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色溶溶與風清
月色溶溶與風清 連載中

月色溶溶與風清

來源:google 作者:布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芯 蒼白

松月夜深愛過一個人,為了他不惜放棄所有,在爹爹去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愛的另有其人……展開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試讀:

朔日之夜,抖索的寒風裹挾着綿密的細雨,整個王爺府在雨聲中瑟縮不寧,一間閨房中突然傳來女孩細細的求饒聲……
「權清……求求你,輕點,我疼……」松月夜眼角流出了淚水,男人卻沒有理會她的疼痛,依舊不帶任何溫柔,這不像疼愛,更像是發泄的虐待。
「痛?」風權清大手附上女人纖細的脖子,稍一用力就能折斷,但他沒有下手,諷刺道:「松月夜,這是你應該的,你不就喜歡我這麼對你嗎?」
松月夜沒有聽清他說什麼,她已經疼得受不了蜷縮成一團,指甲在他背上留下血痕,軟綿無力的求饒聲被混沌的意識淹沒。
等到她昏迷過去沒多久,風權清立馬寒着臉抽身而出,低頭看着女人蒼白脆弱的臉,眸里擰起嘲意。
「松月夜,你欠白芯的,我絕對,會讓你千百倍償還。」
他薄唇輕啟吐出幾個字,門外突然被人敲響。
「主,白芯小姐想見您了……還有,松府出大事了!」
風權清聞言,沒有理會松月夜此時的情況,站起來穿上衣服就直接出去了。
天剛明,松月夜意識醒來,剛一動渾身就痛得令她直吸涼氣。
「小姐,你醒了?」
綠絡一直守在她床邊,聽到動靜趕緊扶她起來。
見她雪白頸部滿是撕咬的痕迹,心疼得不行。
「王爺也真是的,明明小姐身體很不好,還這般對你下手,昨晚若非綠絡進來幫小姐蓋好被子小姐怕是又要一病不起了。」
松月夜極力忍耐着渾身的疼痛,聽着綠絡的碎碎念念無奈一笑。
自多年前的那一個長相廝守的約定,她便惦記到現在。
如今終於能如願以償,她歡喜都來不及。
即便來王府兩個月只見過風權清三次,且每次都是來強要她,她也是甘願了,這也算是他心裏有她的一種表達方式吧。
松月夜微微嘆一口氣,突覺腹部有些疼痛,用躺回了被窩蜷縮着緩解。
「小姐你怎麼了,臉怎麼突然白了,綠絡不說王爺壞話就是了,小姐可別因為我的話氣壞身體啊!」綠絡擔憂的道。
「無事,」松月夜覺得是昨晚被風權清欺負得厲害,並非大事也就沒有多想,突然耳尖聽到遠處隱約的敲鼓聲,問道:「王府今天是有什麼熱鬧事?」
她因為身體不好原因,沒有怎麼出去,這地處也偏僻,平日沒有王府下人過來,所以有什麼事松月夜也不清楚。
「綠絡去打聽打聽,順便請大夫過來,小姐先休息着。」
說著,綠絡急急跑出去,松月夜也閉上眼睛。
腹部的疼痛感越來越綿密,連帶着身體四肢百骸也疼痛起來,松月夜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只能咬着牙忍着。
不多久,綠絡便苦着一張臉進來,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姐說她打聽來的事,一眼望去卻是先看到她臉上蒼白冒冷汗的樣子,嚇得她跑過去。
「小姐!」
「沒事,怎麼樣了,我聽這打鑼聲還挺喜慶的,可是府里哪位要娶妻了?」
松月夜強撐起精神,不知為何她就是迫不及待想知道,因為她知道這是娶妻才會有的排面,過不了多久,她也會體驗一次的。
「這……小姐您別問了。」綠絡哭喪着臉,她見松月夜今天氣色不好,真的不忍心告訴她,不是別人要娶妻,是王爺昨夜決定,他要悔婚了!
今天就要去娶別人為妻了!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目錄: