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世醫皇
一世醫皇 連載中

一世醫皇

來源:google 作者:不甜的橙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羽 奇幻玄幻 趙南生

看到病榻上面色蒼白的母親,喬羽的心底湧上無盡的絕望,這個女人,也曾有一個看似道貌展開

《一世醫皇》章節試讀:

喬羽鮮血逆流,流出來的血全部反流身體之中。
此時的趙南生和一群醫生根本無心顧忌喬羽。
正盤算着把張琳身體上的器官如何利益最大化。
趙南生看着已經氣絕的張琳,命令道:「開始吧,注意細節,千萬不要損壞。」
此時,喬羽站起身來,猛的推開了趙南生。
一把抱住了張琳的身體。
「你幹什麼,你媽已經死了,耽誤了最佳時機,你有錢賠?」
「滾開,我媽沒死,我能救她。」
趙南生彷彿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
「你媽沒死?
人都沒氣了,趕緊把人還給我,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趙南生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狠色。
兩名醫生來到了喬羽的身邊,準備動手搶人了。
吱呀~ 在這個時候,門被人忽然推開。
趙南生正準備破口大罵,自己早就告訴護士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回頭一瞧,臉色一變。
推開門的人竟然是院長朱正,身旁還跟着一位白髮蒼蒼的唐服老人。
朱正走在前,老人走在後,看着朱正對這人的態度,感覺得到他身份非常不凡。
「大吵大鬧,成何體統?
不知道這裡是重症監護室嗎?」
朱正皺着眉頭質問道。
趙南生此時已經是冷汗直冒,要是讓朱正知道自己販賣器官謀取暴利可就完了!
他靈機一動,扭頭指着喬羽大義凜然地說道: 「這孩子的母親有先天性心臟病,已經去世了。
我們想把她母親運走,誰知道這孩子死活不讓我們動,說他能夠救活他母親。
我懷疑因為傷心過度,魔怔了,打算送他去精神科。」
喬羽轉頭破口大罵道: 「滾一邊去,等會再找你算賬,給我銀針,我要救人。」
喬羽急着救母親,不能再拖了,不然神仙都沒法救。
趙南生不屑一笑道:「銀針能救已死之人?
真當自己是神仙?
你要能救活我直接從這跳下去,趕緊起來別搗亂了。」
朱正身後的老者一眼就看出喬羽懷中的張琳已經斷氣多時。
「銀針。」
喬羽紅着咆哮着。
「我這裡就有一套銀針,不過你母親已經斷氣,你確定你能救治,而且你這麼年輕,懂得針法?」
喬羽聽到之後,大喊道: 「我母親只是假死狀態,懂不懂得,試試便知。」
老人聽後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了一節竹筒簍子,裏面裝着滿滿當當的竹針。
遞過去的時候,朱正趕忙阻止老人。
急忙說道: 「周老,您這竹針太過於珍貴了,這小子就是在胡鬧,您不要搭理他。」
周老,華夏響噹噹的聖醫周玄奇,神醫周魚子的後人,傳承竹針,一手針灸秘術出神入化。
看着面前的少年,周玄奇有了幾分興趣。
竹針就是用來治病救人的,如果不拿來救人治病,何來尊貴之說?
他沒有猶豫直接遞了過去。
喬羽接過了竹針,小心翼翼的牽起了張琳的手,看着因為生病有些滄桑的手,拿起竹針輕輕刺進了張琳的指縫之中,鮮血順着竹針溢了出來。
邊施針邊時刻注意張琳的反應,輕輕按壓。
看到沒有反應,再拿起一根竹針,繼續按壓。
依次反覆,直到拿出第九根針,已經口乾舌燥,周遭世界在天旋地轉。
趙南生為了在朱正還有周玄奇的面前建立起自己以德報怨的好人設好言相勸道: 「你真以為你是神仙?
人死復生,趕緊起開,不要再耽誤時間了。」
喬羽心中冷哼一聲,強打起精神,小心翼翼的扎進指縫之中。
在那一刻,喬羽看到張琳的眉心皺了一下。
母親已經有了反應,驚喜若狂之下,喬羽快速抽出兩根竹針,一根竹針狠狠的刺進了自己的大腿,強行集中自己專註力,心中暗想道: 果然,鴻蒙系統給出的方法可以,母親只是陷入了假死的狀態,用指尖與心脈相連的十二井穴,刺激心臟,讓心臟重新恢復動力,就好像是用電擊刺激心臟一般,只不過十二井穴針灸法的效果更強一些。

鴻蒙系統就好像是一台超強大腦一般,把一切都計算其中,精確無比的指導喬羽的每一步動作,看着母親眉心出現的紅點,喬羽深吸一口氣,拿着竹針,刺進了母親眉心的紅點之中,直到末端,這才停下,在這時,喬羽雙眼竟然透過母親的身體,看到母親萎靡脆弱的心臟,在自己的最後一針結束的那一刻,重新恢復了活力。
在這時,一名醫生指着心電圖驚呼道: 奇蹟,病人的心臟重新跳動了起來「。」
剛說完,他便反應過來,連忙閉嘴,此時的趙南生他們幾個正死死的盯着他。
聽到重新跳動之後,喬羽長鬆了一口氣,半跪在了病床前,舔了舔嘴唇,感覺口乾舌燥。
這時,周玄奇走到喬羽的身邊,帶着讚賞的眼神,遞給了喬羽一杯水。
顫抖的雙手捧着水杯,也不嫌燙,一口飲盡,疲憊感消散許多。
能夠把母親從鬼門關里拉出來,這一切都是鴻蒙系統的功勞,不過,這鴻蒙系統太過於耗費精力,光是扎這幾針,已經是抽光了喬羽全部的精力。
「未來一定要注重於體能的修鍊,不然的話,身體是會吃不消的。」
喬羽心中暗暗想道。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醫術,真的是讓老朽佩服不已。」
這時,周玄奇對喬羽讚賞的說道。
趙南生此時也順着周玄奇的話,對喬羽誇讚說道: 「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小小年紀竟然真的用幾根針救活已死之人。
我現在立刻安排為病人進行緊急治療。」
趙南生剛剛轉身,喬羽看着他的背影,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冷漠提醒道: 「你好像忘記了曾經說過的話。」
趙南生停住腳步,原本他還想以救治病人蓋過曾經說過的話,誰知喬羽根本沒有打算放過自己。
趙南生轉過身,用只有兩個人可以看到的角度,小聲威脅道: 「你不要太過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逼急我,誰都別想好過,你不要忘記你媽還得在醫院裏待着。」
用母親威脅自己,喬羽自然不可能放過他.扭頭看着朱正問道: 「我把我媽救活了,有些人是不是該履行自己說過的話啦。」
「我覺得醫生一定要有責任心,要有信用,說出的話好像放屁,還會有病人放心找我們看病嗎?」
周玄奇這時開口說道。
原本,朱正還想說些好話,畢竟,有醫生在醫院裏跳樓傳出去總是有一些難聽的。
一邊是醫院的名聲,另一邊是醫學泰斗,朱正自然明白孰重孰輕。
完全無視了趙南生求助的眼神,對着周玄奇恭敬地說道: 「那是自然,醫院是有規定的,並不干涉醫生的私人生活的。」
這句話等同於把趙南生送到絞刑架上,剛才周玄奇也說了,如果不跳的話,自己的事業估計也要葬送了。

《一世醫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