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白紫鳶面色不太好,點了點頭。
自她入宮以來,君上對她一向寵愛,還從來沒跟她這樣黑臉過。
何姑嘆了口氣,道:「我就說了,讓你別去你不聽,那趙氏對君上來說意義非常。」
「我知道意義非常,所以我才擔心啊。她什麼身份?她是前皇后,廢后。萬一趙家有本事將她那些罪行洗刷了,那君上會不會再讓她做皇后呢?你沒聽說嘛,君上將整個太醫院的人都叫去了。死就死了,他為什麼還那麼緊張她?」
「那又如何?」何姑無奈的嘆了口氣,「不管是君上的態度,還是趙氏身後龐大的趙氏家族,都不是我們能管得了惹得起的。我們無依無靠,所依仗的只有君上的寵愛。你最大的功勞就是生下小皇子,你應該做的是順從聽話,兩年後你香消玉隕,才能叫君上記掛你一輩子。看在你的份上,他會對小皇子寵愛有加,將最好的東西都留給他,你明白嗎?」
白紫鳶一臉鬱悶,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她都聽得耳朵起繭子了,可她聽得就是不舒服。
「現在是趙氏回來了,我關心一下我的皇后之位能不能坐穩都不行?」
「坐穩如何?不坐穩如何?你還能活多久?」
白紫鳶:「……」
「不用你來提醒我是個將死之人,我用我不多的生命來為我的兒子爭取到最大的利益,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白紫鳶推開何姑,生氣的往回走。
何姑嘆了口氣,心中再煩她,也只能跟着,並苦口婆心的在她身後勸着。
「你聽我說,雖然你現在是皇后,可是在這後宮之中,別說回宮的趙氏,就連即將出宮的映月公主都不是我們所能惹得起的。我們外頭半個人都沒有,小皇子太小,你剩下的壽命又不多,再厲害的計謀都難以施展。最好的辦法就是與人和善,讓世人都知你是一個心地善良之人。如此,在你最美的年齡香消玉隕,才能叫人記住你的好。不管是對君上,還是對後宮裡的每一個人,都應如此。」
白紫鳶煩死了,冷哼道:「後宮之中你還想與人為善?你莫不是糊塗了。我告訴你,我只想在我活着的時候殺光對我的兒子有威脅的人。」
何姑無語死,恨不能現在就掐死這個蠢貨,免得等她四面樹敵,什麼都晚了。
「先不說你有沒有本事殺,就算有,殺光有用嗎?就算君上所有的兒子都死了,你以為他就不會再有子嗣了嗎?別忘了趙家有個女兒進宮就封了昭儀。天下間還有多少鮮嫩的女子等着進宮,你殺得完嗎?」
白紫鳶一愣,放緩了腳步。
何姑繼續道:「你是早早的去了,可要小皇子還小,你留下一堆仇人,人家不得將這筆賬自到小皇子的身上?哼,想想小小年紀就沒有了生母的魯王,你去打聽打聽,他是怎麼長大的。」
白紫鳶磨着牙,恨得咬牙切齒。
「算了算了,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眼下趙氏回來了,她不會放過我,你說怎麼辦?」
她們被困宮中,後宮雖然給足了白紫鳶面子,也給了她足夠的權力,可是對外,君上將她們在外的眼睛封死。
沒有李夜璟的本事,自然不明白如今的形勢,到底君上贏還是趙家贏。
「君上想要趙氏的命這是毋庸置疑的,他救她回來自有他的道理。不過不管是什麼結果,娘娘都不想參與任何的意見就對了。」
白紫鳶愣住,片刻後,又冷哼道:「莫非讓我讓出皇后之位,我也得讓嗎?」
「是。」
白紫鳶:「……」
「你大膽。」
何姑冷冷的看着她道:「忠言逆耳,你知道我對你的忠心,所以話再難聽我也得講。我雖不知外頭髮生了些什麼,但我知道這是君上與趙家之間的戰爭不可避免。君上贏,你的後位穩。君上若是輸了,該你讓位你就得讓。莫說你了,到時候就連君上八成都得看趙首輔的臉色。」
說完,她便不再跟白紫鳶廢話,轉身就走了。
白紫鳶磨着牙,憤怒的將路邊幾株花給踩了,幾腳就踩得稀巴爛。
別看她現在是孩子的娘了,其實她才十幾歲,正是叛逆的年齡。
道理她都懂,可是被人說教,她心裏就是不舒服。
「喲,這是誰惹到了娘娘,發這麼大的火呢。」
迎面走來的是李映月和趙相宜,別看白紫鳶是皇后,李映月就是不給她行禮,趙相宜雖然不受寵,可她是趙家的女兒,她一樣沒將白紫鳶放在眼裡。
兩人近了,看到路邊死了一堆的花,噗嗤一笑道:「娘娘辣手摧花,可是這幾朵可憐的嬌花欺負了娘娘?」
趙相宜說:「公主殿下說笑了,這麼嬌弱的花兒怎麼能欺負得了娘娘呢,定是娘娘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拿花出氣吧。」
「是嗎?娘娘不妨說來聽聽,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們開心開心唄。」
兩人一唱一和,快給白紫鳶氣炸。
白紫鳶幾次想以皇后的身份教訓她們,都被何姑叫着忍了下來。
李映月是對東池國有着大功勞的公主,年輕輕的被送去和親,君上對她愧疚,只要她不犯大錯,君上就不會將她怎麼樣。
左右是個公主,沒必要與她為敵。
白紫鳶聽了何姑的話,對她一忍再忍,卻不想,她卻總是刻意的挑釁,讓她十分氣憤。
「映月,趙昭儀,見到本宮還不行禮?」
「什麼?行禮?」
「噗呲!」
兩人當著她的面,直接噗呲笑出了聲。
「她說什麼?行禮?哈哈哈,白紫鳶,你還真拿自己當根蔥吶,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你敢讓本公主給你行禮,你配嗎?」
「你……你們大膽。」白紫鳶氣得面紅耳赤。
太過分上,不行禮便罷了,竟然還笑話她,還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羞辱她,簡直豈有此理。
李映月凜然不懼迎上她的目光,譏諷的嘲笑道:「本公主就是大膽,你待如何?去父皇那兒哭哭啼啼,告本公主去啊。」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