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夜夜流光相皎潔
夜夜流光相皎潔 連載中

夜夜流光相皎潔

來源:google 作者:南北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碧 武俠修真 顧銘衣

偽骨科冷麵佔有慾男主&白切黑女主愛是不能說出口的字她是被人退了婚賴在家的姑娘,從小受盡欺負,卻只有一人像光照進她的心裏他是神仙一樣的衡國第一將軍妻妾成群可見不得光的情感是沼澤里的食人花當真相揭開,愛會生恨那個小白花長成了妖艷危險的罌粟她不要再做他的妹妹,那些踐踏她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前期寵虐向,後期虐男主向展開

《夜夜流光相皎潔》章節試讀:

這天晚上,我和桃芷、小碧扮了男裝,通過早就打點好的小廝,裝作送菜的雜役跑出了王府。今天是端午,街上賽龍舟、射粉團的熱熱鬧鬧,我才不會安心呆在家裡。加上顧銘衣今日要去岳丈家過節,才沒時間來管我。

「郡主,我好怕啊,我們萬一被王爺發現,我不想去喂狗啊。」小碧說著眼裡含了淚。

看着她天可憐見的模樣,我心都軟了,決定不再逗她。「王爺說的是他出去打仗的時候不讓我出門,現在他都回來了,這句話怎麼還會算數呢?」

小碧似是認真地想了想,覺得我說的有道理。我像撒了歡兒的兔子一樣,一手一個挎住桃芷和小碧,決定要把我悶在家裡這些天丟失的快樂全都找回來。

從放花燈的河邊回來,我們三人抱着滿手的面具糖人,突然看到挑着擔子賣冰粉的,我我拔腿就上去追,可那挑着擔子的人跟故意躲我似的,立刻背着擔子走了,我跟他七拐八拐地不知道跑到哪裡,這時回頭才發現小碧和桃芷都不見了蹤影。

我不禁有些慌了,這黑咕隆咚的巷子什麼都看不清,我不知道該往哪走,雖說我來京城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正經出門卻沒幾次。我慢慢摸索着,一邊按着記憶里的路往回走,一邊希望桃芷她們趕緊找到我。

突然,腳下一個不知是什麼的東西狠狠地把我絆了一跤,我手上吃痛,回頭去看那東西,卻看到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我嚇得大喊出來,那『東西』撲過來捂住了我的嘴,我這才看出來,這『東西』竟然是個人,夜色下我看不清他的面目,但那一雙眼睛卻讓人過目不忘,彷彿所有的星光都碎在他的眼神中。

「不喊了?」

我點了點頭,那人緩緩把手從我臉上放下。我聞到他滿身的酒氣,想必是哪裡的醉漢喝多了不小心睡在路邊,想了想就寬宏大量不跟他計較絆倒我的事了。我剛想走開,那人卻突然拔掉了我束髮的玉冠,我生氣地回頭,長發如瀑布般飄落下來。

那人突然上前,下一秒竟然不知羞恥地抱住我的腰,用手挑起我的下巴,我被這般輕薄的動作嚇壞了。他卻輕笑了一聲,「果然是個小娘子呢。」說著,他竟離我越來越近,眼看他的臉要湊了過來,我使勁推開了他,也不管方向不敢回頭趕緊往前跑。

黑暗中,幾個侍衛匆忙趕來。

「蘇大人,屬下護衛不周!」

那人笑了一下,看着那驚慌失措的女孩跑走的背影,「這麼失態的模樣竟然被一個女孩看到了。」

我不知跑了多遠,終於看到了大街的亮光,我剛想停下喘口氣,突然又被人抱住,還是兩個!

「郡主,你嚇死我們了,我們要是把你弄丟了,還怎麼活啊!」

我看着小碧把妝都哭花的臉,突然感覺無比親切。

「乖,你、你別把鼻涕往我身上摸。」

「姑娘,你頭髮怎麼成這樣了?」

到底還是桃芷淡定,一眼發現了問題,我剛想說,卻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呦,這是新來的姑娘嗎,寶月樓竟然藏了這樣的珍品,走,陪爺喝酒去。」

這時,我才發現我們站的地方竟是煙花之地的門外,等等,那人剛剛說我是珍品,這是誇我嗎?我從小到大從沒被人誇過好看,我身邊的女人都只會誇我哥哥,我身邊的男人……,我身邊的男人只有顧銘衣一個。電光火石間,我又想起了剛剛在巷子里遇見了那個男人,他看着我的目光,似乎除了輕薄還帶着幾分欣賞嗎?

桃芷和小碧看到我愣愣的,還以為我被嚇傻了,撲上去撕扯那個男人拉着我的手。突然,那個男人砰地一聲飛了出去,落在地上一動不動。好傢夥,桃芷什麼時候還瞞着我練了內力!我驚喜地往左邊看去,沒想到,看到的卻是顧銘衣的臉。

桃芷和小碧嚇得趕緊跪下,顧銘衣陰沉着臉一言不發,我覺得這個場面還是應該由我來解釋一下的,可沒等我張口,顧銘衣的手突然像鉗子一樣緊緊攥着我的手腕把我拉去了一個偏僻的巷口。

「誰也不許過來!」他大喊道。

我從沒見過顧銘衣這麼發狠的模樣,我不禁悄悄後退到牆壁根,可他抓着我的手仍不肯鬆開,說到底我也不過是偷偷溜出來而已,哪至於發這麼大的火?

「你抓痛我了。」我看着他道。

「你還知道痛,如果不是我正好看到,你真被那種人拖進了那種地方,你的清白你的聲譽還要不要?」他抓着我的手越來越緊。我痛得吸了口涼氣,這時,顧銘衣才突然看到我剛剛絆倒時手上被瓦礫扎破的傷口。

他趕緊鬆開了手,把我的手放在他手中。

「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顧銘衣語氣還是很嚴肅,但聲音卻緩和了許多。

「不小心絆倒了。」我不敢看顧銘衣的眼睛,我從小就不會對他撒謊。

他似是嘆了口氣,「你以後若是真的想出來,告訴我,我陪你,你一個人在外面如果遇到什麼危險,怎麼保護自己。」說罷,他抬起頭,用手將我眼前的髮絲撥到耳後。「你頭髮怎麼回事?」

我看着顧銘衣的臉,不知為何突然臉紅了,我低着頭支支吾吾地道:「絆倒時把發簪摔掉了。」

顧銘衣嗯了一聲,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巷子。我知道,他肯定沒信我,我剛剛躲閃的目光還有臉上不正常的紅色,都盡收他眼底。

回到了別苑,顧銘衣拿着我的手細細地上了葯,燭火下看着他認真仔細的神情,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每次受傷他都會這樣溫柔地看着我,目光比大黃都溫順,唉我總也忘不掉大黃。

桃芷和小碧兩人推推搡搡地走了進來,然後走到中間,撲通一聲雙雙跪下。

「王爺,是我們沒有保護好主子,請王爺責罰。」

「王爺,我們知道錯了,王爺可不可以不要把小碧拿去喂狗。」小碧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看着她的模樣我實在好奇這麼一個小小的丫頭怎麼能哭出來這麼多淚。

顧銘衣看了下兩人,「幫着主子違抗我的命令逃出府,又險些將主子置於危險之地,這罪該怎麼罰?」

小碧哭得更狠了,我實在怕她真的哭得背過氣去。

「是我逼她倆幫我出去的,也是我自己亂跑,你要罰就罰我吧。」

顧銘衣似是計謀得逞般笑着道:「既然三個人都認罪了,那就先罰你們二人,以後無論什麼時候主子想出去,都要來通傳我,至於你,就罰你明日陪我去游湖吧。」

小碧愣愣地抬起頭,「就這些嗎?」

桃芷趕緊按着她的頭,咬牙道:「還不快謝恩。」

「行了,你們下去吧。」顧銘衣道。

兩人都離開後,我看着顧銘衣道:「你還不走嗎?」

「我看你睡了再走。」

我沉默着沒有說話,顧銘衣似是看透了我的心思。

「你嫂嫂今夜留在娘家睡了,你要是想讓我早走就快點去睡。」

我立刻爬上了床,這個男人要是多在我這兒呆一刻,我的嫂嫂們怕是想立刻把我分吃了。尤其我的王妃嫂嫂,回回拿出一副長嫂如母的勢頭來挑我錯,我可招架不住。許是很久沒這麼安心,我剛躺下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顧銘衣坐在床邊,看着那個睡着的小人,嘴角不自覺帶了笑,他在外面打仗時,最懷念的就是幼時看着她躺在自己懷裡呼呼大睡。如今,小人已經長大了,那黑色長髮包裹下的已是一張長開了的足以讓人驚艷的臉。也許自己該放手,讓她嫁人了。可是,捨得嗎?

「桃芷姐姐,王爺怎麼這麼仁慈,竟然什麼都沒有罰我們。」小碧笑着,看着桃芷。

桃芷卻皺起了眉頭,是啊,這不是王爺的做事風格,他會這麼仁慈都是因為郡主吧。王爺對郡主確實極好,什麼珍貴稀罕的玩意都往別苑送,對郡主也是萬般的寵溺,甚至有些寵溺過頭。

桃芷是從小看着郡主長大的,她一生的使命,就如同她的母親對長公主一樣,保護她一生安康。她母親臨走前告訴她,風若是個可憐的孩子,一定要照顧好她。對,她的小郡主,名字叫做顧風若。

《夜夜流光相皎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