沉下臉,將蘇婷踹開,冷喝道,「滾!」 蘇婷吃痛,本就傷痕纍纍的全身,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來,她滿目駭色,一顆心不住的顫抖着,她瞧着冷亦修冰冷的神色,驚恐萬分,她連滾帶爬的立刻,哪裡還敢再說話。 「寧王可真是薄情寡義,待自己的女人尚且如此,真令人咋舌。」容溪雙眸一斂,換上一臉痞樣。 「容溪,本王如何待人,與你何干!」冷亦修心頭怒火正甚,容溪這樣的神態語氣更是激惱了他,他冷冽的話音一落,身形微動,大掌就已然到了容溪的面前。 一動,則一觸即發! 容溪知冷亦修不容小覷,心下不敢輕敵,閃身避開冷亦修的攻擊,拳頭往冷亦修的腋下擊去。 冷亦修劍眉一壓,眸中閃過一絲審視,這女人,身手何時變得如此好?她嫁過來兩年,他雖然只見過四次,但每次見她,都是一副哀哀自憐,柔柔弱弱的模樣,如今,怎的有如此身手!?難道,先前全部都是刻意假裝? 容溪突然猶如鷹隼般一閃,瞬間就移動到冷亦修身後,朝着冷亦修的後背,一拳就要砸下,那拳頭帶着千鈞之力,力道十分之重! 「本王的王妃,何故如此狠毒?」冷亦修挑眉邪魅一笑,心中卻是暗暗一驚。 冷亦修完全沒有料想到容溪的速度可以之快,他瞬間一側,才堪堪避開容溪的攻擊,他生平第一次有些發愣,這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竟可以跟他打上上百招且招招狠辣,沒有半點的花拳繡腿,招招之制敵死地,想他的武功在當今,已經算排入一等之列,這女人,果然深藏不露。 「因為——想要你死!」容溪鳳眸一睜,說這話時,嘴角卻帶着點笑意,讓人辨不清真假。 冷亦修盎然一笑,不敢再輕敵,他方才不過是用拳腳功夫罷了,內力一點也沒用上,如今,再也不敢鬆懈,身形瞬動,狂風颳起衣袂亂飛,他欺身上前,大掌猛然扣住容溪的雙手,將她反擒在身後。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突然之間變化如此之大!」冷亦修一隻大掌便握住了容溪的雙手,他將她擒在身前,兩人幾乎是緊緊相貼,容溪的胸脯一挺,就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兩人姿勢,實在曖昧。 那柔軟的觸感,讓冷亦修的臉上飛快的划過一絲緋紅,很快就恢復淡定。 容溪心中升起一股挫敗感來,想她道上,可是有毒醫拳三絕之稱的,可如今,卻如此輕易的敗在一個男人身上!她鳳眸中浮起濃濃的不甘來,紅唇緊抿,睨着冷亦修的眼神中滿是挑釁不甘。 「不服氣?但你又能如何?」冷亦修看着如此倔強的容溪,眸子里不覺中閃過一絲笑意。 冷亦修這模樣在容溪的眼中看來,分外可恨,這是在嘲諷她?他大爺的! 容溪仰着下巴瞪了一眼冷亦修,冷哼一聲道,「就讓寧王看看,我如何個不服氣法!」 話音一落,容溪神色一暗,咬了咬牙,發了狠,就狠狠的用自己的頭朝着冷亦修的額頭撞了過去…… 冷亦修被這突然的襲擊撞得是暈頭轉向,整個腦袋都似乎在震蕩,額頭立刻一大片青腫起來,因為暈眩,他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該死,這女人,是要和他同歸於盡嗎?! 容溪這樣一撞,也好不到哪裡去,她本就還未結痂的傷口再度傷上加傷,血流滿面,她後退好幾步,強撐着身子,才未讓自己倒下。 冷亦修率先清醒過來,他甩了甩頭,看清容溪滿頭滿臉的血,不由來的就怒上心頭,這女人分明就受了傷,卻還如此不愛惜自己,她竟敢傷害這一張,這張與容秋有幾分相似的臉。 冷亦修咬牙切齒的低喝一聲,眸中閃着怒火,「該死的女人!」

《妖嬈毒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