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願我如星君如月
願我如星君如月 連載中

願我如星君如月

來源:google 作者:傅翊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總 傅翊唐 現代言情

即便受盡唾棄,名聲盡毀,尤言也要嫁給傅翊唐!展開

《願我如星君如月》章節試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傅家老宅,傅老爺子把妊娠通知單扔到傅翊唐臉上,怒聲道。   尤言低眉順眼的坐在一旁,看着傅翊唐被訓斥,心裏那口氣終於順了。   他捏着那張通知單,目光中有說不出的戲謔,「懷孕?」   尤言被他看得頭皮發麻,慌忙垂眸避開。   傅老爺子在桌子拍的砰砰響,「你聽沒聽見我的話?」   「結婚。」傅翊唐說:「既然懷孕了,那就結婚。」   尤言的嘴角微微翹起,她就知道只要鬧到傅老爺子面前,傅翊唐就一定會就範。   哐當一聲,茶杯摔在傅翊唐腳下,四分五裂。   尤言嚇了一跳,思考着要不要善解人意的勸兩句,細弱的小胳膊突然被一隻大手抓住,她受驚抬眼,正好跟傅翊唐淡漠的目光撞上。   「明天去領證,不用辦婚禮。」   丟下這麼一句話,傅翊唐拽着尤言離開了傅老爺子的書房。   尤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傅翊唐的步子,沒走幾步就氣喘吁吁,臉上卻露出真心實意的笑容。   她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傅家!   「那麼高興?」一道低沉陰翳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尤言斂起笑容,狠狠的在唇上咬了下,倉皇無措的看向身前的男人。   「說話!」傅翊唐的聲音里彷彿淬着冰。   「我……我會做一個好妻子,你不要嫌棄我。」尤言小心翼翼的跟男人表白,姿態孱弱,目光眷戀。   這是她對着鏡子練過無數次的表情,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憐愛。   可惜,傅翊唐不在此列。   「演的真假。」他冷笑一聲,握着尤言胳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   尤言是個尤物,清純和嬌媚在她身上糅合的恰到好處。   傅翊唐是個正常男人,即使知道她心懷鬼胎,還是被她誘惑了。   甚至心底還在留戀那晚的**滋味。   所以他才會當著爺爺的面,說出結婚的話。   尤言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轉瞬又恢復那深情的模樣,「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傅翊唐緩緩欺近,尤言步步後退,直至後背撞在牆上。   「你辛辛苦苦籌謀三個多月,以色相誘,裝出一副痴情不悔的模樣,還敢用假懷孕拿捏我。」   他用力的捏住尤言的下巴,俯首,咬牙道:「你想玩,我陪你,看最後到底誰把誰玩死。」   尤言被他一席話嚇得臉色慘白。   原來都被他查出來了……   他冷嗤一聲,轉身離開。   ……   尤言渾渾噩噩的回到家,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她徹底把傅翊唐惹怒了!   今日的傅翊唐再也不是曾經那個板著臉的「傅哥哥」,而是金城的傅閻王。   她死死地抱着沙發抱枕,手腳不住的發抖。   良久,她狠狠的吁出口氣,喃喃道:「能讓他鬆口,就已經成功了。」   為了今天的事,她準備五年,在心中排演過無數遍才沒有出錯。   只要明天順利領證,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傅家,接觸到傅老爺子的書房。   尤言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錢包夾層拿出一張裁剪下來的報紙。   「傅家二爺與嚴家大少奶奶深夜共乘一車,車禍而亡,女方下衣消失,疑忘情車震所致。」尤言摩挲着這張泛黃的報紙,眼眶泛紅:「媽媽,我知道你跟傅叔叔沒有幽會,我一定會查出原因。」   母親杜兮若不是那樣的人,她不能讓母親永遠背着偷情的名聲。   當年母親身敗名裂後,她年紀小,毫無反抗之力,被嚴家低調送走。   她花了五年,終於查出當年車禍中的唯一目擊證人是給傅家開車的司機。   不過車禍後,這位司機就被傅家藏了起來。   她費盡心思進入傅家,就是想要找到這位司機。   只要能在傅家站穩腳跟,她就有把握讓傅家主動把司機找回來。   手機突然響了聲,尤言抹掉眼淚,把那張報紙放回錢包夾層。   劃開屏幕一看,是經紀人周小燕發來的微信,說晚上有個活動,讓她去參加。   尤言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等到晚上跟着周小燕到了地方,才知道這是一場飯局。   「我不去。」尤言站在包廂外,不肯進去。   周小燕沉下臉,「實話告訴你,公司高層已經雪藏你,之前談好的工作都分給了公司新人,這場飯局是我特地給你爭取的,是你最後的機會。」   周小燕是個人精,深知打一巴掌給顆甜棗的道理,頓了頓,語重心長勸道:「你的房貸不是還沒還清?再說了,也不是讓你去賣,你只要笑一笑,陪他們喝幾杯酒,讓他們嘗到點甜頭,你就還有翻身的機會。」   尤言稍稍退後,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周姐,大家都是聰明人,我跟傅翊唐的消息剛在網上爆開,現在敢讓我陪酒的也就是那麼幾個人,你收了他們多少好處?」   說完,尤言不再看周小燕難看的臉色,揚起一抹嬌笑,推開身側的包廂門。   傅翊唐是金城的閻王,可架不住總有不自量力的人敢在閻王頭上動土,正好,她能藉此看看傅翊唐的態度。   包廂里有男有女,推杯換盞,氣氛熱烈,女人掐着嗓子的勸酒聲不斷。   坐在主位上的是個微胖的中年男人,看向尤言時,笑的一臉油膩,他拍着身邊的空位,「過來坐。」   尤言心道果然如此。   這男人叫趙廣義,近一兩年才來金城,本家在北方,來到金城後就開始跟傅翊唐對着干。   怪不得敢在這時會,通過周小燕把尤言叫出來。   尤言坐過去,十分上道的給他倒酒夾菜。   算起來尤言已經入行三年多,酒局應酬在所難免,只是以往她所求不多,不過是些小活動或者小角色,安安靜靜坐在一邊,乖巧的看着桌上眾人便可。   而今天,她毫無疑問是桌上主角。    趙廣義享受着尤言的服務,眼神時不時的往門口瞟,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也沒人進來。   趙廣義色心大起,黏膩的目光在尤言身上流連,開始往她身邊湊。   尤言被他身上的煙味和酒味熏得幾欲作嘔,心中忐忑,難道她想岔了,傅翊唐沒有派人跟蹤她?   這個狗男人!   尤言在心裏罵了聲,在趙廣義快要碰到她的鎖骨時,一把推開他。   與此同時,砰地一聲,包廂門被踹開。

《願我如星君如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