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連載中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南荒炙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七海 亞瑟 都市小說

遠古歷史存有一處空白,曾經盛極一時的古魔法為何至今銷聲匿跡?一次次離奇的犯罪背後蘊藏着何等的驚天謎團?匪夷所思的凶殺案,是人為,還是「它」為?特殊的能力背後,究竟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冒險家,來跟着我們一起,陷入千年的陰謀,探尋終極的秘密展開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章節試讀:

清晨,七點,第十區**局。

「他還是不肯說話?」一個中年男子進到審訊室坐下,問向旁邊的年輕警官。「是的局長,像是被嚇傻了,問他什麼也不說,給他吃的他也不吃。」

七海低着頭,無精打採的看着對面椅子上的兩人,沒有與之交談的**。

在氣氛逐漸變得凝固時,一個身材高挑的女警官進來,在局長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只見局長立馬站起身,抓起七海的手腕,解開了手銬。

「你自由了,外面有人等你,你跟他們走吧。」局長如釋重負的說道。

有人等我?會是誰呢?父母?

這個念頭隨即被七海否決,因為在警局期間,七海曾多次要求要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但都被否決了。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的,**局裡的**也消失了很多,似乎警局高層在隱瞞什麼秘密。

警局外的天藍得像一汪海水,幾朵飄悠悠的白雲,洋洋洒洒地點綴在天空,像一個美妙的夢。

可是,在七海的眼中,蔚藍的天空逐漸被黑暗籠罩,變成黑暗的長廊,而太陽變成了一扇通往地獄的猩紅之門。七海連忙低下頭,不敢再看天空。昨天晚上的經歷讓他一時間無法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死在那個房間里。

他注意到不遠處站着一男一女,男人身材瘦高,有着一頭凌亂的似乎幾天沒洗的捲髮。穿着很奇怪:藍色的外衣不好好穿,只披在肩膀上。前面只系了第一個扣子,使衣服固定在脖子上。臉上顴骨很高,瘦的眼眶凹陷,雙手伸進牛仔褲兜里,呲着大牙在那裡樂。

神志不清有着大俠夢的甲亢患者。七海心中出現這樣的想法。

甲亢男旁邊是一位穿着皮衣皮裙的短髮女生,帶着一雙黑色皮手套。

霹靂女舞者?這倆是什麼鬼,警局為了讓我走出陰霾也真沒少下功夫。

甲亢男看到七海從警局中走出來,「你小子就是什麼大海吧?餓了吧?快跟哥走,哥請客,順便給哥講講昨天你擅闖新婚夫婦婚房的傳奇經歷。」他一邊說,一邊挺了挺胯部,用伸進褲兜里的手示意了一輛黑色的越野車。

你甚至都懶得把手從褲兜里拿出來?你丫是哪根蔥。七海心中想到,並且暗暗的鄙視了這個逗比。

旁邊的霹靂女嫌棄的看着呲着大牙樂的社牛甲亢男,隨即對七海說:「我們是阿爾法組織的人,你昨天經歷的事件,由我們負責調查,這是我們的證件。」說著,她掏出一本整體為黑色,中間印着金色六芒星標誌的證件,打開給七海看。

阿爾法組織,七海有所耳聞,是專門解決警方處理不了的大型案件的特工組織。勢力非常龐大,除去本部所在的第一區之外,炎黃的二至十區均有分部設立,是目前有人區里最強大最有紀律性的刑事情報調查組織,同時也兼有維持炎黃有人區安定,以及調查無人區的重大使命。無人區的故事與設定將在第三卷展開。

如果是阿爾法組織的話,那警局把消息封鎖,自己輕易被帶走等一切事件都可以解釋的通了。

七海跟隨他們上了那輛黑色的越野車。

「哥帶你小子去第十區最好的餐廳,保證是你小子這種窮鬼從來不敢進的地方。」甲亢男一邊開車一邊自顧自說道。

坐在後面座位的七海看窗外的路線,這明明就是要去他打工的飯店。雖說軒軒飯店地處第十區比較繁華的地段,但是最好的餐廳肯定算不上。

他看向了坐在副駕駛的短髮妹子,她似乎對甲亢男這種沒有營養的話產生了免疫,只是專心的在思考着什麼。

經過短暫的相處,七海已經從甲亢男永不停歇的嘴中得知,他叫沈山,今年30歲,是阿爾法組織派遣駐紮在第十區的一個中級指揮官。

當然,還有他童年逃學智斗班主任,網吧連續包夜三十天,大學輟學,進入社會打拚,又如何如何拒絕富婆的包養,堅定初心,走向維護有人區安定的傳奇人生。當然,這幾段的傳奇的經歷全被七海無視掉。

而短髮妹子叫娜娜米,是沈山的部下,也是他口中的跟班,從小就進入阿爾法組織接受各種殘酷訓練,打敗無數同齡人,經過不懈努力......額,終於當上了這個逗比老男人的部下。七海深深為她打抱不平。

三人一進入軒軒飯店,老闆娘秦雨軒就發現了七海,立馬趕過來慰問他這個失蹤大半天的小員工。畢竟......他走丟了,說不定會追究到她的責任嘛,而且小海還是很能幹,主要是便宜。

雖說老闆娘總以剋扣七海工錢為由命令他跑腿,倒垃圾。但是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扣過他一次工錢,反而經常在節假日給他發紅包,而且還讓他免費住在三樓的員工宿舍里。昨天晚上也是人家幫忙報警,七海沒有理由不感激這位新時代獨立女性。

「沒事沒事,放心吧老闆娘,我一點事也沒有,我就是昨天晚上天太黑,迷路了。」七海撓撓後腦勺,露出一幅天真無邪的笑容。

秦雨軒雖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是看七海不僅沒什麼事,還帶來朋友來,就沒多想什麼,給他們安排座位拿菜單點菜。

「老闆娘竟然沒有太大懷疑,看來阿爾法組織果然把昨天發生的事情消息封鎖了。」七海想到。

「那個,你們這裡最貴的菜是什麼?」沈山大手一揮,豪邁道,「全給我上來,順便開一瓶八二年的果汁。」

「清蒸帝王蟹,價格一萬三千......」

還沒等秦雨軒說完,沈山打斷道:「那個,我們啊,風塵僕僕的,十分飢餓,先來十個饅頭墊墊肚子。」在場三人除了早已習慣了的娜娜米,其餘三人都不約而同對沈山投去鄙夷的目光。

「我來吧。」娜娜米接過菜單,點了幾個菜。「多點點肉,哎哎,不要茄子啊!」剛剛把頭轉過去的沈山又湊到娜娜米旁邊不停絮叨,他又不要臉的把目光投向了七海,「你小子想吃啥,隨便說啊,不用跟哥客氣,你姐買單。」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七海有想揍他的衝動。但礙於對方的身份,只能無奈的嘆氣加搖頭。

酒足飯飽之後,沈山終於收起了之前玩世不恭的態度,嚴肅的看向七海。

七海也被他這一幕弄得正襟危坐,準備迎接他接下來的發問。

「今天晚上,我能去你家睡嗎?」

「啥?」

《異人名單:報告,這小子又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